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静静的伊犁河(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茶艺

或许我来得不是时候,正赶上阴天。站在伊犁河大桥上,既没有看到梦幻般瑰丽浪漫的落日,也没有看到波涛汹涌、大河奔流的壮观。河水冲积起的泥沙形成大小不一的小洲,上面长着茂盛的杂草和成片的芦苇,颇有“芳草萋萋小沙洲”的意境。洁白的芦苇花在秋风中摇曳生姿,在孤独中享受寂寞,给一江秋水平添了萧瑟的诗意。

当地人说,伊犁遭遇了30年一遇的大旱,伊犁河只有常年流量的一半。大桥下,灰白色的河水平缓而从容地流淌着,偶尔在河心打个漩涡,恋恋不舍地向着西方异国他乡蜿蜒而去。

提起伊犁河,人们自然就会想起世居在伊犁河流域的传奇民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锡伯族等,他们在这片天府之地上世世代代地生活着,组成了一幅史诗般的充满泥土气息的生动绮丽画卷。

认识和理解一个民族最好的途径就是深入他们的生活,跟各阶层民众打成一片,同悲同喜,休戚与共。我们在伊犁的这段日子里,接触到很多哈萨克人,有州里的领导、文化界的学者、乡村的干部、草场的牧人,他们热情豪爽、真诚直率,酷爱自由和诗歌,有着独特的幽默和风趣。

乌拉斯台乡党委书记居马别克·吐尔阿拜、伊犁州文联主席巴哈提·木汗买提汗和木斯乡的赛旦·沙比提带我们领略了原汁原味、丰富多彩的哈萨克族生活。

巴哈提·木汗买提汗说,“哈萨克”翻成汉语的意思就是“勇敢的自由人”,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我国的汉代。哈萨克族长期以来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很早就发明创造了适合游牧生活便于搬迁的流动房屋——毡房。

我们在乌拉斯台乡走访了当地牧民的家里,参观了他们的毡房。哈萨克族的毡房主要由骨架、围墙、房顶、房毡、门五个部分组成,其中毡房的骨架是由柳木做成的圆栅和顶圈构成,围墙用横竖交错相连的柳木栏杆构成,可以自由拆合。圆形顶圈既是屋顶又是窗户,白天揭开用来通风透光,夜间盖上以防风寒,房门通常都面朝东南。毡房外观与蒙古包相似,以至于很多人弄混。巴哈提·木汗买提汗的民族自豪感很强,他不止一次地纠正我们的错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毡房和蒙古包的区别。

毡房里布置很有特色,中间是火塘,右半部摆放食物、炊具,右上方是床铺,毡墙上有各种图案的挂毯,地上铺着地毯,毡房正上方摆放箱子等,左侧毡墙处放置垫桌,垫桌上放被褥、枕头。城镇居民都喜欢在卧室或客厅墙上布置挂毯,喜欢色彩鲜艳的饰物,在享受现代化生活的同时,仍保留着哈萨克族传统文化。

在毡房内应盘坐在地毯上,最好不要把两腿伸直;在交谈和吃饭时,不要打哈欠,否则就是对主人的极不尊重;主人做饭时,客人不要动餐具,更不要用手拨弄食物或掀锅盖;主人割给客人吃的肉或是送给客人晚上住宿用的被褥一定不能拒绝,要愉快地接受,否则主人会认为你瞧不起他。

饭前饭后,主人都会给客人倒水洗手,洗完后不要乱甩手,而应直接用毛巾把手上的水迹擦干;不能当面夸主人家的孩子,尤其不能说他的孩子“胖”,也不能当面赞美主人家的牲畜和猎犬等;更不能用手或棍棒指点人数,否则会认为你在把人当作牲畜清点;在哈萨克族家做客,一般不要超过两天。

哈萨克人热情好客,不分彼此,在他们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祖先的遗产中一部分是留给客人的。只要沿途有哈萨克,哪怕你走一年的路,也用不着带一粒粮、一分钱。”

遇有远方的贵客光临时,主人不仅会拿出香喷喷的奶茶、油果子、奶酪、糖果等家里现有的上好食品,还要专门宰上一只肥羊招待客人,以示尊敬。

哈萨克人吃抓肉,特别是吃盛有羊头的抓肉时,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当主人把盘子放到桌上后,所有在座宾客,先行祈福,再由主客把盘中的羊头拿起,并割下羊头右颊上的一片肉给座中年长的主人表示接受主人的盛情,然后再割下一只羊耳给主人家的小孩或座中年幼者。意思是让他们听长辈的话,之后就把羊头还给主人。以上礼仪结束后,大家才开始动手割肉吃。

我们对哈萨克族的阿肯弹唱仰慕已久。哈萨克族把歌手或是行吟诗人称为“阿肯”。

哈萨克族是个骨子里流淌着诗意的民族,在从夏牧场到冬牧场循环往复的转场生活中,无时不将诗歌视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从一个牧场到另一个牧场的转移过程,就是哈萨克族一首首诗歌产生的过程。离开一个老牧场时,他们用诗歌表达心中的感恩或流连;光临一个新牧场时,他们也用诗歌表达对未来生活的美好祈愿,为寂静的草原添加了活力和动感的音符。

“没有诗歌的民族,生活中就没有欢乐。一个没有诗人的民族,就像没有蕴藏黄金的大山。”哈萨克族诗人合德尔汗·木哈太的这句话是这个民族对诗歌向往、追求、创作的最好诠释。

阿肯既有自弹自唱的,也有两人对唱或是多人对唱的。我们以为阿肯都是饱经沧桑、阅历丰富的老者,没想到我们遇到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女阿肯。

阿肯是诗歌的创作者、演唱者和传播者,阿肯的主要才华表现在即兴创作上。他们一般能够触景生情、出口成章。除了在平日生产和生活中的即兴弹唱,阿肯的重要活动是参加哈萨克牧人聚会时对唱。这种对唱高潮迭起、相持不下、有时通宵不息。阿肯弹唱很能表达哈萨克人的豪迈性格、反映天山草原的时代气息。

关于阿肯弹唱会的来历,哈萨克族民间有这样一段美丽的传说:从前在美丽富饶的阿勒泰草原上,有一个哈萨克姑娘,长得比花儿还美,她一唱起歌来,草原上的奇花异草都向她点头欢笑,连飞行着的鸟儿也停下来静听。她爱着一个勤劳勇敢的哈萨克小伙子,他俩常在一起唱歌,边唱边弹着冬不拉。

有一年夏天,人们正围聚在姑娘身边听她唱歌时,有一个头人骑马路过,被悦耳的歌声吸引住,他走近一看是一个十分俊俏的姑娘,于是起了坏心。第二天,头人派人到姑娘家,想强迫她嫁给头人。姑娘十分焦急,情人不在身边,她只好弹起冬不拉,唱起凄惨的歌,呼喊着远方心爱的人。

这时,突然从天上飞来一匹骏马,把姑娘带上天空,姑娘赶忙把冬不拉往地下扔。在半空中的冬不拉一刹那变成了成千上万把,像雪花一样飘落到人们的手中。于是,大家弹起了冬不拉,放声歌唱,祝福这对情人永远自由幸福。每年夏天,人们便聚集在草原上尽情歌唱来怀念这对获得自由幸福的恋人。阿肯弹唱会就这样一年年传下来。

阿肯弹唱会是哈萨克民族古老的、最具有群众性的传统文化活动之一,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乃至有朋友来临,抑或在每年山花烂漫之际,能歌善舞的牧民,聚集在一起,怀抱冬不拉,即兴作诗,自弹自唱,这就叫阿肯弹唱会。它的形式与规模大小不一,有数十人,百人,乃至数千人的,具有娱乐性和竞歌性两种形式,场面欢快热烈,形成草原上一道奇异、优美的民族风景线,若此时游客亲临其境,一定会体验到原始、浓郁的民族风情,流连忘返。

在毡房里给我们弹唱的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他们神情自然,因是用哈萨克语唱的,听了半天也没听懂,感觉气氛蛮融洽的。

吃饱饭后,居马别克·吐尔阿拜请我们到毡房外活动一下。外面已是夕阳西下,晚霞满天。一些哈萨克族男女在毡房外的草地上跳起阿依加勒克舞,即月亮舞。这是一种广泛流行于伊犁地区的哈萨克民间集体舞蹈,由男女几人或多人列队成环形圆月状共舞。舞蹈特点是两人对跳,多为拍手、踮脚,自拍、互拍、自点、对点、双双旋转,并排旋转,换位旋转,交换舞伴。节奏欢快,动作幅度较大,颇具美感,感染力强。

美丽的哈萨克族姑娘把我们拉过去一起跳,舞蹈动作简单易学,初学者10分钟内便可掌握要领,半小时后便可成为熟练的舞伴。

月亮舞是哈萨克青年男女传递感情的一种方式。每年草原上举办阿肯弹唱盛会时,经过一天的热闹,老人和小孩们都已疲倦,回毡房休息。成年人聚在毡房里举杯畅饮,情窦初开的小伙子和姑娘们的精力仍然充沛未尽,他们随着欢快的音乐在月亮下翩翩起舞,成双成对消失在朦胧月色之中……

哈萨克族较为激烈紧张的娱乐活动是叼羊、赛马、马上角力、姑娘追等,这些娱乐活动,既具有自己的民族特色,又有广泛的群众参与性,其娱乐方式与骑马、放牧、狩猎等生产活动密切相关。

据说叼羊活动起源于中世纪。当时,草原上的狼害相当严重,牧民对狼特别仇视,一旦猎获了狼,大家便一拥而上争相抢夺,以此开心取乐。后来就逐渐由叼狼演变为叼羊的群众性娱乐活动。在哈萨克族中,赛马不仅是参赛者个人的事,而且是关系整个氏族部落荣誉的事。

姑娘追是颇有传奇浪漫色彩的娱乐。活动开始,男女两人骑马并辔走向指定地点。去的时候,小伙子可以向姑娘逗趣、开各种玩笑,甚至可以接吻、拥抱,按习惯,怎么嬉闹逗趣都不为过,姑娘也不会生气。到达指定地点以后,小伙子立即纵马急驰往回返,姑娘则在后面紧追不舍,追上后便用马鞭在小伙子的头上频频挥绕,甚至可以抽打,以报复小伙子的调笑,小伙子不能还手。不过姑娘一般是不会真打的,如果是姑娘喜欢的小伙子,她就会把马鞭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如果是姑娘不喜欢的小伙子,在去的路上又说了许多脏话或做了不少过分的动作,那姑娘就会毫不客气,挥鞭狠狠抽打。许多人就是通过这种戏谑性的追逐互相认识、互相了解而萌发了爱情,最终结成伴侣的。而今它已成为一项饶有风趣的群众性体育活动了,不少已婚的成年男女也喜欢参加。

在过去,哈萨克人的婚姻大多数是由父母包办的。缔结婚姻的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财礼的多少,哈萨克民间有这样一句俗话“美丽的姑娘值80匹骏马,一个人生下几个女儿,就可以成为一个大巴依(即大地主、大富豪)”。

如今,这种习俗和观念虽然有了很大转变,但哈萨克人结婚择偶仍然十分讲究门当户对。男方家庭还特别注意女方的母亲,他们有句谚语:“母亲是女儿的影子,母亲好,女儿也一定错不了。”

哈萨克族的结婚仪式十分隆重,结婚前都要举行一系列走访和喜庆娱乐活动,他们对氏族部落内的任何一家婚事都像自家办喜事一样热情参与、欢乐与共。婚礼这天,男女双方以及双方的歌手都要唱许多约定俗成的婚礼歌。其中新娘在最后离开父母家人时,要唱与父母亲人的哭别歌。

哈萨克族曾经信仰过原始宗教、佛教、景教等,后来才信奉了伊斯兰教。即使在信奉伊斯兰教以后,他们仍然还保留着不少原始宗教的遗迹。如自然崇拜、动植物崇拜、祖先崇拜和萨满教等。

公元8世纪,伊斯兰教开始传入哈萨克草原,到15世纪以后逐步占据了统治地位。在哈萨克族的风俗习惯中,带有较浓厚伊斯兰教色彩的节日主要有两个:肉孜节和古尔邦节。

哈萨克族的美食主要是面做成的各类食品及牛、羊、马肉、奶油、酥油、奶疙瘩、酸奶等。他们平时喜欢用面粉做成包尔沙克(油果子)、纳仁等。肉食比重较大,最主要的吃法是手抓羊肉,即清炖羊肉,就是将宰杀后的羊肉切成大块放进锅中,加盐清水煮熟,吃时放些洋葱、味道清香可口。

熏肉也是哈萨克族十分喜爱的食品。在伊犁大草原上,哈萨克族的手抓羊肉、清炖羊肉、马肠子、熏马肉、哈萨克土豆等都是非常出名的美食。

很多人通过《静静的顿河》认识了哥萨克,我们通过静静流淌的伊犁河认识了哈萨克人。伊犁河像是一个满肚子故事的阿肯,不分昼夜地轻轻吟唱着,给生活在沿河两岸的各族儿女以抚慰和祝福……

沈阳知名癫痫病专家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疗效好?哈尔滨怎么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