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魂断伊甸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言情
【荷塘】魂断伊甸园(小说) 春暖花开的季节,风轻轻吹过,路两旁的樱花悄然爬满枝头,那优雅的姿态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女,翘首等待着远方的恋人。
   周末,芷若起来的时候,如风已经走了。昨天晚上如风告诉芷若今天有外商来,所以要加班。看看时间还早,芷若收拾下出了家门,她想去如风单位附近等如风下班,然后两个人一起去逛街。前几天芷若看上了一件西装,只是怕如风穿上不合适,所以没买。今天正好,如风上午加班,中午两个人可以在外面吃饭,然后,可以一起去那家专卖店。
   柳树在风中摇摆着婀娜的身姿,风拂过脸颊,暖暖的。与如风结婚快一年了,如风对自己从来都是百依百顺,而且无论自己怎样发脾气,如风都会像一个大哥哥似的来哄自己,每每想到如风,芷若的心被幸福装得满满的。如风来自西部边远山区的一座小城,勤奋好学的他,是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大学的,所以,为家里节省了一大笔学费。
   如风与芷若是在一次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芷若一直觉得与如风认识那是老天的安排。一向内向的芷若,在同事聚会上一直没有说话,而对面坐着的那个高个子男孩,也一直没有讲话。当芷若想出去透透气的时候,与去洗手间回来的如风相遇,两个人相互点了下头,没有说话。芷若后来对如风说,那个时候,就觉得喜欢上了他。
   春天是个让人思念的季节,那次聚会分手后,芷若总会想起如风与自己的相视一笑,那双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太多的故事,让芷若有些好奇。芷若在同事那里打听到,如风是当地一所知名企业的技术员。同事似乎看出点端倪,于是,在她们再次聚会时,又一次叫上芷若,郑州癫痫病会做手术吗也就是这次,芷若再一次看到了如风。
   让芷若没有想到的是,如风有些憔悴,他没等芷若开口,如风就把一张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纸塞给了芷若。芷若有些脸红,借故去卫生间,拨通了如风的电话。于是,那天的聚会两个人都因为中途有事,而提前离开。
   记忆的场景经常在芷若的脑海里出现,来到如风单位附近的咖啡馆里要了杯咖啡,等着如风下班,融融的暖阳里跳动着快乐幸福的音符。芷若望着窗外,那些所有的陈年往事如春天绽放的花朵,又一次侵染了自己的视线。与如风恋爱了两年,如风虽说是来自偏远的小镇,但为人谦和,有礼貌,芷若的父母也很放心的把芷若交给了如风。芷若从小备受父母的娇惯,在结婚前,芷若的父亲把如风叫到家里,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
   不用偷听,芷若就明白父亲与如风要谈些什么,无非是自己身体不好,要如风多多照顾之类的嘱托,结婚后芷若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能力。结婚这一年,芷若始终被如风的爱包裹着,让芷若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小店内到处弥漫着咖啡的香气,芷若看了看表,然后拿起电话打给如风,告诉如风自己在对面的咖啡屋等他。
   如风快要到中午的时候才急匆匆地跑过来,看着芷若说:“你怎么跑来了啊?这么远,周末了也不好好在家里休息?”芷若笑了笑说:“风,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吃过午饭,如风把芷若送回家,他还要到单位,因为与外商的合同出了点问题。芷若本想告诉如风,想给他买衣服,但见如风很急,把刚要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如风那天回来的很晚,浑身酒气。望着熟睡中的如风,芷若很心疼,都是自己不好,没有能力帮助如风,让如风这样辛苦。
   “你真的会爱我一生一世吗?”芷若偎依在如风的怀里柔情地说,“恩,你是我宝贝,我要照顾你,爱你一生一世。相信我,这一生我都会对你好,爱你,疼你!”如风用手抚摸着芷若的秀发深情地低语道。
   就这样芷若在如风的怀里,似睡非睡地一个上午,而如风不停地为芷若哼着自己为芷若写的催眠曲。中午的阳光把整个房间都照射的暖暖的。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还会爱别人吗?”芷若抬起眼睛看着已经快要把自己哼睡的如风问道。如风用手点着芷若的鼻子凶道:“你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的都是什么呀?我是不是该给你解剖下啊?”芷若开始一本正经起来:“说啊,为什么不回答我啊!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世界了,你还会爱别人吗?”芷若开始不依不绕起来。
   癫痫病人突然口吐白沫怎么办“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我们会一直白头偕老的。我一直都向往着,等你老得走不动的时候,我背你去散步的情景哦。”如风嬉笑着。
   芷若认真的对如风说:“我想好了,等我有一天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就让她来看着你。”说着芷若把那只漂亮的小猪抱在怀里,那小猪是如风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
   如风知道芷若顾虑的是什么,因为在他们相爱的最初,芷若就告诉如风她是不可能嫁给他的,因为自己的心脏有问题,而且是遗传的,很难根治的。因而芷若一直很矛盾,喜欢着如风,又怕自己的身体会给如风带来负担。而如风并没因为芷若的坦白,而放弃对芷若追求,依然对芷若百般呵护,一直都鼓励着芷若,生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完全可以战胜它。在如风的开导和帮助下,芷若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忧郁,也逐渐地开朗健康起来。
   就在那个初冬的季节,他们结婚了。因为芷若与如风对生活的要求都不是很高的,喜欢简单快乐的生活,所以,他们一直都沉浸在那份从来都没有过的快乐之中。每天两个人都各自地去上班,下班后两个人也有着共同的爱好,都愿意看书写字。而那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思想,让两个人感到欣喜与吃惊,因为那里有太多相同的观点在里面。
   于是,如风总是对芷若说:“你是上帝赐给我的,所以你是跑不掉的。”每当这个时候,芷若总能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如风这样一个优秀男人这么深爱着自己。和如风在一起的时候,芷若总是能忘掉所有的烦恼。而当自己独处的时候,却会想到很多很多,因为自己不知道是否可以和如风白头偕老,自己是那么的爱着他,总是能想起那个最爱的人先放手的故事。所以芷若开始有些动摇了,心里不时地总会浮现出淡淡的痛楚。
   在生病的日子里,如风总是耐心地为芷若讲着在单位里的趣事,让芷若开心。芷若嫌那药苦而不去喝的时候,如风就给芷若做示范,经常会和芷若一起品尝那药的苦涩。看到如风有些消瘦的脸,芷若有些心疼了,开始无端地发脾气,希望自己的态度能把如风气走。而一向果断精明的如风在芷若的面前却像是另外的一个人,无论芷若怎么样的刁难,就是不和芷若发脾气,而总是对芷若说:“恩,我错了,下次我不这样可以吗?”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还没有来得急去体会,芷若就匆匆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本来她已经在如风的呵护下康复出院了,但事情就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的变化。出院后的芷若为了给她的如风去买他喜欢的CD,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卡车刮倒,没有到达医院就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芷若觉得这样的结局真的是自己所期盼的,因为毕竟这样她的如风不用看到她被病魔折磨的难看的样子。只是芷若好后悔,不该在生前对她的如风说不要他再爱别人,芷若感觉到自己的自私。当芷若再次来到她和如风那温馨的小屋时,门是锁着的,等了很久,芷若忽然想到自己已经不是人而是个魂魄的时候,不由得笑自己有多么的傻,那厚重的墙体是无法挡住自己的,于是迅速穿墙而过。
   屋子里一片宁静,一缕月色透过那雪白的窗纱斜射到她和如风经常坐的摇椅上,似乎芷若能闻到那上面还有如风的气息,当芷若再次坐上去的时候,却感到那上面是那么的冰冷。夜好静,隐约可以听到窗外的风声,似乎在倾诉着对这个世界的某种无奈与愤恨。抱着如风送给自己的小猪芷若沉沉地睡去。
   开门的声响把芷若惊醒,如风,一定是她的如风回来了,她迅速地跑了出去。如风喝得酩酊大醉,鞋也没有脱就径直地奔向了卧室,在床上大哭起来。芷若静静地看着如风,想去安慰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难过地要哭,却没有眼泪。芷若用自己的手轻轻地为如风擦拭着脸旁的泪滴,可无论芷若怎样擦拭也无法把它擦干净。
   一天,两天,三天,芷若每天晚上都躲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如风三天没有回来,芷若很担心,她知道她的如风一定很难过,会不会出事?芷若越想越害怕,于是,沿着他们经常出去散步的路径去寻找。早春的夜有些凄冷,芷若不敢走得太快,她怕遇到捉她回去的小鬼。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跌跌撞撞走来,芷若本以为是她的如风,慌忙奔了过去,结果发现并不是如风。芷若很难过,她的如风会在哪?是不是真的出事了?芷若看着东方渐渐发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第四天的晚上,天刚刚黑,芷若就来回到了她与如风的小屋。房间里依然一片漆黑,芷若感觉身体一天比一天轻了。在路上她听到两个急着赶去投胎的人说,已经第七天了,如果再不去,自己的魂就会破散了,这样就永世不能回到人间了。
   芷若能感觉到自己一天天的变化,渐渐的觉得失去了力气。而她真的很想再见一次她的如风,哪怕只是再看一眼。这个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男人,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没有因为自己的娇惯任性而嫌弃自己。房间里静静的,偶尔芷若可以听到那捉魂鬼飘过的声音。芷若有些害怕,躲在床上的被子里,慢慢地芷若感觉自己好困,抱着可爱的小猪沉沉地睡去······
   恍惚中,芷若仿佛听到开门的声响,是的,这是她的如风,她能感受到如风身上的味道。迎上去的刹那,芷若停下了脚步,她发现回来的并不是如风一个人,如风后面跟了个女人,芷若迅速躲到房间的角落里。
   “晓云,你别乱动房间里的东西。”芷若听到如风对那个女人说。
   “怎么?心疼了啊?人都死了,你还装什么啊?这两年我有多不容易啊,你在这里享受着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却是自己孤单地等了你两年!”芷若听到那女人大声地诉斥着。
   “晓云”芷若迅速搜索着所有的记忆,因为这个名字好熟悉。
   如风的声音柔和了许多,走到那个女人身边对她说:“晓云,一切都过去了,当初要不是你那么绝情地离开我,我又怎么能和芷若结婚?”
   “别和我提那个傻女人,女人活到她这份,真是可怜!”芷若听着晓云说的话,难过地蹲在黑暗的角落里。
   芷若无法想象,这就是自己一直觉得深爱自己的丈夫,在自己刚走的第四天就迫不及待的把别的女人领回了左乙拉西坦适合什么癫痫患者家。
   “行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晓云,如今她走了,留下这么大的房子给我们,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听了如风的话,芷若的心冷到了极点。难道她的如风真的就是为了自己的房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芷若退到阳台,不小心把那只小猪碰到了地上。
   芷若听到“妈呀”的惊叫,那是那个叫晓云的女人的惊呼。
   “风,我们走吧,这里阴森森的,怪吓人的。等过几天我们把这里的房子卖了,到别的地方去买我们的婚房,我可不想在这里住。”芷若难过地听着晓云与如风的对话。
   “不能这样,这么快就把这里房子卖掉,我岳父岳母会起疑心的。宝贝,乖啊,听我的,我们慢慢来,我要好好的孝敬我的岳父岳母。老头子那还有套房子,而且还有不少的存款,等他们死了,那还不都是我们的。”芷若听到如风的话,心碎了,有些愤怒,奔向如风,她想问问如风,最初那么执着地追求自己,是不是就是看中了自己家的条件?是不是知道自己有病不会活太久,才会那么殷勤,那么深情?
   可无论自己怎样努力,芷若无法无去质问如风。芷若难过到极点,再一哈尔滨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次蹲在角落里伤心地哭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啊?长的真丑,快把她扔掉!”晓云对如风说。
   如风一边整理着橱柜里的衣物,一边看了看晓云说:“那是芷若最喜欢的小猪,她还曾经说,如果她走了会让这小猪看着我。”
   “风,你说,世界上真的有这样蠢的女人?竟然相信自己虽然有病,即使活不长也会有男人爱她。”房间里传来晓云的嬉笑声。
   “晓云,其实,芷若是个好女孩,要不是你嫌我穷,说我没本事,要离开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欺骗她。”如风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一阵笑声再次传来:“算了吧,你这话去骗你的芷若吧。反正你说什么如今她也听不见。那次我给你电话的时候,是她接的,我说是你的同学,她竟然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哎,世间竟有这样的傻女人!”
   芷若想起来了,那是在今年的春节前夕,如风上班时忘记了带手机,她在家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电话那端的女人说是如风的同学,名字叫晓云。记得如风回来的时候,她告诉过他,有同学的电话。如风告诉芷若说,那是他的高中同学,最近也来到这座城市,因为刚到,有些事情请他帮忙,芷若当时并没有多想。
   “行了,别说了,你能安静一会吗?”芷若听到如风对晓云说,声音里掺杂着太多种情感,这些芷若是可以听出来的。
   “呀,怎么了?现在开始心疼你的芷若了啊?当初不是你说,她活不长,所以让我等你的吗?你能等,我可不能再等了!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月了,肚子越来越大,你让我怎么和家里人说啊?”听到晓云说她和如风的孩子都已经有三个月了,芷若怎么也不敢相信,因为一直以来如风对自己都是百般呵护,难道如风对自己所做的真的是温柔的陷阱吗?

共 636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