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时光里的老槐树(散文·家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短篇言情

四月里的一个早晨,初醒的我躺在床上目不斜视地向外,窗外的杨树叶儿,乍看像小狗的耳朵,随风左右摆动,撒欢儿似的交头接耳。揣着激动的心,我轻轻地推窗观望,东方的太阳瞬间露出了鲜红的大脸庞。屏气间,似乎闻到了一股股槐花的香甜,再定睛一看,原来是楼下院墙的角落处一棵小槐树,竟然在绿叶的掩映下,现出银色的花苞,在微风中摇曳生姿。那一串串似乎熟悉的白色花瓣,还有那浓浓的醇香味,让我的思绪一下子跌落到了童年,儿时老家宅子上的老槐树在我脑海里荡漾。

我不知道上天是惩罚我呢,还是庇护我?让我诞生在那个艰难困苦的年月。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视,为了抚慰心灵的孤寂,借一本连画画看看,那还得看你有多好的人缘,“脸面”有多大啊!在我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苹果是什么东西?楼房是什么形状的?只晓得生熟红薯都是家家户户冬天里一日三餐的主食,还有那地上的泥巴块是我们手中的玩具,树上的枝条是我们游戏工具。

从我能记事起,我家门前右侧就矗立一棵大槐树。听奶奶说,这棵槐树比我年龄大十多岁呢!那是父亲成家立业后亲手栽下的,主要是用来夏天趁凉的。树身有大碗口那般粗,巨大的根系一部分牢牢地扎在地下,另一部分像人曲张的血管,条条青筋绽出在根部周围的地面上,深褐色的虬枝根根向上地伸展着,似乎想划破天际。它就这样经年累月地暗暗滋长着,皆因孩提时的顽劣和调皮,它便成了我和伙伴们攀爬取乐天梯。

每年开春之后,除了满是饥饿,剩下就是如黑夜般难熬的日子。地里的野菜被人们挖尽,田间绿肥的嫩头也被掐光,刚露出逐角的构树囊早早被人摘掉,成串的榆钱树也被捋成了“光棍”……我尝尽了苦涩的味道,多想能吃上一顿美味佳肴啊!然而,正是我家的老槐树给我带来了美味,更给我带来了童年的欢乐。

四月,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一缕缕阳光洒落在我身上,无比的温暖。我家的老槐树也开始绽放自己的青春了。看吧!蓬勃向上的枝干上坠着一簇簇槐花,掩映在一片嫩绿之中。在阳光的衬托下,白色的花瓣显得分外的养眼。有的槐花成串地铺满了枝条,像冬雪为大槐树装点了银装,煞是靓丽。

一阵兴奋、激动观看后,我和我的伙伴,焕、玉、爱、兰等急忙拿来家里的长棍子,再砍一根有杈的小棍,用绳子固定在长棍子的一端,然后高高地举起,瞅准树上满是槐花的小枝,狠狠地夹住它,用力一拧,“咯嘣”一声,连叶带花的槐枝,随着地球的引力落到地面。我们像小鸡啄食一样拾拣,堆放在一边,等把老槐树的儿孙弄得“妻离子散”,我们的兴致才开始收敛。地上像小山般的花堆,成了我们收获后炫耀的资本。于是,我们便七手八脚地从绿叶之中,捋掉小白花放到篮子里,“雪山”便在我们视野中慢慢堆积。看着盈满的一大篮白色的花儿,我喜不自胜,轻轻地捧起,放在鼻孔下,狠狠地吮吸着,那一股股的清香令我陶醉、遐想。

说来也怪,如此的贫穷,大家却不吝啬,内心深处装满了善良、友爱。那时,我们几个伙伴在大脑意念中,似乎没有你我之分,总觉得是树上长的东西,不管谁都可以享用。所以,我们中最大的一个叫玉,大家觉得最有智慧,于是就听从其安排,她命令我们各自把家里竹筐或者竹篮拿来,把槐花分成五小堆,谁年龄小谁先选,然后按照从小到大的年龄顺序领取“战果”。我们五个人都领取了满意的珍品,兴高采烈地交给了大人们。小孩们的淳朴友谊,让大人们感到很欣慰啊!

每次我把劳动的果实拿回家,母亲总是精心地调理。先放到水里清洗一下,然后晾干水滴,拌上面粉,放到锅里蒸上十多分钟放凉;再用大蒜或者大葱、姜、食盐等放在一起捣碎,然后把它浇在冷却了的熟槐花里,进行反复搅拌,滴上几滴香油,每人盛满一碗,香喷喷地吃起来了。三五分钟一碗可口的美食就掉进了胃的深潭。只有这时,我们方感到生活如此的幸福甜蜜啊!

就这样,我们乐此不疲奔走乡里捋槐花,一段时间下来,家里槐花扎堆了,又怕聚集时间长了捂坏了,母亲便放在锅上简单地蒸几分钟,然后放在太阳下晒干,以备平时馋了重食或者待客吃。

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母亲用干槐花做的食品,那是我儿时吃到的最美味的菜肴了,至今让我刻骨铭心的难忘。

那一朵朵晒干了的槐花,如同琼花一般蜡白,把它先放在温水中侵泡施软,摘去花托后,搅拌上调好的稀稠适度的面糊,用勺子一次一个放到滚热的油锅里,稍稍摁一摁,便煎出一个个两面金黄的槐花饼。咬一口酥脆的橙黄色小饼,唇齿间便溢满槐花的清香。真叫脍炙人口了!在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这无疑是难得的珍肴了。就这样槐花在我的心中,却是至高无上的“恩花”!是她,帮我度过了那段饥饿的岁月;是她,养育了我这个从饿牢中滚爬出来的农家穷娃娃。

随着时光的悄悄流逝,不知不觉又到了夏天。那毒花花的太阳火辣辣的烧烤着大地,树下便成了我和同伴的栖息之地。大人怕我们晒成黑种人,硬是在树下铺张席子,让我们或躺或玩。我就学会了呼朋引伴,召集一伙小朋友,在树下挖窝丢石子,下普通小棋,用黄泥块做玩具……玩累了就倒下酣睡一番。那时,微风吹着树叶,不时还会掉下几片黄叶。那些叶子很干净,放在嘴边当作口哨吹。就这样我们吹着不着调的曲子,看着天上飘动的白云,真是有点惬意啊!

到了秋天,秋风瑟瑟,秋雨绵绵,凉意渐增。老槐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落下,剩下树枝成了光杆。这个时候,妈妈总是让我每天将地上的树叶扫好堆起,水分干了的就装在袋子里烧锅或者备用。就这样它的叶子又成了家里的香饽饽了。

可惜,它只陪伴了我的童年,却让我一世的怀念。那年家乡发大水冲毁了家园,由于老槐树根系庞大,力量无比,洪流中不但保住了自己的生命,还救了家里一窝土鸡的性命啊!随着新家的搬迁,老槐树成了牺牲品:根和枝成了灶台里的食物,主干成了屋脊大梁。它的一生就此了结,却带给我无尽的思念。

如今,新农村建设让家乡面貌焕然一新,农村城市化也在渐进,我心中的故乡原型消失了。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的记忆也被慢慢淡化,可是那个老槐树的形象依然清晰,还有儿时那些人、那些事成了我不能割舍的爱啊!

中医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呢沈阳癫痫病医院好吗山西癫痫重点医院癫痫患者应如何进行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