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兵】军装一生情(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小说

我一辈子最爱的服装就是军装,它是我一生中密切的情缘。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怀旧的心情越来越浓,不管岁月流逝和环境变迁,丝毫没有影响我对军装的无限热爱。青春年华是人生的最美好时光,回忆它总是让我心潮澎湃。

因为我那当过红军的二叔最爱穿军装,在他的影响下,我从小就对军装特别崇拜。

我的二叔孙双丰十六岁的时候,家里很穷,后来在陕西街头被误抓进了死囚牢,幸亏被一支队伍半夜从死囚牢里救出来的。二叔就在1936年的冬天跟着队伍参加了红军,后来跟着这支红军队伍到了延安,在直属队里负责赶牲口运给养。再后来,我二叔身经百战,二十四年与家里没有通信。

建国后,我的二叔回家探亲,在我奶奶的面前长跪不起。我的奶奶手拉着二十四年渺无音信的儿子,嚎啕大哭,誓死也不让儿子再次离开她,给儿子娶了个三十二岁的寡妇,让儿子丢了在外面的工作,在家种地陪伴她。

我的奶奶三个儿子,我的父亲运丰是长子,二叔双丰,三叔恒丰。我的二叔家没有孩子,我的父亲两个儿子,我是老二。我的奶奶就做主把我过继给了我的二叔,我从小就在二叔的身边长大。

我二叔的皮箱里珍藏了一套有几个枪眼的黄军装,严禁家里人接触他的皮箱。每逢七一建党日、八一建军日、十一国庆日、农历十一月初十他参加红军队伍的日子,他才舍得拿出来穿一天,胸前挂满了各色各样的军功章,走起路来,威风凛凛,到处遇到钦佩的目光。

在我七岁那年的农历十一月初十日的中午,二叔为了纪念他死里逃生参加红军的日子,喝得泪流满面,酩酊大醉,脱掉了上衣,躺到了床上。我趁机将他的军装上衣穿在身上,在大街上跑来跑去,胸前的军功章叮当作响。我手舞足蹈,得意洋洋。

二叔酒醒后,发现我穿着他的军装正在大街上和小伙伴们玩打仗,把他的黄军装弄脏得不像样。他怒气冲天,一改平时把我当宝贝的慈祥模样,当着那么多小伙伴的面,将我按倒在他的腿上狠打小屁股,把我打得像杀猪般地惨叫。我后来在心里暗暗发誓:“我长大后也要当个兵,穿的军装比他新,不稀罕他的旧军装!”

记得是我九岁的那年冬季,村东头的孙万安参军了。全村人敲锣打鼓放着鞭炮给孙万安送行,孙万安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他向众人挥手告别的神气劲儿真让我羡慕。后来,孙万安在部队提干了,穿着四个兜的军官服,回家探亲来了。说媒的成群结队,他挑了个全公社最漂亮的姑娘当媳妇,村里人都夸孙万安有本事!

从那时起,我便时常梦见自己当了兵,也穿上了四个兜的绿军装,非常神气地在村里的街道上走来走去,脚下油光锃亮的皮鞋敲击着路面,发出“嘎叽、嘎叽”的声响,那个派头,小伙伴们见了我都傻了眼,都争着给我拍巴掌。

在那个时候,我经常和小伙伴们模仿战争片中的解放军,腰里别着用木头做的手枪,头上戴着用绿柳枝编的帽子,学着侦察员的样子伏在草丛里,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每次到城镇赶集时,只要看到有当兵的走过,我的眼睛就会被那身绿军装紧紧吸住。

1966年12月,我16岁,是初中生,参加了徒步长征队,在县里给我发了一顶仿真的绿军帽,把我高兴得一夜也没睡着觉。从武陟县城向西北方徒步走了1420里到了延安,在延安参观了六天,又从延安南下徒步走了500多里到了铜川。我背着背包,半夜里顺着运煤的小铁道走到了陈家河煤矿,找到了我多年未见的亲姐姐。姐姐孩子多,经济紧张,她借钱借布票,为我做了一身绿军装。我穿着这身逼真的新军装回到学校之后,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羡慕。我抬抬胳膊,挺挺胸,满溢着一股趾高气扬的牛气,嘿,心里就甭提多美了,这样的显摆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每到晚上,我都会把它整齐地叠放在我的枕头底下,梦里还常为我穿着新军装到处显摆而笑出了声。学校宣传队把它当成了演出的标准服装,每逢演出借军装都给我说尽了好话,让我骄傲自豪了大半年。有的同学嫉妒我,就当面讥讽说:“牛什么牛,不过是一身假军装!”我马上反击:“先穿仿真热热身,很快就穿真军装!”

1969年2月,中苏大战一触即发,全国大规模征兵。我为了穿上真军装,就积极报名参军。征兵的初次体检站就设在离家七里地的岳庄的岳飞庙里,我虽然已年满十八岁,但个低体瘦,在第一关的目测室里就被推了出来。部队来带新兵的廖俊秀排长对我的文学程度和文人气质特别赏识,下定决心要把我带走。他又把我推回到了第一室中。我也多了个心眼,踮起脚来量身高,兜装秤砣称体重,总算糊弄过了这一关。然后,在廖俊秀排长的亲自监护下,我岳庄初检、县医院正检、军医复检三关全部顺利通过。就在我兴高采烈的时候,不知被谁打了小报告,廖俊秀排长被新兵营长训了话,我也被取消了当兵资格。我当时那个气呀,直冲头顶,头脑一热,就咬破手指,立即给新兵营长写了血书:“我要当兵!”廖俊秀排长也在旁边紧敲边鼓,我的决心终于把新兵营长感动了。新兵营长挥了挥手,一锤定音地说:“就这吧,带走他!”1969年2月23日我接到了征集令,27日到武陟县武装部报到,发给我一套真军装。当我穿上一身真正的绿军装时,感到特别兴奋。那是一套崭新卡其橄榄绿冬装,尽管我身材矮小,穿的是3号军装,十分肥大,袖管长一点,要卷起来,但依然感到骄傲和自豪。我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腰杆,让自己充分展示出军人的阳刚之美,让人感受到一种青春焕发的朝气蓬勃。尽管军装不是名牌服饰,但是它的价值却是至高无上的,任何华丽的服装也换不来军装所具有的社会效益和政治影响。

我在县武装部集训了三天,3月2日至3日回家探亲。我尽管还没有戴上红领章、红帽徽,但军装一穿,我几乎变了一个模样。这两天,我穿着崭新的军装向亲朋好友告别,许多亲朋好友感到好奇,有的摸摸我的军装,有的让我脱下来试穿,有的让我穿上军装与他们合影,军人、军装情结难以言表。3月4日早晨我乘汽车返县武装部。3月5日早晨,我们新兵整装出发,每人胸前戴上一朵大红花,县城街道两边挂满了“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欢送人民子弟兵到军营”等横幅标语,家乡父老敲锣打鼓为我们送行。我们乘汽车到詹店火车站,接着坐火车经新乡、济南、烟台、蓬莱等地,3月7日坐轮船凌晨1点到达部队驻地山东省长岛县北长山岛。

1969年3月11日中午,北长山守备营召开了新兵帽徽领章发放仪式。从此,我就是正式的解放军战士了。五湖四海的年轻面孔集合在一起,一棵棵小绿苗要成长为参天大树。那耸立着苍翠树木的军营大道上,蓝天白云衬托着芳芬的花香,也感染着所有的绿色情怀。

我“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唱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真是乐死人》的军歌,然后对着镜子照呀照,那个美滋滋的劲儿就甭提了。我第二天就到守备区照了个像,一是可以把照片寄到家里,让母亲放心,二是给那些同学和伙伴们显摆显摆自己的光辉形象。后来,我到长岛县城照相馆拍了好多张穿着军装的照片,有穿冬装的,也有穿夏装的,也有带各种武器的照片,陆续地寄给家里,送给亲朋好友,至今在我的影集里还保存有三十多张反映军人、军营生活的黑白照片。

我刚当兵时,发的是65式军服,从里到外都是用纯棉布制作的,军服面料有平纹布、斜纹布、人字纹布等。虽然质地柔软透气性好,但外表却不挺括,尤其是下水过后,特别容易起皱,不平整又缺乏弹性。棉布军装每次洗后就会皱巴巴,那个时候连队里没有熨斗和电热,我学习老兵,用洗脸盆盛了一盆开水压在叠好的衣服上面,半个小时后,衣服就会变得笔挺整洁。

在部队根据冬夏季节,军装一年发两套,我怕穿破,平时十分爱惜,为了延长军装寿命,就在最容易损坏的地方进行修补。如衣服的领子另外衬上一条假领,裤子的膝盖和臀部处衬上一块里子布,衣服脏了勤洗,从而使我的军装常常处于很少破损的状态。

1973年春,我们连队开始发放71式新军服。新式军服面料的正式名称为“涤纶、锦纶、棉花三元混纺布单衣”,但人们习惯地称之为“的确良”。

三元混纺布新式面料与棉布相比较,具备挺括、轻便、结实耐用、弹性好、不易变形、耐腐蚀、绝缘、易洗快干、不缩水、颜色鲜艳、不易褪色等优点,深受广大指战员欢迎。这结实耐用和易洗快干对于军人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意味着耐穿和节省时间;而挺括和颜色鲜艳就更让官兵为之叫好。当我们身穿绿色的“的确良”军装,再佩戴上鲜红色的帽徽领章时,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精神亢奋的状态,心情也是晴朗的。“人配衣服马配鞍”,就是一个真理。不信你现在看看电影、电视和文艺演出,无论舞台表演的服装多么五彩缤纷,只要是身着71式绿军装的演员出现,那绝对是另一种风韵,无可比拟,特别意气风发,显得格外有精神。当时“三元”混纺单衣价格平均每套18元,为原斜纹布单衣价格(7元)的两倍半,相当于一个普通干部一个月的伙食费。在国家经济尚不富足的条件下,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改善军装,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军队的关心。

在那个年代,“三块红、一身绿”,形象地体现了我军的革命本质和官兵一致的光荣传统,曾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爱不释身。71式军服充满了传奇色彩,曾为全国人民所喜爱。不仅是部队官兵,人民群众对“的确良”军服的喜爱更是到了狂热程度。“的确良”军服在那个时代成为社会各界、特别是年轻人尊崇的服装,以能拥有、穿着为时尚。那个时候,“的确良”军服是当作礼服穿的,丝毫不亚于当今的名牌西服。一身国防绿“的确良”军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礼服,甚至一顶“的确良”绿军帽也成为年轻人最喜欢的服饰……

“的确良”军服早已超出了一般军服的意义,而已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在当时的条件下,曾经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的“三片红”和“的确良”军服,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

红领章、红帽徽是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我深深地怀念她。“红色的帽徽红领章,红色的战士红思想,全军上下一片红,颗颗红心忠于党”;“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印着我开花的年岁,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这些流行在军营的老歌,一直铭刻在我的心里。

我退伍后,还珍藏了帽徽领章和旧军装。每年农历六月六晒衣节,我就会把衣柜里的旧军装拿出来翻晒一次,去潮除霉后,再重新珍藏起来。每晒一次,军装就会因时间流逝而慢慢褪色,但我内心依然是热血沸腾、慷慨激昂。

每到建军节,我都会取出旧军装,细细端详,睹物思情,仿佛又回到了在军营里的青春时光,那些激动人心、慷慨激昂的军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我是一个兵》《红色的帽徽红领章》《真是乐死人》等又在耳边响起,军营生活似乎就在眼前,那里有摸爬滚打的军事训练,有同吃一锅饭的亲密战友,有战斗演习的壮观场面,更有人生最绿最亮的美丽风景。

我尽管年近七十,八一这天穿上心爱的旧军装仍然精神焕发,走到街上“晒一晒”,让这旧军装感受阳光的照耀。我感到穿上旧军装,能够尽显飒爽英姿和威武之气,就意味着一种奉献、一种责任,就意味着扛起了历史赋予我们的职责和使命。重任在肩,我当奋发图强,不辱使命,要用实际行动来为这身军装增光,为军旗添彩。尽管我身处在平凡的岗位,脚步走不出轰轰烈烈,双手奏不出壮美的乐章,但我可以用坚实的步伐,行走在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

一日军装在身,终生军人情怀。2018年建军节,我们连队1969年入伍的武陟县和温县的老战友们身穿旧军装隆重聚会。年已古稀的老退伍兵们紧紧地握手,热烈地拥抱,互相端详着满头的白发,大家依然嘹亮地唱着军歌,标准的军姿,庄重的神态,随着军旅歌声唱出的是军人的意志,是军人的精神,是军人的情怀。

当过兵的人,军装便是一生中抹不去的情感。我爱军装,我更爱红帽徽红领章。她就像我的母亲,磨练了我的意志,铸造了我的灵魂,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困苦,都能给我争取胜利的决心和勇气,永远激励着我前进的步伐!军装,是一个时代的印证,是社会发展的缩影;军装,承载有我的青春、我的回忆,承载有我一生中的深厚感情。

羊癫疯是怎么治疗好的如何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癫痫急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