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异乡人(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文学

秋生听爹娘说,他们一家人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个小城的。

年少时,秋生不止一遍问过爹娘,说好好的为啥来到这个地方。爹娘闭口不谈。秋生再问,爹就拉下脸来说,小小的孩儿,懂啥,不该问的别问,瞎打听!

见爹娘满心苦衷,秋生便没再问过。可是这个迷始终像一个毛毛虫在秋生心里挑逗着他的好奇。

秋生现在住的这个村,叫沙柳村,是这座北方小城中很小的一个村,不到三百口子人。村民多是沙姓,只有极个别的杂姓,就像秋生家,姓户,门户的户。乍一听,仿佛整齐的庄稼地里长出了一根杂草,格外扎眼。

事实确实如此。这个村小是小,却住着当地仅有的少数民族回族,村里人大都是回民。每年来村里调研的、走访的、慰问的,星月赶脚一样来到村里,一年总要热闹上好些天。

这些上边来的干部是带着任务来的,主要是走访回民,靠怀柔政策安抚这个地区仅有的少数民族,说白了就是为了保持地区稳定。

记得有一年,沙柳村所在的镇,搞安全饮水村村通。这本来是一件利民的好事,却惹出了乱子。

通到沙柳村的水有股怪味,口感不清冽,有点涩。水是全村的命脉,平时家用、浇地都是用这些水。水不清了,就是断了他们的命根子。

沙柳村的村民不答应了,结伴到镇政府上访,堵门、挂标语、静坐,要求政府限期解决问题。

当时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轰动,镇政府、区政府领导坐不住了,连续几天派上专人做工作,都没有做下来。

群众要求重新铺设管线,换水源,输送合格的饮用水。这种要求完全合乎情理。很快引起了连锁反应。沙柳村周围的三个村群众也来政府反映饮用水不合格问题。事态进一步扩展。

为了安抚村民情绪,不引起深层次的矛盾,防止大范围的村庄陷入恐慌,区、镇两级政府重新勘察,对输往沙柳村的水源及沿路管线进行详细的排查,发现水源地上边企业林立,几个工厂的污水直接排入地下直接导致了水质的不合格。

政府当即对企业作出处罚,责令停产整顿。区、镇两级政府投资重新接入新水源,包括沙柳村周围的几个村重新铺设新管线,最终化解了这场由水引起的矛盾纠纷。

有了前车之鉴,上级干部来走访,排查化解不稳定因素便列入了日程。秋生全家都是汉族,又是外来户,独树难成气候,自然将他们排除在外。

过年过节,带着土特产来走访的干部,都是一头扎进回民家中,问长问短,问寒问暖。凡是来到秋生家的,一听秋生家是外来户,屁股没坐热抬腿就走人。

秋生心里觉得不平衡,常常对爹娘抱怨,说,同样是生活在一个天空下,长在一片土地上,同是一个村的村民,怎么会有不一样的待遇!

秋生的爹娘说,咱是外来户,老老实实呆着,随大流就错不了,不要强求太多,有的东西想争也争不来,安分种好自己的庄稼就好。

往往天不遂人愿,秋生家这点安分的念想,随着秋后一场绵密的雨,被秋风吹得四分五散。

那年,镇政府要在沙柳村承包地上建设一个工业项目,说是市里的重点项目,摊子大,投资多,占地广,几乎涉及到村里三分之一的农户。秋生家的承包地也在其中。

占地先得补偿。考虑到沙柳村有少数民族的情况,政府单独针对回民户定了一个补偿政策,补偿标准比国家规定的补偿标准有了大幅度提升。

镇干部分头入户做工作,发放明白纸,宣传有关政策,包括土地补偿、地上附属物补偿、口粮补偿等。

村民见有钱挣,年年按占地亩数发放口粮,便纷纷签字同意拆迁。村里很少的汉族户,因为大多与本村回民通婚,这么多年与村里有着割不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上他们与回民户一样在村里还有其他承包地可以种,虽对政策不太满意,也都签了字,画了押。

秋生家从外地迁来的晚,就是分了这一块承包地。经村里同意,为了种地方便,便在承包地的地头盖了几间房住了下来。这次企业占地,全部纳入了拆迁范围。补偿政策与他们不一样不说,还要限期搬出去。也就是说,一旦拆迁,房子没了,土地也没了。

干部到了秋生家,秋生拉着脸不答应了,坚决不同意拆迁。秋生对政府来的人说,一样的地,一样都是这个村里的村民,凭啥政策不一样?你们不给个说法,我就不同意搬!

来的干部说,国家对少数民族都有优惠政策,你看孩子上学、就业等,都是单独制定政策,这个咱都说了不算,争也没有用。

看秋生一再坚持,并没有退却的意思。来人便说起了软和话:拆迁了,让村里再给你们分一片承包地,找个地方盖上几间房,你看咋样?

秋生说,拆的房子,占的地,按照国家政策,自然要补给我们,走遍天下也是这个理儿。其他补偿为啥不一样,难道我这个外来户是后娘养的吗?

来人看秋生是硬茬,软硬不吃,便抬起屁股走人了。

等政府干部走了,秋生的爹娘对秋生说,咱就别跟他们抬杠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到时候会吃更大的亏。

秋生犟脾气上来了,说,以前我都听你们的话,不说不争,这次你们都听我的。土地没了,给稀松的钱,咱一家喝西北风啊。我就是要争一争,讨个说法。说完,秋生把镇政府送来的明白纸撕得粉碎,扔到地上。

其他户都领取了补偿款,唯独秋生一家扛着不签字也不领。

市、区领导多次到镇上听取这个企业项目进展情况,并反复说机会不等人,要求镇上抓紧清理项目土地,确保项目按期开工。

镇政府干部又多次到秋生家走访做工作,秋生就啃一个理儿,说,政策和他们一样,我就签字搬迁。不同意,咱就各走各的道。

干部说,你的拆迁款我们已经单独以你父亲的名字打了一个存折,在镇上放着,你们再考虑考虑,若同意就去签字领取。

说完,就走了。

让秋生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自己的家就没了。

深秋的一天晚上,冷冷的风呼呼地吹着,听得人毛骨悚然。突然,秋生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从窗子里望去,看到一帮人正朝着自己的家走来,黑压压的一片。

一会儿,脚步声中多了车辆轮子碾压土地的声音,警车拉笛的声音,村里的狗叫声,全部搅在一起,打破了小村的宁静,让这个夜晚如同张着嘴的怪兽一样狰狞可怕。

咚咚咚——砰砰砰——秋生家的门被砸开了,有几个人来到秋生爹娘身旁,把他的爹娘架起来,亦步亦趋搀扶到村委办公室。还有几个人,不顾秋生的大声嚷嚷和反抗,把他架到一辆车上,左右有人看得严严的,任秋生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

只听到锅碗瓢盆叮当乱响的声音,这些人把秋生家的家具清点后搬到村委办公室。一些零碎的家什,凌乱地扔在地上。有的碎了,有的扁了,有的被扔到了院里的一角。

随后,一辆铲车扬起铁臂,一下子铲断了秋生家的屋脊。房子就像一个截瘫患者,轰然倒地。秋生眼里带着泪,大声喊,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样与土匪有什么分别!!!

秋生的呼喊,很快被轰鸣的机器声淹没在浓重的夜色里,像是一曲绝唱……

秋生父亲气病了,母亲在医院照顾。秋生临时租了一个住所,安置自己的家。

从那一天开始,秋生便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到镇上,到区里,到市里……

递出去的信,一摞摞的。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回复。

秋生到当地法制局反映,法制局工作人员说,过了行政复议期限不予受理。

到当地法院起诉,法院工作人员说,高院有规定,暂不受理有关拆迁的案件。到当地党委政府反映,政府说,拆迁是符合有关政策的,让他别再到处找了。

就这样,秋生了为了讨回自己的公道,来来回回折腾了两年多,始终没有结果。信访部门把秋生这件事当作一般信访处结了,不再重复受理。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去年,中央出台新政策,要求法院必须受理群众的正常诉求,不能推卸。有干扰说情的领导干部,一律记录在案。

秋生看到新闻,如同看到了蓝天。便动了脑筋,找了一个律师反复咨询探讨。以爹娘名义起诉了当地镇政府,控诉镇政府超越权限拆迁。

当地法院受理了。一审的时候,秋生叫上爹娘一起去旁听。法院一审判决镇政府超越权限拆迁,系违法行为。

秋生一家胜诉!

走出法庭,秋生不顾爹娘的安慰,蹲在法庭门口,呜呜地大哭。两年多的奔波劳累,两年多的委屈,海水一样涌上来,把秋生淹没了。

这是当地第一起民告官胜诉的案件!

很快,当地镇政府感觉下不来台,面子上过不去,反诉。市法院二审那日,秋生一家又来旁听。

最终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这次,从法庭走出来,秋生的爹娘也哭了。秋生望着法庭门口上方的国徽,眼里溢满了泪水。

镇政府违法判决定案以后,秋生很快组织上诉,要求镇政府对其家庭、人身、物品及精神进行赔偿。这次,由于有了上次的违法判决,秋生一家很快非常顺利地拿到了赔偿。

政府为了公平和稳定,对当时沙柳村同秋生家补偿标准一样的农户,也追加了补偿。

赔偿完毕后,秋生并没有作罢。提出诉求,要求对政府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进行问责。

当地纪检机关很快便启动了问责程序,分别对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理。

秋生拿到补偿款后,当地政府责成村里很快为秋生安置了一个新家,重新分了一片承包地。

家虽不大,却有着满满的暖。

秋生的娘说,孩子,你知道我们当年为啥从远方迁到这个地方来吗?也是因为官司。你爹与村里合伙干营生,赔了。可是村里托了关系,找了人,让你爹自己扛了。

村干部在村里到处说是你爹把钱昧了去了。村民们不明白其中的窍儿,说你爹黑了心。唾沫淹死人呐。那段日子我们全家抬不起头来。你爹好面子,自己东挪西凑把钱还了。咱在村里再也无法立足,恰好有移民政策,你爹便找了亲戚托门子,才迁到这异乡来的,做了异乡人。

秋生望着窗外飘忽不定的白云,心想:终有一朵云是从故乡飘来的,总有一朵云是属于自己的。

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强癫痫控制以后如何停药郑州好的癫痫病科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