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涅槃】近视问题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
1.   我的学历不高,视力却不好。我知道,这一点让我有点难以启齿,只是事实就是这样了,我也无可奈何。随着戴眼镜的时间愈发的长久,我也有些习惯每天早晨醒来之后,顺手就去摸索着床头的眼镜盒。   当然,我不是天生就近视。相反,在儿童时代,我的视力在所有小伙伴中,还算是不错的。至少,不管是在夜晚打着矿灯去捉鱼,对着星空寻找着星座,还是爬上高山远眺雾霭的村庄,总有着不俗的表现。   这一切的境况,直到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才有所改变。   倒不是说,我小学的时候读书非常的努力,每天晚上在家里挑灯夜战。在我的记忆中,小学时代的作业很少。几乎是每天的晚上,给我印象最深的,都是和同学一起在街道上玩耍。有时候,就是不知道玩些什么,依然在街道上随意的闲逛着。对于整个小镇的了解,即便是比起那些老年人来,也不弱多少。   而且,每到周末的时间,也是三五人约好了,骑着自行车,或者是到山野间游玩,或者是到偏僻的村落感受每一个村的人情风貌。   当然了,那会儿,我恐怕还不知道所谓的踏青、寻找文化遗迹这样的名词,但是,大抵上做的就是这些了。诸如哪个地方的山最陡峭,哪个地方的水最清澈,又或者是哪一处的寺庙里的老和尚最是和蔼,哪一村的牌坊最是古朴,等等,足以说明小学时代的悠闲时间,是非常充裕的。   此外,也不是我在看书、写字的时候,姿势不正确之类而引起的近视。   作业少,所以写的字并不多。唯一有深刻印象的,还是在二年级的时候,参加了一次全镇小学生的铅笔字比赛。大概是全班的同学里,我写的字,还算是工整吧,被班主任点名参加。之后的,所有关于练字的印象,就显得比较的辛苦了。不过,一旦开始所谓的练字,老师对于写字的姿态,以及握笔的姿势之类的,就提点得非常的及时和严格。而且,作为二年级的学生,认识的字词,其实也不多,写来写去,就那么几个,时常是按照每一周练习多少字,来安排任务的。但凡是这一周的任务,完成得漂亮的话,那么,下一周练习的字数,就少了。   至于看书、看电视之类的,小时候的我,并不喜欢。家里在我念四年级之前,是没有电视机的。我也没有捧着饭碗到邻居家看动画片的习惯。反而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写字作业很少,读书、背书的作业,相对来说还有不少,一般的,还得让家长检查和签字。   可以说,我的小学时代,几乎都是跟随着爷爷一起生活的,父母大多不在身边。爷爷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所以,每一次的读书完成之后的签名,都是我自个儿随意画个名字就唬弄过去了。渐渐的,连读书的次数,都在减少。老师检查背书的时候,基本上会从第一桌开始,然后,我就坐在最后一桌,匆匆忙忙地翻到要背的那一页,开始强记,等轮到我的时候,站起身来,叽里呱啦地把自己刚记下的内容复述一遍,就能勉强过关。或许,在我坐下之后,就会不背诵的内容给忘了。   这在当时的我看来,却是一件无比拉风的事情。   所以,大体上,我分析着,我的近视,应该从我迷上街机开始。   也许,对于现在的孩子而言,街机两个字并不熟悉。但是,我读小学的那个年代,却是一个街机泛滥的年代。整个小镇上,光是街机的游戏店,就有着六七家之多。即便是到了现在,也还有着两家营业着。虽然光顾的人数上,和早些年相比,相差甚远,但其影响力,依然广泛而深远。   闲着的时候,我还和媳妇一起,进入过街机游戏厅。我会去玩一会儿街霸、快打三代、雷龙、三国志之类的经典游戏,而媳妇则是在一旁专心致志的玩几把苹果机。身边坐着的人,大多是小孩子。有的是初中生,有的是小学生。在进入街机游戏厅之前,门口写着八个粉笔字: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只是字迹已经在风吹日晒下斑驳不堪。   我念小学的那会儿,也是这样。游戏厅老板是知道小孩子不能沉迷于这样的游戏的,学校的老师也会嘱咐我们,放学后不要去玩街机,奈何,在我们看来,街机的魅力,岂是学习可以比拟的?   如果不是这么多少年儿童,站在街机的面前,游戏厅又怎么能维持得下去。所以,游戏厅的老板,对于孩子们的到来,很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依然出售着用来玩游戏的铜板。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处于好奇的阶段,就是喜欢随意的操控着屏幕里的小人,做着各种动作,进行着闯关、战斗。不同的操控方式,人物所做出来的举动,以及攻击出来的招式,都不一样。有的非常的平实、耐用,有的也极尽华丽,让人心驰神往。   当然了,每一个“大招”的使用,都是需要不断的练习手法,才能逐渐的掌握的。这让我口袋里的钱币,尽数的换成了铜板,又尽数的投入到了街机之中。   渐渐的,当我们对某一项游戏习惯了操作,并且熟练闯关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时常会猜测着,这游戏的下一关,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会有着如何的守关人员,有多少彪悍的战斗值。   奈何,对于我来说,当时的零花钱并不多,不足以维持我在街机上的消耗。想要不断地玩下去,就只能是你操控的人物没有死亡,又或者是死亡的名额没有满。再不济,就是重新地投入一个铜板,选择让角色人物复活。如此,游戏才能继续。   所以,五毛的零花钱,能换取三个铜板,在目前看来,的确是非常廉价的,但是就当时的我而言,也无非是每天放学后玩个一把、两把的,很难做到尽兴,甚至于是闯通关之类的。   不过,这也难不倒我。我就经常的在自己口袋里空空如也的时间里,也守候在游戏厅里,看着别人玩。总有比我有钱的人,又或者是比我技术好的人,玩到一些我从未闯入过的关卡。这是一个让我预先了解场景,乃至于是人物出场、武力值、战斗方式的机会。   有许多时候,我还能不耻下问的,和别人请教,怎么样来发一个大招,怎么样配合才能尽大可能的闯关成功。我时常在想,如果我当时把这股劲儿用在学习上,取得的成绩会不会更好。尽管,当年在小学的时候,学习成绩也不差。   只是,这一切都是设想而已。   当时间来到六年级,我依然还坐在教室中的最后一排。这个时候,我逐渐的感受到,看老师写在黑板上的粉笔字,越来越是吃力了,那模糊的感觉,朦朦胧胧的,仿佛教室里的世界,蒙上了一层面纱。   有一次,和父亲提起,这才去了一家眼镜店,佩戴上了人生的第一副眼镜。我清楚的记得,那眼镜的度数是一百五十。那个时候,父亲让我多注意保护视力。只是,我在意的不多。总感觉,保护视力之类的,岂不就是跟每日课堂上,做的眼保健操一样吗?都是应付一下,形式主义而已。   于是乎,这副眼镜,陪伴着我进入到了初中。   或许是因为初中的学业,忽然的加重了不少,不管是从书本的量上,还是从课程的安排上,又或者是从作业数量,以及读书带来的诸多压力上,都有了可观的变化,在用眼的保护上,就愈发的疏忽了。   我常说,我已经习惯了佩戴眼镜,就好像是习惯了,从六年级的一百五十度,到初中毕业的时候变成了三百五十度,再到高中毕业的时候,达到了四百多度,一切都是在悄然之间的增长。   而在戴着眼镜的生活里,麻烦肯定是有。读书的时候,参加体育课,倒是还好,一般的跑步、跳远、做操之类的,麻烦都不太明显,反而是打篮球的时候,最能感受到戴着眼镜的痛苦。我就有一个高中的同学,近视的程度达到了七百多,因为有时候,打篮球的过程中,眼镜会被篮球磕到,只是,一旦去掉眼镜,两个人相距三四米,传球过去,直接击中了他的脑袋,他依然会看不清楚。   此外,游泳、洗澡的时候,戴眼镜所带来的麻烦,就更是明显了。有一次,吃火锅的时候,菜还没下,就感受到自己的眼前一片的茫茫。此外,从空调间里走出户外,第一个要做的,是要去拭擦眼镜片,若不然,等待着你的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所以,哪怕是习惯了佩戴眼镜,哪怕是有人经常的提起,佩戴着眼镜还挺好看的,我也曾苦恼过,如果没有近视,没有透过薄薄的镜片去看人,看这个世界,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2.   女儿今年三岁,如果按照周岁来算,还不满二周。   我媳妇经常的说,看着朵朵(女儿小名)的五官,最为满意的地方,恐怕就是眼睛了,很大,很有神。我知道,女儿的眼睛长得像她妈妈,其余的则是像我居多。无怪乎媳妇会经常性的得意。只是,朵朵的眼睛看着,的确漂亮。睫毛很长,眼睛眨巴眨巴的,就很是可爱,而瞳仁黑色的部分很大,颜色很深,看起人来,也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不过,女儿最近喜欢上了玩手机。   手机里有很多女儿的相片,以及录像。在我家里,电视基本上不开,我和媳妇鲜少有坐着看电视的习惯。大凡是有喜欢的电视剧、节目之类的,也多是从电脑上看,省去了许多看广告的时间。   在见到电脑的时候,朵朵会习惯性的喊“外婆”。就朵朵接触到电脑的时间而言,大多数都是和她外婆视频的时候。其余的时间里,朵朵也不太会对电脑产生兴趣。曾经,媳妇给朵朵在电脑上,放过一些动画片,像是蜡笔小新、喜洋洋之类的,都有。奈何,朵朵更在意的是粘人,让你抱着她,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节目画面上。   我想,这一点恐怕和家中很少开电视有关。至少,我的几个朋友家中的小孩,还是相对来说比较馋动画片的。   而手机中的录像,拍摄的场景、人物,基本上都是和朵朵相关。有时候,我们自己看着,也会开心的一乐。像是朵朵又哭又闹的时候,又或者是尿裤子、玩耍得忘乎所以等等,这些录像视频用来记录孩子的成长,还是很有意思的。   或许,就是因为录像中的人,是她自己的缘故,不爱看动画片的朵朵,对于手机中的录像,却总是能够看得专心致志。尤其是在近阶段,晚上躺在床上了,朵朵还会喊着“录像看看”。四个字的发音,对于目前的朵朵而言,相当的不容易。一般的,她都是说两个字,或者三个字。偶尔的出现一些长的语言,那就是“小孩子的世界,你听不懂”了。   可是,“录像看看”四个字,朵朵却能够说得非常的清晰。   当然,不是说我不建议女儿躺着看录像中的自己,并且流露出一脸欢乐的样子。在之前的时间里,朵朵就经常的玩手机。可以说,对于媳妇的手机,我摆弄起来,都没有她来得熟悉。她这么小,竟然就会自己开机、关机,并且知道点哪里,会出现自己的图像,会有录像可以看。   每看完一段录像,她的小手,还会在手机屏幕上自然而娴熟地滑动,抵达下一个录像的图标,或者是直接的点击重新播放、暂停、快进等按钮。总而言之,若是忽略她的年纪,可以看作这个手机就是她的。   只是,朵朵有一个习惯很不好,那就手机的屏幕并不大,而她看的时候,总喜欢把手机举到自己的眼睛跟前。尤其是在晚上睡觉之前,房间里熄灯之后,手机上的光亮,对于孩子来说,的确是有些太过刺眼。   我和媳妇,“骗”过朵朵几次,说是手机没电了,又或者是手机也需要休息了,等等。有时候,急了,媳妇也会冲着朵朵喊,你看,爸爸戴眼镜的,每天起床洗脸都很麻烦,你难道要和爸爸一样?只是朵朵依然不愿意放开手机,她完全就不知道,什么叫作“近视”。一拿掉手机,她就是哭,就好像是被抢走了喜欢的玩具。而后,次数多了,也的确是有手机没电的时候。这不,朵朵会自己尝试着开机,实在是打不开光亮之后,情绪倒也会逐渐地安静下来。如此,为了哄一下小朵朵,每次睡觉之前,媳妇总归是直接的把手机里的电池给卸下来的居多。   媳妇总说,孩子太小,和她讲保护视力之类的,完全是行不通的。我们做大人的,需要时时的看护着点儿。   而对于一个还未满两周岁的孩子来说,如果视力真的有损,那她今后所看到的世界,会不会还和期待中的一样?      3.   一个相熟的朋友,办了一个辅导班,针对的是小学生群体。   我生活的地方是浙江沿海的一个小镇,镇上的许多成年人,都是外出做生意的居多。家里有小孩子的,一旦到了上学的年纪,基本上就都是放在小镇上,让爷爷奶奶带着。这就像是我念小学的时候,归我爷爷管一样。   只是,现在的小学生,作业繁多,至少,远要比我念书那会儿多出不少。而且,我看到过小学生的书包,有些都能够沉重到压弯了小孩子的腰。暂且不说辅导书之类的盛行,光是学校里规定发下来的书本,就要远超我念书的年代。   所以,针对小学生作业辅导,外加周末补习一些作文、奥数之类的辅导班,就应运而生了,并且在小镇上颇有市场。   我家就住在小学的附近,时常的,会和媳妇一起带着朵朵,去朋友家的辅导班里坐坐。一来,朵朵喜欢有小孩子多的地方;二来,辅导班中的多数学生,也不是安分的主。如果我和媳妇有空的话,倒是能够帮上一点儿小忙。   整个辅导班,大约有二十来名的学生,所念的年纪,几乎从一到六,都有。   每一个年纪的作业也是不尽相同,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多。我鲜少有看到,有谁是在晚上七点之前,就能够顺利完成当天作业的。大部分的人,都需要做到八点钟左右。有的,或者是当天的作业实在是多,或者是因为其本身学习成绩不好,询问的题目太多,又或者是干脆的对作文、写字速度不够快,总之,就是经常有学生等到晚上九点多了,还没有完成当天作业的。爷爷奶奶来辅导班接人,也只好是陪伴着,等着。 西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儿童服用丙戊酸钠有效吗昆明治疗癫痫哪里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羔疯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