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走访古村落——下赤峪(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上周六,文友齐聚下赤峪踏青赏梨花。余因侍母疾不能往,很是惋惜。昨日偷闲,余携妻儿带3友补课而作记。

下赤峪离榆社县城25公里,因公路通达,驱车半小时便至。一入村口,首现宏阔粼水,乃海金山水库,夺目而倍感清爽。立湖边,凉风习习,空气氤氲,燕子点水,绿柳飞扬而心情舒畅,不见忧愁。恰逢一棵粉桃一棵梨树,如仙娥,亭亭玉立,临水争艳,撩人心弦。且村口伫立着六角烈士亭,最引人注目,引人沉思,引人感怀。观其亭,虽斑驳渐褪,仍不失厚重。拾阶而上,读碑记,刻十多名八路烈士之功绩,心凝重,吊悲鸣,恨倭烈,敬国魂。闻即将移于它处,虽新筑,余尚有异议。此处当不可缺失旧亭噫!移于它处,并不鲜眼,少有人迹,淡而渐忘。不如此立,时时有人过,纵然想忘而不能也。

夫环视全村,背倚高山,前临湖水。水边筑砼路,为长长街道。适逢悉者,邀当向导。过长街,穿石巷,至一古宅。见“芝蘭室”大门,甚是宽阔而夹于屋间。有隔板,门柱,圆柱雕石,彻条石,灯笼钩等,显得十分苍老。与贴着之春联,形成反衬。因门上锁,绕旁测,摘网而入院。门后,有雕头,不知何物;门樯上有木格,字迹不见;也有立柱、柱石,存有扇车、古箱、木梯等。且看三合院迹,偏房一存一毁,存者以立栏、卧栏等其建筑风格,为近代。毁者,已成耕地。往里,为又一三合院,从门缝而瞧,古迹已不存,皆惜哉。离其不远,是另一古院。夫残院败落,有四间二楼损毁,外露着梁椽,风雨飘摇。其旁又有三间土楼,较为完整,却无人居住。山墙旁,静静地躺着两个石碾,似在诉说着古老之往事。

从两宅古院出来,在巷里恰遇81岁老人刘金全。余等与其寒喧之后,为其点燃香烟,便问及该村之历史。老者言,过去该村有400多人口,有一条大道直通风水岭,往来商贸繁荣。近代因建水库,古道被淹,把村一隔为二,分为上下赤峪。良田渐少,划小船而渡耕。曾有铁路,因之改道。夫记得,倭寇曾入侵三次,杀村民四人,杀八路二十余人,烧毁76间土楼。掠夺家畜无数,抓壮丁、骡马而役运。尚存一人,为云南某市市长,已离职。老者曾被抓二次,皆侥幸得脱,而心有余悸。有一聋者,夜避棺材而免遭屠戮,乃万幸,是不得不为之也。听到此,不免为残留之古宅而庆幸,为残杀国士而扼腕悲愤。用老者言,倭寇何其恨也!今何再狰狞叫嚣也?夫又曰,晋中战役时,此为粱台,乃屯粱之所。八路、民兵,络绎不绝。余等不禁感佩国之勇士而更憎恨倭寇。

余等离开老人,沿石坡径而行,至资福寺。资福寺位于下赤峪村西土岗上,背靠山梁,前临湖水,土崖如削,高约15米。寺庙据险而建,巍为壮观。整个建筑为四合院式,正面为3间大雄宝殿,单檐庑殿顶,进深3间,建于元至正十年,为典型之元代木结构建筑。正墙有水陆画,线条流畅,刚劲有力,着色淡雅,有一定艺术价值。再下有坐北朝南3间白龙庙。南面有3间菩萨殿,两侧有钟鼓楼和山门,为明代建筑。整个建筑布局严谨,小巧玲珑。恰逢大举修缮,杂乱而堆置,碑等不能读,唯有屋顶之数十块砖雕双龙,搁在石台上,引人注目而深思。寺中,有一楸树,苍老而静静伫立,似在诉说见证着历史变迁。

从资福寺出来,听闻还有三处古宅,甚是独特,余等欣然前往。少倾,至一处古宅。但见十分荒夷,残败不堪。有一窗拱上,浮雕精美,或方或菱或花,引人注目,令人叹为观止。见三间土木楼,前墙皆为木制,石木雕纹、木窗图案等,皆十分精巧,可惜损毁。其旁还有三间土楼,无人而居,唯有开艳之桃花与数个遗弃之石碾、石盘相伴,甚是苍凉而叹息。

余等又来到一处古宅院。有石窑。见一古门,有木隔板、门柱、柱雕石等。门内又有门,为砖彻,有精美浮雕花纹,字迹不见,显得十分荒芜,可惜哉。院中有人居住,却悲叹四间楼房底层已彻新砖红墙,古老容颜尽毁,唯见二层木制前墙式古老容貌。余笑着对主人讲,恢复而保护古迹,其价值当不可限量。主人言,凭其个人无能为力,但愿早日开发,其可发财,乃实言。与其邻,是另一古宅,有人居住。为五间古楼,保存较为完整。两边为砖彻窗,上方为圆式,下方为拱式,皆有精美嵌雕。一楼木雕,甚是绝妙。有喜鹊登枝、双鸟莺啼等,惜已残损。旁有木阶梯,直上二楼,惜未能入。二楼前墙,皆为木制,为古代独特之风格。测屋三间,残败不堪,堆满秸秆,遮挡而不得观之。其大门,书有“務本堂”三个大字,为砖式结构,有精美神斗、插飞等图式。门柱下有一对花式浮雕纹。余等不免感叹,多么美好之古迹哉。余思,安得有一天,使这修缮而重见天日,让后人鉴赏,当不遗憾,也无愧于先人与后人哉。

离开古宅,至砼筑之广场。见新式九间二楼伫立在场边,旧式戏台与之相对。有六个现代体育器材,静静地安置在广场上。蓦然回首,向全村望去,有一处古老楼房,独立于群屋之上,似在诉说久远之沧桑,又似在呼唤着希望。余心绪凝重,不知该如何表达。这时,小儿呼唤,方觉饥肠辘辘,恋恋不舍地离去。但我不知,留在儿子心中之印象是何样。看见儿子专注于手机游戏,余有点木然,甚而悲鸣,该怨谁呢?久久思之,却仰天长叹而无果。但愿不久之将来,一切会有所改变。

感谢友人二军之盛情款待,让余等带着笑颜,去岩良观赏梨花斗艳。

江苏癫痫病专科医院荆门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抗癫痫药物拉莫三嗪的副作用有哪些乌鲁木齐治男性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