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酒家】祭奠一个时代悲情挽歌(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文学

当唐朝帝国的繁华落尽,风雨飘摇的百足王朝残喘着牛李党争、藩镇割据、宦官专权三个重病走入衰朽不堪的暮年。文化的柔性所表现出的生命张力变成了这个王朝最靓丽的色彩,而这道充满了人性之火的光辉很快陨落在农民起义军黄巢先生的两首充满霸气的菊花诗中。正如“此花开尽更无花”所表述的一样,黄巢带领的农民起义既没有能力结束一个旧时代,更何谈开启一个新时代。从此中华帝国开始了长达六十年的动荡,浅酌低唱的爱情吟诵成了这个时代的文化主题。

一、夕阳黄昏愁巴雨

我私下里认为李商隐是唐朝后期内心深处理想之歌不灭的最后一位诗人。

我们先抛开李商隐的诗,从他的政治立场谈起。16岁的李商隐在散文写作方面已经崭露头角,这一年,李商隐把自己的家移居到洛阳,结识了两个重要的文学前辈白居易和令狐楚,开始声名鹊起,并走上了科举考试的道路,在前辈和朋友的提携下,历尽劫波的诗人终于在24岁这一年考中进士。

公元838年,恩师兼文学朋友的令狐楚去世,诗人凭着一腔热情帮忙料理后事,报答知遇之恩。聪慧潇洒的李商隐通过科举考试登进士第进入官场,仕途并不顺利,李商隐在这个时候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前去泾源节度使王茂元处做了幕僚,不久又做成了节度使的乘龙快婿。

此时正值牛李党争最白热化的阶段,诗人一脚踏进了泥潭,终其一生而不能自拔,落得个郁郁而终凄惨下场。牛李党争,令狐楚是牛党的重要人物,王茂元是李党的重要人物。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尴尬的局面,牛党认为李商隐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为了做官可以不择手段;而李党对于这位从牛党阵营叛逃过来的人不敢信任,也是百般挤兑。在党争这个泥潭里,我们可爱的诗人一筹莫展,只好用诗歌来描写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无比压抑的苦闷,主要表现四种诗歌形式:一是咏史(物)以舒怀,二是写无题以解闷,三是写爱情以表忠贞,四是写隐居以表坚守。当然李商隐写得最好的诗还是爱情诗和无题诗。

李商隐咏史(物)代表作品有《贾生》和《蝉》等。下面请看《贾生》:

宣室求贤访逐臣,

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

不问苍生问鬼神。

这应该是李商隐诗人显得最简洁最清楚明白的诗了,甚至从诗的美感和意象的多元化来说,算是顶差劲的诗,只是在平铺直叙的写一个人,写一件事,但是其中所包含政治理想和政治困境却是那样的难能可贵。而《蝉》这首诗所表达的政治理想的落寞则更加隐晦些,也更加深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生存于政治夹缝,宦游于绿荫碧树的茫茫古道,诗人不止一次的厌倦了,也不止一次的想撂下挑子回家种田,写着陶渊明一样做一个隐居田园的农夫。可是漂泊的结局只能是更远的漂泊,远离家乡,远离庙堂之高。感觉到无所适从的诗人,驱赶着自己的瘦马登上了古原,这一次远离京城,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的容貌,就在看看你的模样吧。大唐帝国的太阳已经日落西山,虽然美好,但总是吹来阵阵秋的凉意,也罢,已经黄昏了,这个大唐帝国又能撑的了多久呢?夕阳西下的冷酷,或许就是这个帝国命运的终结吧!历史就是个轮回,由弱到强,又由强到弱,直到灭亡。算了还是走吧,这一次要到蜀中去了,路途遥远,还是早些上路吧!

天府之国在秋天雨里,明晰、清丽而流畅,缓缓淌动诗的情绪,除了思念的苦涩,剩下的是甜蜜的回忆。君不见满满的秋池里流动着是无限的哀愁,山高路远,蜀道艰辛,行路之难,堪比青天。你问我什么时候归去,我不敢说,怕说出的归期是那么的遥远,更怕即使说出了归期,却又无可奈何。这封书信可能没有你想得到的答案,如果有,也只能是还带着余温的问候,只是不知道这冰冷的雨意是否打湿了那浅淡的余温。

在这样的背景下,穿越古今的爱情诗话《夜雨寄北》附在家书后面,飘进妻子和无数挚爱着的青年男女心中: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全是短短四句,诗人没有多说,第一句只是一问一答,诗人羁旅之愁与不得归之苦,已跃然纸上,秋天的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几天,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诗人不忍让妻子过于伤心,跨越暂时的愁苦去写未来,盼望在重聚的欢乐中追忆今夜的一切。于是,未来的乐,自然反衬出今夜的苦;而今夜的苦又成了未来剪烛夜话的材料,增添了重聚时的乐。现实和联想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浑融一体的境界。富有节制情感抒发和无限延伸的诗意空间和《诗经·采薇》中:“昔我往者,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风度中“哀而不伤”的描写有异曲同工之妙。

二、心灵困境的挣扎

李商隐作为唐朝末期最著名的一个诗人,如果仅仅把笔触深入到爱情的小河里,那他一定不会成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他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一刻也没有停息过的梦想之火和理想不能实现的焦灼挣扎。在光明和黑暗中行走的李商隐最终选择了写无题诗。如首句为相见时难别亦难、锦瑟无端五十弦和飒飒东风细雨来的三首诗最能体现诗人心灵困境突围。

境界和情思的朦胧,虽实无而又分明可见的意象构成的不是一个完整的画面境界,而是突破时空界限而自然构成多层次的朦胧境界。

大家请看下面的一首诗,这首诗应该写于诗人政治理想和社会现实冲突的最为激烈的时候,年轻的诗人把一种爱情的相思演变为对着国家强烈的爱的破碎感。这也是一首无题诗: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诗人从温风细雨中走来,走进流动着春天泪水的池塘外,阵阵轻响的春雷滚动着活泼的情绪,金蟾香炉里散发出的袅袅青烟,牵引汲水井绳的你不要羁绊我思念的情丝,让我自由的飞翔吧,飞翔在春雨纷飞的天空里。

春雨的凉意终于让诗人有些清醒,自己没有贾氏的美貌,也没有宓妃多情。搁浅的理想之舟哈,为什么不能够趁着这美好的时节,长风破浪,直挂云帆,那颗涌动着春天般蓬勃的心能不能变成五彩缤纷的颜色,如果不能,就让我的相思变成沉寂的死灰。

初入官场时无心的选择真的要羁绊自己,让自己困顿一生吗?无法解脱的诗人在心灵的冲突中,不得安宁。岁月的推移,带给自己的不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进步,而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开始。和自己挚爱一生的妻子也先离自己而去了,拿出封存了很久的锦瑟,弹一曲自己心灵的歌吧!

《无题·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不知道是自己的锦瑟放的时间太长,还是自己技艺生疏,或者是心里的不平静,这把锦瑟竟然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两段,每一根奏动着音符的琴弦上都流淌着美好年华的思念。回想自己的一生,就像昨天的庄生做了一个梦一样,飞来飞去的蝴蝶并不是梦的本身,但应该是梦自由自在的化身。每个人都想追求像庄子一样的逍遥天外、无拘无束的梦的范本,可是每个时代都有着不同的梦的蓝图,生活在大唐悲歌的时代,建功立业,兼世济民才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诗人开始变得迷糊起来,到底是自己在政治前途上所托非人,还是自己的才华只够写写诗而已。沧海之水、明月皎洁,鲛人泣泪皆成珠;蓝田美地、日照良玉,缕缕青烟弥漫。

不管是美好的还是伤心的,都已经成为过去。劳碌半生,收获的不过是些虚名罢了,算了,还是听从自己的心不如归去吧!

《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相见时的欢快和离别时的难解难分都是南阳的弥足珍贵,可是柔弱无力的东风侵蚀,大唐帝国的已经千疮百孔,即使自己想学蚕一样知道吐尽最后一丝绸缎,想学蜡烛一样,用泪水的心酸点亮前行的路,可是遥远的青鸟呢,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能帮我引路呢?愁云惨淡万里凝,月光清寒万里天,可是通往我理想的路只有一条,如果让自己和世俗同流合污,自己又怎么愿意呢,还是到蓬莱仙境寻求一种解脱吧。

三、闲居田园重晚晴

李商隐在十五六岁时,曾经在玉阳山学道,并结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这段少年时光的经历点奠基了他的诗歌以爱情这个文学主题为切入点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在爱情的咏叹中完成对人生的思考,爱情的悲剧所造成的情感困境的人生底色让他在诗歌中表现敏感、渴望以及挣扎。李商隐早年的贫苦生活对他性格和观念的形成影响很大,使他养成忧郁、敏感、清高的性格。

挣扎在官场的泥潭,低微的官职,渺茫的前途,落寞之余,期盼着出现变化,但也逐渐耗尽所有的政治热情。永乐闲居,是李商隐一生中的一个重要时期。这一时期长达三年,是诗人的思想的一个转折时期。诗人清理了自己少年至中年时期的思绪,体味了宁田恬淡的田园生活和温馨的家居生活,诗风也为之一变,写下了不少的隐逸诗和田园诗。

如《七律·柳》:

江南江北雪初消,漠漠轻黄惹嫩条。

灞岸已攀行客手,楚宫先骋舞姬腰。

清明带雨临官道,晚日含风拂野桥。

如线如丝正牵恨,王孙归路一何遥。

如《五排·摇落》

摇落伤年日,羁留念远心。水亭吟断续,月幌梦飞沉。

古木含风久,疏萤怯露深。人闲始遥夜,地迥更清砧。

结爱曾伤晚,端忧复至今。未谙沧海路,何处玉山岑。

滩激黄牛暮,云屯白帝阴。遥知沾洒意,不减欲分襟。

李商隐闲居的几年里,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淡化对政治生涯的兴趣和期待。他有时从事农耕,声称自己“渴然有农夫望岁之志”,模仿陶渊明的风格写作田园诗歌。不过,纷乱的时局始终吸引着李商隐的注意力。他有非常鲜明的政治倾向,几乎无法隐藏。

当然李商隐在这个时期还处理了一些让他引以为豪的家庭事务,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将一些亲属的墓葬迁回了故乡的家族墓园。这种维护家族荣誉的努力多少使他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正如袁行霈等人主编的《中国文学史》里的评价:“李商隐的诗表现了美好的理想,情操、表现了人性中纯真高尚的一面;同时也曲折地显现出他那个时代政治环境气氛和与士人的精神风貌。”少年时代贫困生活的磨砺,让这位诗人心中始终燃烧一团理想之火,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现状,同时施展抱负,挽救大唐帝国大厦将倾;爱情生活的不幸形成了诗人看待世界、抒发情怀中明净而又缠绵悱恻的理想化境界;政治仕途的困境,让诗人单纯的个人情感抒发变成了家国情怀。

李商隐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李商隐的悲情咏唱也是那个时代的挽歌。

癫痫患者进行手术治疗南京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郑州市有没有公立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