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情人节,我与亡灵有个约会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自我尝试着“涂鸦”以来,有人不止一次地问我,你文笔那么好,干嘛不为她写点什么呢?其实,我何尝不想?只是不敢凄凄然动笔――纸短而情长,笔拙而才疏。 一   今天的情人节,并非中国的传统节日,因此,于我是无关痛痒的。   因为对生命的敬畏,所以“死者为大”。明天就是除夕了,除了大备年货而外,给已故的亲人送“香亮”,是重中之重。   我把珍的“香亮”放在最后,是恒儿还在从省城返乡的途中。我想,珍作为一个母亲,在给她送“香亮”的人中,怎么能没有她的儿女呢?   下午五点许,我从镇上接回了恒儿。当车徐徐地停稳在我家的拙园后,我就神情肃穆地发号施令起来:“志恒搬鞭炮,志洁带割草镰和柴刀!”   一路前往的大侄子、小侄女、小外甥,分别提着钱纸,香烛,扫帚和其它祭品,我肩扛锄头手提撮箕断后。   珍的坟,在离家不足百米的后山岗上,依顶包而傍白岩河;珍的坟,前方的视野开阔,目之所及的尽头,是层层渐高的山峦;珍的坟,被一条灰丝带般的公路,从其前面环绕而过;珍的坟,碑石端庄大方,碑文简洁明了,包墙坚固紧凑;珍的坟,四季绿草青青,鲜花朵朵……珍的坟地,本是父亲寻找、挑选了大半辈子,为自己寻找的最终归宿,后来就让给珍了。   到了珍的坟前,我喊了声“李珍,我们看你来了”后,儿子和女儿,侄子与侄女,还有小外甥都异口同声地喊道:“妈妈(伯母,舅妈),我们看您来了”。   山河永寂,彼此无言。在珍的坟场上,我们各自不停地忙碌着:我用沉重的柴刀,奋力地砍伐着坟地周围的一棵棵灌木;儿子拿着寒光四射的薄镰,地毯式地“剔”掉坟上的杂草;考虑到环保,女儿与侄子在搜寻着清明时残留的每一片垃圾;两个愣头愣脑的小家伙,也在手忙脚乱地打扫着拜塔上的尘土。   在清理珍坟墙外的排水沟时,懂事的恒儿考虑到我的腰疾,便坚持着自己去完成疏通的任务,还负责用撮箕将土送上坟的包墙。我站在包墙内的边沿,用双手将细碎的土沫,慢慢地,均匀地撒于坟上,以此表达我心中的哀思,也不至于将坟上的花草淹埋……      二   为了打破凝重、压抑的场面,我故作轻松地问女儿:“洁洁,你对妈妈的最早记忆,是什么呢?”   女儿像触电似的愣了一下,呆呆地立着,低垂的长睫下,一行行热泪如断线的珠子,在簌簌地滑落,她哽咽着说:“我最早的记忆,是妈妈给我与弟弟(我大侄子)喂饭时的场景,”女儿顿了顿,“她面前摆着两个小瓷碗,给左边的我喂一口了,放下来,又端另一个碗,再给右边的弟弟喂……”   在弟媳打工的年月,曾将大侄子留在我家由珍带着。那时,我常年跑车,珍独自带着十一岁的儿子,三岁的女儿和两岁不到的大侄子,个中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珍,是2011年病故的,时年四十四岁。珍走后不久,我便顶着给她治病欠下的巨债,以及两小孩读书的经济压力,给她的坟打了碑围了墙,似乎只有这样,方能使自己思念、内疚的灵魂有稍许的慰藉。   曾经,有人反对我给珍打碑,说没有半点儿用处,而我有自己的见解:给珍的坟打碑围墙,可以防止牛踩马踏;碑上镌刻着的碑文、孝名,数代人之后,她的子嗣依然可以了解其生平,也便于寻根问祖;碑坟是晚辈缅怀长辈的处所,让后世情有所寄,乡愁盈实;“每逢佳节倍思亲”,当后辈们每年送“香亮”时,可以增加彼此间的接触和凝聚力……   当然,土葬违背了国家节约资源的政策,我想,把尊重民俗、民心结合起来的法规,才是得民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   两情长依依,绵绵无绝期。曾记得,在珍走后的某个夏夜,我从外地回家,将车停在公路旁,独自去了她的坟场。我斜倚在她的碑石上仰望星空,或凄然无声,或自言自语,或低吟浅唱,但总是潸然泪下,直到凌晨的钟声响起再响起……   “君失骄阳我失柳”。我失珍,是我永远的痛!七年间,无论我是从外地返回故里,还是从家里走出乡关,在车途经珍的坟前时,我必然会沉默下来,减慢车速,鸣笛三声。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幽幽的汽笛哟!表达了我心中的多少情思?   珍,真的走了吗?没有,她只是长长久久地“睡着”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几年来,无论是饭后散步或想她了,还是逢年过节送“香亮”,我总爱去她的坟前,或小坐絮叨,或拔草栽花,或燃纸焚香,或清沟堆土,犹如邻里间的串门儿,也好像吃饭、穿衣、睡觉般地随意,心中毫无惧怕。有人对我说,坟地不“干净”,会粘上晦气的,而我置若罔闻,依然固执着我的固执。      三   在孩子幼小时,我曾对儿女们说:“将来,你们可以对我这个爸爸不好,但绝对要善待你们的母亲!”   后来,珍走了,我依然言传身教着孩子:“一个忘记母亲的人,是忘恩负义、令人不耻的,在人生中,也不可能有大的作为。”   也许是受我多年的影响,当我还在摆放烟花、礼炮、鞭子时,恒儿已学着我往年的模样,弯腰躬身,老练而虔诚地摆放着所带的祭品,有酒水,有绿茶,有水果,有饭菜,等等。看着眼前的场景,我伤感与欣慰并存――伤感于珍的英年早逝,欣慰于孝道文化的传承。   在拜塔上,于珍的碑前,孩子们一字排开地默立着,似乎在揣摩着我的一举一动:点烛、焚纸,燃上三根香后,我对着“爱妻李珍之墓”深深地三鞠躬……晚辈们是从大到小进行的祭拜,只是三鞠躬变成了三磕头。   当我们成弧形半蹲着给珍烧纸钱时,我看着温软、红紫的火苗,我嗅着纸钱的淡淡素香,一幕幕与珍有关的往事,历历在目:读书时,她的沉默寡言;务工时,她的加班加点;成家后,她的苦心经营;病痛时,她的坚强不屈……   我禁不住热泪盈眶。透过跳跃的泪花,映着摇摆的火焰,我脑海里浮现出务工通宵赶货时,她怀着未婚女孩的羞怯,悄悄地给我从栅栏外用瓷缸送泡面,每次瓷缸底都有一个煮鸡蛋……   “李珍,阴阳两隔,一别七年。恒儿已经步入了社会,有了自己的工作,洁洁也快进高一了。你可记得,你偷偷给恒儿攒下的那笔上高一的学费?你宁可不治病,也要我给女儿买好出嫁的三金……”   我已泣不成声,孩子们更是哭成一片。不知什么时候赶过来的“老表”,也泪流满面……   天渐渐地黑下来了。烟花呼啸着在夜色中绽放,礼炮在沉沉的夜幕里惊天动地,鞭子在电光火石间发出阵阵怒吼……   珍的生命是短暂的,然而,她平凡的生命之花,却如烟火般绚烂,不是吗?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今天的情人节,我与亡灵有个约会! 儿童癫痫患者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最权威武汉检查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沈阳到哪里的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