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风雨廊桥(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陕地地图酷似一匹面向东方昂着头朝天狞叫着的狼,而青木川就是这条狼的尾巴。这条短促的尾巴毫不张扬,但却极具侵略性地悄悄伸入川、甘腹地,有随时搅翻这片天地可能。

风雨桥在青木川,是青木川上勾连新街与老街的那座桥。过去的地名与水名本都叫青木川,这叫法延续了成百上千年,只是到了上世纪中页,刚建立起来的人民政府嫌混用起来不好管理,才将这河流的名字改称金溪河。据说那河沙里含有金子,且整条河流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因此也就叫作金溪河了。这叫法自有些道理,大家也乐得改囗。不过,此后又将架在河口的桥改名叫“飞凤桥”,对此,大家却就不以为然了!

并不是说因为原先那座“风雨桥”是悍匪魏辅唐修的,大家就不敢恋念。只是觉得为什么原有的东西往往非改不可?而更改者却往往并不比原先高明!历史遗留下来的糟粕时常被有些人视若珍宝,却把真的珍宝弃若敝履。也许,怕“风雨桥”传承的是个土匪,难道自己还不如个过气好几十年的土匪?有人要这么想也正常,只是更多的人心里却十分反感和卑视,但现实中却又无力阻挡那些人刻意留名的冲动。失望之余,人们就又想起早已尘封在历史长河中的悍匪魏辅唐来了,反复相较,觉得这个悍匪还就真的很不错!

上面说到那条短促的狠尾巴有搅翻三省交界那块天地的可能,那块天地实际上也还真地被搅翻了,搅翻那个地方的就是魏辅唐。不过,他搅翻的是民国政府陕、甘、川三省的政权而已,青木川却并没有翻,实际上青木川似乎比更多的地方安定和幸福得多!

上世纪初页,时逢乱世,南山里的土匪很猖獗,魏辅唐应时而起,几经打拼,之后便领袖群雄。他发迹坐大的历程自然也是血淋淋的!他先是控制了青木川,然后就把触角伸到陕、甘、川三省的九县地界。直至把这块天地建成由他魏氏控制的“金三角”。政府也剿过、管过,却总是难如人意。如此,他在这里一言九鼎、呼风唤雨,活生生一个“土皇上”。这“土皇上”还让他做得有条有理,也过得有滋有味。这个揣着枪的悍匪据有了青木川之后,却在这里大力兴商倡学。原先杀人越货的土匪,此时却干起了开明士绅的勾当。这一干还真的象模象样,青木川虽处蛮荒,却硬是有一点“小上海”的味道!

青木川那座“洋房子”里有一首七言诗,其诗写道:

“ 山外青山楼外楼,行人往复任勾留。

那管中日战争事,闲居乐土度春秋。”

上面诗中提到日本,就联想到了日本社会。当今的日本社会富裕、祥和、安定,讲究规矩、彬彬有礼,一个十足的文明社会。而在上个世纪开始的几十年,对外则是扮演着强盗的角色。为了赢取更大、更好的生存空间,日本当权者和军人四处开战、四处掠夺,把战火和灾难推向周边,把财货和安逸留给日本。虽那些日本人被称为鬼子,而在日本国内他们却是英雄,到了还能进“靖国神社”的。

魏辅唐,的确与日本的政府有几分相似!

魏氏宅院座落在号称青木川龙脉的凤凰山前,魏氏宅院当然是青木川第一建筑群。典型的四合院结构,亭台楼阁、几进几出、土洋结合,堪称奢华。当然了,六、七十年前的标准自是不可与今天同日而语。魏宅背北面南,可将金溪河及其两边的新、老街市一览无余。魏氏宅院的脚下是青木川的新街,这新街也是仿着河南边的老街的。一座飘然欲飞的廊桥把新街与老街相连接,这桥似乎也就把历史与今天贯通起来。当年,魏辅唐总是大清早从屋里出来,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踱过风雨桥,开始他控制青木川每天的工作。晚上照样是迈着固定的四方歩,踱回风雨桥,回到他的宅院。

魏辅唐控制青木川及周边几十年,而今能亲眼见证且具有传世意义的,一是辅仁中学,二是风雨桥。辅仁中学的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自是能上升到爱国的高度,而那座曾给青木川遮风挡雨的风雨桥也一直被当地人津津乐道。似乎风雨桥就是魏辅唐的化身,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魏辅唐确实为青木川遮过风、挡过雨,虽最终被定性为悍匪,但人们的心中却还是恋念着他,毕竟他也曾造福于青木川。

几度風雨,几度春秋,而今的金溪河上依然可见那座凌空而驾的桥。只是桥头上却更换成“飞凤桥”的字样。桥下是清澈见底的金溪河水,远远可见有三两个妇女在河边洗衣,还有几只水鸟在河面上穿梭游弋。原先的“风雨桥”是座木质廊桥,曾为这里的人遮风挡雨,也曾见证了几番的动乱,几番的平静与繁华。但一切都已是历史了。风雨桥在经历多年的风吹雨打后渐渐老去,终因一次巨大洪水的侵袭而垮塌了。后来被拆除重建,这座“飞凤桥”是仿“风雨桥”的原型建成的水泥桥。似乎众人却更认可“风雨桥”这个老名字。也许由于这风雨二字更朴实些、更有生活的气息。凤凰虽然文雅,但却有更多的贵气,非梧桐而不栖,本不是寻常人家所能企及。

据说,当年魏辅唐是被新建立的人民政府从凤凰山下的魏氏宅院押出,走过“风雨桥”,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走过风雨桥。他被押上辅仁中学最高处的操场边上,在他亲手栽下的一棵青木边被镇压了。一九八七年政府对魏辅唐案进行了重新认定和判决,宣布“对魏辅唐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只是魏已被镇压三十多年了。

从此,原先有着众多光环的青木川一下子潜到了水底,水面上连个水泡都没有,再也无人问津了。可这个叶广芩的一部《青木川》偏偏要打破这已有的平静。青木川与魏辅唐又被激活了,不但强势浮出水面,而且还泛出巨大的浪花。这里得天独厚的环境,再兼这段有几分神密和传奇的历史,这个沉寂了好几十年的偏僻山乡一下子成了猎奇探踪者趋之若鹜的热点。之后还成了休闲度假的胜地!

能沾上他的光的是他的后人,还有与此相关的青木川地方。青木川当地现在要在这里唱出大戏!魏辅唐虽是这场戏的主角,却无缘观瞻。他的那个“少校参谋主任”徐种德却有幸看到了,但据说那个老人家却异乎寻常地少言寡语。

到如今,那个会说“Good night"的老农也已故去多年了。

不过,他留下了一座“种德书屋”,那匾额是叶广芩题的。书屋现由他的后人打理,以与青木川有关的事物为营生。所售出的书籍、物件上都烙有种德老人的印迹。旅游观光现在是青木川的经济主体,看起来大家过得挺滋润。

在细雨中漫步走过“风雨桥”,流连在青木川老街,似乎还能觉得出这里昔日的繁华与平静。只是在这里游走着的都是诸如我等的观光客。观光客们兴致勃地游走在被称作“回龙场”的老街上,嘴里吃着核桃饼,手上还指指划划,其间不乏笑叫之声,举止间时时显露出意犹未尽、有几分恋恋不舍。老街上店铺或居家里的人,除了对如织的游客投以纯朴和善的笑意,就是静静地坐在屋檐下的小木凳上,看着一波波穿红挂绿的各色游客如蜂如蝶地从眼前飘飘而过,冷眼目送着游人们穿棱于风雨廊桥,流连在新街、老街。

在风雨桥上,越过新街可远远望见魏氏宅院,魏宅门前那棵浓密的柳树垂下的条条丝绦,在昨晚就已到来的轻风细雨中轻轻摇曳着。一转身可见老街,老街顶上便是辅仁中学。这是假期,当然也听不到平时那朗朗的读书声了。

细雨中,连我在内的游人们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青木川,其实青木川也在观赏着这些从山外飘来的游人。

立身廊桥,可见清流从脚下淙淙而过,那水流蜿蜿转转消失在远处轻雾之中,轻雾的后面隐隐约约有些群山的影子。

癫痫病都有哪些病因癫痫病应怎么治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不武汉市哪有专治小儿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