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以梦为马,不负此生不负心(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小说

涌泉乡蚂蚁辿村有个把养羊当做事业来做的人,他是谁?怀着好奇,我来到了这个山环水绕的小村庄,村口一处活动房就是张二宏的公司——武乡县思梦林牧种养有限公司。

眼看这个精瘦的男人就是张二宏,我心里想着,不就是养个羊?还闹个公司?说真的,和他交谈之前,我想不出他是怎么想到做这个事情的。他看到我一脸的疑惑笑笑说:“有疑问吧?”我说:“是。”“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想过上好日子,我也想让我的乡亲们过上好日子。”

他的梦想要从少年时代说起。小时候他家里比较困难,连一件像样的新衣服也没有穿过。衣服上的补丁摞了一个又一个,就这样屁股上也经常是露着肉,父亲养活他们兄弟姐妹六个不容易。他多想穿件新衣服啊,可这个小小的愿望也很难实现。

他家坡下曾是武西抗日政府所在地,每次路过这个地方,他心里总会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想起在村子里牺牲的岳金文和被敌人活活打死的武工队队员郭砚林他们。每次路过这里,他的心底里便生出一种使命感,要好好活,方不负用生命换来幸福生活的先辈们。

他吃苦能干,帮家里喂猪、做饭、打柴。十六岁那年,母亲不幸去世。悲痛之余,他想得更多的是怎么可以让家人过得好一点。他去学了裁缝,天资聪慧,又能吃苦,很快就学成了。他为乡亲们免费做衣服,还办过两期培训班。后来凭着自己的胆识和热情的为人,刚二十出头的他在村里当上了主任。

1985年全涌泉公社基本都通了电,可蚂蚁辿还是靠煤油灯照明。他心里着急呀,一个人骑个吱吱呀呀的破自行车,跑公社,跑县里,硬是把设备、电线、电灯都弄了回来,为村子里拉了电线,让老百姓告别了小油灯。

蚂蚁辿通往大良村的路是顺山崖走的羊肠小道,若走近路需要过四五道河。他心里琢磨,这绕来绕去的,连个大点的车也进不来,不如修个路。他切岸架桥,硬是把进村时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修整成平展展的大路。

凭着勤劳坚毅、果敢肯干,2014年创办了思梦林牧种养有限公司,他才觉得离自己的梦想近了一步,他把公司名字叫做“思梦”,就是为着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希望自己梦想成真,可这个梦要实现又谈何容易?

在公司筹建之前他有一份工作,家里还放着几十只羊,日子真的不错,可真正筹建公司,从散养普通的黑羊绵羊到圈养湖羊,这一路走来,有太多的辛苦悲酸。

时间回到2014年,县政府出台了《关于推进畜禽标准化规模健康养殖小区建设的实施意见》,要在全县建成一百个标准化规模健康养殖小区,他选中了养羊。按照要求,他最少需要投资十几万元建羊舍。想归想,可钱呢?十几万元对一个普通的庄户人家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和爱人细细搜寻家里的每一分钱,最后攒簇在一起也不过两三万,离县里的要求还差太远。两口子想了又想,可以问谁挪借。他把可以帮他的人想了一遍,可无论怎样想,离目标还是有太远的距离。没办法,他想到了去贷款。但贷款也是一波三折,最后终于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贷了二十万,开始了前期准备工作。

钱的事情暂时似乎解决了,可在哪个地方建厂?按环保的要求,养羊的地方离村子的直线距离必须在五百米以上。他和爱人绕着村子走了不知道多少次,要接水、接电方便,还要远离居民区。一遍一遍走,一遍一遍想,最后选定了现在的地址。

说干就干,他在这八分大的沟岔里动工了。县里、乡里、村里的人倾心扶持、出谋划策、出钱出力,正是他们的扶持和帮助,他的心里才有了底。

正式开工了,在挖土时他的好友老白开着“一路宽”的挖土机来挖土,马牧二小开着他比较灵巧的小挖土机随叫随到,张维斌更是出谋划策跑前跑后,程永福为他安装水暖并承揽了大大小小的电焊。

“我遇到了好人,没有他们,单凭我可不行!”他感慨地说。

做事业哪有那么容易?从八分大的地方拓展到现在的九亩多,他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还有泪水。

最让他痛苦的是第二年倒贷款,当他按部就班正在办理银行续贷时,担保人忽然不再担保,他一下子懵了!天哪!还有什么比此刻更让人焦虑和痛苦呢?一边是承诺好几天后要归还的新借款,一边是正在办理中的贷款。七尺男儿遭遇了人生中最难过的事。难道要失信于人吗?他觉得似乎被什么一下子掐住了脖子,心里五味杂陈,沮丧,痛苦,烦恼,躁动不安,怎么办?怎么办?在银行的大厅,他几乎要哭出声来了。他想请求那个担保人继续担保并告诉人家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家有一丝一毫的损失,然而双方始终没有达成一致。他难过极了,后来他重新找了担保人续了贷款。

钱有了,眼看着一切走向正轨,不料意外发生了。

记得那是刚修建青贮池时,按照标准池子挖成了12米长、6米宽、4米深的一个大坑洞。正值夏天,雨水多些。那一夜天阴阴的,下着小雨。他的弟弟来看场子,原本说是看一眼就走,他还想去前面的大良村看一会儿夜戏,不料雨天路滑,加上手电也不是很亮,弟弟一不小心就掉进了这个4米深的坑里。等他从家里赶来看到原来和弟弟相跟的两个人还在大路边等着时,他一下怔住了,不好,弟弟八成出事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青贮池边,听到弟弟正在坑下痛苦地呻吟,他失魂落魄地朝坑下喊了一声:“老三,我来了……”边哽咽着找梯子麻利地下到了坑里。听着弟弟痛苦的哎呦声,他心如刀绞。他们早早就没了娘,这个弟弟是他最疼爱的。此刻,为了他的场子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自责、内疚、悔恨、心疼,千般滋味一时涌上心来。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抱起弟弟背在身上,他要把弟弟背出这个四米深的坑。这几步不长,可对他来说,仿佛是两万五千里的长征。他走一步,再走一步,泪水模糊了眼睛,他踩在梯子上,一手抓紧了梯子,一手扶住了弟弟,一步一步,终于把弟弟背了出去,背到车上。他把弟弟送到故城医院拍了片子,弟弟的腰椎折了,他连连弟弟住院的钱也拿不出来了。没办法,只好送到妹妹家里养伤,随后从茅庄找人来硬包扎住。直到今天,弟弟落下残疾,连上厕所都很困难。

这个青贮池,三个匠人整整住了二十七天,花了将近四万元才砌好。场子建好了,公司正式挂牌。他从多维牧业买了一百多只湖羊,开始圈养,加上他自己原有的羊撑起来了整个公司。渐渐地,他的公司也有了公司的样子。员工6名,技术工1名。二十年的养羊老行家1名。他还聘请了一名专业的兽医。公司里羊舍、青贮池、粪便处理池、干草棚、污水转换池、消毒间、办公室、宿舍等一应俱全。他购置了饲料粉碎机、饲草揉丝机、切草机,搅拌机、制粒机,还购置了两辆拉草的三轮车以及一辆拉粪车。圈养着的湖羊最多时达到250多只,另外还有放养本地绵羊山羊300多只。

历经艰难,小日子越发红火起来。2017年3月,他响应国家的脱贫攻坚号召,尽自己的能力帮扶了5户贫困户:李素堂、郝光平、张存生、李应唐、张水生。免费为这几户贫困户喂养着几只羊还给他们提供三方羊粪,期间羊儿打针喂药等也由公司负责。母羊下了羊羔,羊羔归贫困户们。这几户人家则在收秋之后提供一亩地的玉米秸秆并帮公司装车运到草棚里。

正当他踌躇满志,想大干一番之时,又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那一年,孩子到长治读书,他每月要还贷款,日子骤然变得紧巴巴的。他心里本想尽快地还了贷款,多挣点钱后扩大一下养殖规模,同时孩子在外面上学时手头也能更宽裕一些。通过半年多的多方打听了解,他发现一个好项目——养鹅。对方信誓旦旦地保证提供鹅苗、饲料以及技术指导,愿意手把手地教会他养鹅。鹅长大了回收鹅,鹅死了赔偿损失。他和爱人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再借款五万。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在友人陪伴下直奔安徽的一个养鹅基地。到了之后,人家也算热情,很快就把刚出壳的鹅苗装到车上,然后让他交钱定合同。他看到和原来说的不一样,饲料还没有,就问对方怎么回事。人家再三搪塞,说正在排队准备装车。看到人家催促的紧,鹅苗又在大太阳底下晒着,他心疼鹅苗放松了警惕交了钱。然而钱一交,对方又说,饲料暂时装不上了,不如先回去保证一周后发过去饲料。

他带着一车鹅苗和一个女技术员,浩浩荡荡地从安徽返回,不料技术员来了啥也不会,刚刚第二天就找种种理由要回去。眼看着实实在在就是被骗了,他选择了报警。可本地说这种情况不能接警,报警还得去安徽。想想从武乡到安徽路途遥遥,那个女技术员又哭哭啼啼,一时也无法解决问题,无奈只能让人家先走。之后,对方基本是人间蒸发,再之后他发现和他相同遭遇的人越来越多。对方分明就是常干这种违法的事情,然而他想讨回公道又是何等的艰难。

鹅苗来了不习惯,室外温度三十多度,可它们觉得冷,一个踩着一个就摞起来,缩在箱子里,有时一摞就是七八层。底层的鹅苗无法承重,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那可是钱哪,是他好不容易借来的。为了保证鹅苗成活,他和爱人大夏天在鹅棚生了两灶火,还烤着九个浴霸。两个人不眠不休看着那些鹅,唯恐再出一点意外,比照顾自己的孩子还尽心。

鹅苗渐渐习惯了这里,不巧有一晚突降暴雨,他怕流进来的水冲走鹅苗,赶紧冒雨去故城割了塑料皮皮,又用砖头支起了高台,架上铁丝网,垫上塑料皮皮,铺上保温毯,把一箱一箱的鹅苗全部架在空中。整整一晚,他一眼也没合过。

鹅渐渐长大了,可饭量实在大,刚刚割的草眨眼就吃得干干净净,刚刚放进去的食物也是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一万多元钱转眼又进了鹅的肚子。鹅实在不好养活,加上气候的原因,鹅苗死亡过半。更让他惊异的是说好的肉鹅竟变成了蛋鹅,他一下又赔进去六万多。

创业何其难!

他努力了,虽然养鹅最终失败,可他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依旧在。

他又想办法,再上设备,又做起有机肥加工、饲草料加工,同时也计划做屠宰深加工。村民张志荣说:“他太不容易了,俺们都看见了。”

夏日的午后,他来到了黑羊休息的河滩,看着在树林里躺卧了一地的肉嘟嘟的黑羊。他静静地站在旁边,喜滋滋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以梦为马,不负此生。这是他的初心,也是每一个创业者的初心。前路漫漫,我仿佛看到他执着前行的背影,看到他渐渐淹没在羊群里,渐行渐远……

陇南市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昆明专门癫痫的医院左乙拉西坦可以治愈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