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醒(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官场小说

这些天来,随着天气的转冷,我也变懒了些,一下班回来,就懒得动身,醒来也懒得动脑了,慢慢黑夜里,看着时光静静流淌,是浪费,还是忏悔,我都不愿再想了。

又是一个周未,因为天冷,也就哪都不想去,静坐在被子里,看着手机上的电视,饿了就吃点夜里买回来的零食,困了就再睡一觉。在梦里,想到好容易等来的周末,就这样白白地浪废了,我再也忍不住哭泣了。

回望今年,自从走出父亲去逝世的阴影后,我感觉整个人都变懒了,不想见朋友,不想见亲人,总是一个人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最后连自己唯一的喜爱也丢,感觉整个人都被自己掏空了,剩下一个空想的自己,只会在被子里默默地哭泣。

还能哭泣,说明自己还活着,可是一畏的忏悔,不去实际行动,这又有何用。日子,我是看着一天一天的少去,自己也在一天一天的老去,从前因为自己小,叫大长,可一个年过三十的自己,便叫老去了。

如果,我想带着一生的遗憾老去,我便大可不必活了,因为活着也是白活了,与其浪费着,不如省下来,留给需要的人。

这样一天过去了,我盼的自由的白昼,我还是无情的交给了黑暗,也许,我早已习惯了黑暗的软弱,不必去看清每一张脸,每一件有有棱廓的物体,就不必动用自己的脑力了。

黑暗,真好,它可以盖住一切我不想看到东西,也包括自己,我也习惯了,不想去问这是为什么,静静的,一个人聆听黑暗的影子,也聆听自己的颤抖的心跳。

写下这些心扉,一个孤独人的心扉,就像打开的一扇窗,一扇通往黑夜的窗,它既寄托了自己的希望,也载上了自己的绝望。

有时,像花开的纷香,随着寒露沉淀在这个静静的土地上,等清晨的散去的迷雾,冬阳里,它便回归了土壤里。

夜幕落下,一切都回归在沉默里,连寒风也在灯火下沉默了,只见寒光里,剩下静静的冷淡。我问自己,今夜还有什么,要告诉自己的。

我还在犹豫,徘徊不前时,就感觉到自己是彻底的输给了生活,看看,十年的梦想,说没就没了,如今,我是靠什么活着,我都不知道了,每天的日子,就像天空一样空虚,夜里还会寂寞沙洲冷。

入冬来,这天空就是这样了,灰朦朦的,不见太阳,泠风里,也不见雨影,屋里屋外,只感觉一个字,冷,冷,冷。又是一个新月的夜班,人生的憔悴都写在了脸上,尤其是下班那刻,走在自由的厂外,除了闻到一脸的叹息,那纷发,就像故乡里盛开的雪梅,记得,小时候,母亲说,长大了,你要像朵雪梅,越是寒冷的季节,你越是又绽放。

是啊!每每想起,我又何偿不想了,只是,这黑夜太黑暗了,我又是孤独的一个人,在千里外的一个异乡,我能感觉到自己害怕了,就像我犹豫了半天,也不愿提走笔来,因为,我怕自己写不出了,坐在床上,只会干急着,一会捶打着墙壁,呯呯的响声,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理智,这整栋楼,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住是的,这深更半夜了,也不怕吓着了别人了。

今早下班回来,我又去逛路口超市了,买了一大袋零食回来,当然,口袋里又少了一张百元的钞票,在路上,我就问自己,如今这钱值什么了,看着自己拎着这一袋零食,我便自嘲说,就值这些了。

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很饿了,不知为何,看着坐上这一大袋零食时,我又不想吃了,自己傻傻的坐在床上,窗外是灰沉沉的,好像傍晚了。不知道,是自己怕冷不愿起来,宁愿饿着肚子坐在床上,也不愿,起来吃点东西。

静静的,仿若浮云,一动也不动了,傻了像只鸵鸟,偶到危险,只会把头埋起来,以为这样两耳不问身边事,就可化解危机了。又呆了像根木头,完全被生活给麻痹了,连呼吸的叹息也不会了。

悠悠我心,总是这样思之若离,想之不得,这太已一样的世界,就像水中的游鱼,清澈里,游过来,转过去的,晃动的水波,尤如浮云。

还在昨天,我便已是沉醉了,我不是一个嗜酒的人,可我就想着酒的味道,尤其是那看似冰冷的白酒,吃下后,那股火热的劲儿,像热血一样走遍了全身,浮生醉梦里,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自己,我要的那就那股子劲儿。

今天又怎么了,醒来爬起了三次,动笔了三次,苦想了半天,开了一次头,写了到两行,还是把它给删了,再想动笔,连开起灵力的钥匙也不见了,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想起昨天夜里,我吃过晚饭,一个人静坐在厂区的一角,我看过时间,离上班还尚早,我也是起来的早,又早饿了肚子,这才提前来到厂里吃晚饭,谁知,难吃的晚饭,没吃几口就饱了,这让我想起小桥的说的,如今的食堂是好一顿,坏一顿的,看看盘中的剩菜,焦黄的枯燥,那还有食欲了。

从我眼里闪过的身影,一个个都是无精打彩的,除了脚步托地的声音,大家都像是沉默了,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夜班是沉重的,煎熬的,可我还是像只陀螺一样,从年头转到年尾,不知为何,小时候玩过的东西那么多,为何就单单提起了陀螺,也许,是它太像生活了,或是,生活太像它了。

白天,我躺在床上,翻阅了新闻上的视频,阅读了几段外国人看中国的视频,说我们国家是多么的好了,当时的心里也是很高兴的,可是,当我一想到我身边的人和事,都是这么坚难的活着,我真不知道,我们的国家是强了,还是好了。我只知道,能够活着,就不易了。

其实,在我们这这窄小空间里,我们就好像是只坐井观天的青蛙,每天除了重复的工作,三点一线的日子,与牢笼的生活是差不多的。这便算,我对生活的全部的认知吧。

在这失眠的傍晚,我好像忘记了什么,每一次上完夜班,在昏昏沉沉的时间里,我像患得患失的一个人,都说,熬夜是伤神的,可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我必须得活下去。

冬天的傍晚,黑得早,时间没到,我就醒来了,看着黑漆漆的窗外,我本不想开灯的,因为,我喜欢呆在黑暗里看世界,可是,这不怕冷的蚊子,还是夺走了我的世界。

开起灯的世界,是那么明了,我甚至可以看清小屋里的角角落落,还有那只逃命的蚊子,以为躲在了桌子底下的黑暗处,我就看不见它了,只是,我不愿去和它计较吧!

这原本是个清静的地方,不知为何,心会这么紊乱,脑海里像是一团翻滚的海浪,一浪拍着一浪,都不知道,自己会飘向何方。

说好的,静静心来看小说,可是又没翻到两页,就一个黑字也看不进了,在迷迷糊糊的视线里,它们像一只只乱窜的蚂蚁,游走在书页上的字里行间。不得已,只能是放下了,可又不想睡下,小说,也已有半月没写了,至那篇写了半年的小说,投出去没加精时,我就失望到今了。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只因自己喜欢,又可以打发寂寞的时间,加上其间的阴差阳错,我又是一个心无所定的人,为了一时的心血,才误了此途。

其实,也是它,让我寻找到了活着的信仰,想想在这繁华又迷惑的世上,如果不是它,以我此时此刻的处境,我怕是一分钟都活不下去了。

失望,与迷茫,忧伤与犹豫,游走在它们的路上,我是那么的胆战心惊,又是那么诚惶诚恐的游走,我真的是好累好累了。

希望,与失望总是并存的,可我总感觉,在我这十年的生活里,我总是活在了失望的影阴里,就是走不出来。希望,对我来说,仿佛就是一块浮云,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触不可及。

看到了软弱的自己,心里的不甘心,咽不下去,又如何,就因为我的软弱无能,才有了今天的无言可诉,我不仅害了自己,更是害了我们父母亲,我说过,将来,要给他们幸福的生活。

如果,世界像一个童话,那该有多好。也许,我就不用这么自责了。

这两日的冬天,天气似乎有些回暖了,虽然,白日里,我们不总么见面,可在早晚的出行里,并没有那么冷似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冬天,再怎么折腾,还是冬天了。

看着这一轮轮的暖活的冬阳,因为熬夜的所迫,我们不得不一次次的擦肩而过,这就好像缘分了,只可惜,我们总是缘浅份少的,不过,想想,每天还能见上一面,也算心满意足了。

昨晚,又到了月度的大朝礼,我们原本不想去的,因为是夜里,天黑看不见,大领导也不好挨个去点,不来的,也当算隐藏在黑夜里了。只因我们家胖子,非拿着鸡毛当令箭,还记得上个月,那晚我们没来,回来,并通通的说了我们一顿,犹豫再三,还是随小桥来了。

一转眼,又到了年未了,听着老总为我们作了一年的回顾,然后,就想到自己在这一年里的所得,除了患得患失的日子,我好像真没所得了。

夜里,我们三个又去仓库帮忙了,小桥还在想,这个夜班,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这已经是借出仓库四天了。原本晚班的库仓不忙的,只因胖子与仓库的职长是老乡,我们又是常来帮忙的,又只因在夜里,仓库也没个大领导的,仓库的职长老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这几夜,与其说是来帮忙的,不如说是来混日子的,一个晚上就干了那么两三小时的活,其余时间,我们在仓库不是看电视,玩游戏,就是睡觉,比起在车间,没日没夜的干活,无言也许是最好的欣慰。

混日子,就只为了这一日三餐,日复一日的,不知不觉,又是三年过去了,乍眼我也三十了,还是这般的过着,有时,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看到梦想一点的迷失,还不如十年前的自己,那时是活得多么有理想,想想如今,活着真像一条可怜虫。

有时候,我也感觉到了,忏悔多了,也就习惯了,除了流流泪,一觉醒来,还是过着昨天的日子,三年就如同一日,也算是活出了奇葩,说多了都是罪过,还不如,就此沉浸在这黑夜里,不闻不问,不吵不闹。

又是初冬的周末,除了天冷,天空还多了一道尘影,远远看去,朦朦胧胧的,好像还没睡醒来的样子。回来的我,静静坐在小屋里,不知何所事,干等着冬阳出来,又慢慢问自己,冬阳出来了,又关我啥事了。说起这句话,这些年来,常常挂在嘴边,不知不觉,也就成了口头啴了。

也许是等久了,我便睡着了,其实,在上夜班的日子里,睡着了也是常事的,从我冲完凉那一刻起,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出半刻,准能昏昏睡去,黑夜的疲惫,还是一刻也没放过我了。

想想,何常又放过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放过的人,又怎能去怨别人对自己的冷淡了,再想想,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感情上,受到的种种冷谈,久而久之,我也习已为常了,因为,我知道了,我越怕什么,明天准来什么,所以,已过了这么多年的挫折,说是麻痹,其实还是逃不出自己的软弱。

我曾在微信上留言,自己不是在黑暗里站起来,就是在黑暗中倒下,然后再添了一张夜空里的照片,这照片是在厂区里拍的,照片里,有几颗发光的星星,当时,我坐在石凳上休息,因白天没睡好,精神特别的差,就随手拍了这么一张照片,写了这么一句留言。

周未里,我不愿么睡,怕晚上又睡不着,便此我也醒来了。想起那次夜班倒白班的时候,我不是大睡了几个晚上,才补回了这半个月失去的睡眠。但是,留在身上的麻烦,是怎么了去不掉的。

这么温暖的太阳,本想久呆一会的,只因风大,又来个不停的,似乎它也有意根我争个宠似的,只可惜,我这人,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从来不喜欢去争,所以,活到现在,我都是孤独的一个人,因为,我向往的,就是一个自由自在,与世无争的生活,而世人眼中的生活,就是一个无形的笼子,我只是偏向那只独特的猪仔而已。

从走进来的那刻,我也明白,弱者不会因为有一颗不甘的心,而会变成强者,就如披着羊皮的狼,也伪装不了它的贪婪,我一心向往的强者,与我本性是不合的,因为,自己的种种行为,都证明自己就是一个弱者,有所抵抗,那也只能算是正常的反应,熟话说,狗急了不有跳墙的时候,何况是一个大活人了。

弱者,有他的孤僻性,只可少许,若是太强,无意于,等同自焚。想想在这繁华纷争的世界,似乱非乱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会因文明而,看似大家相敬如宾,其实是在保持一定的距离,这隐形的距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与我们是离不开的。

近来的一段时间,因为夜班的劳累,我像沉默了许久,都好像是一场许久的梦,当梦醒了,我还是原来的那个落拓的我。

如果,人生真像一场梦,我愿一生一世都活在梦里,可能是自己失望太久了,对生活,对自己都失去了兴趣,对什么都渐渐谈了,对世态炎凉,对别人的冷落,都仿佛是如此吧!

每当我醒来,看着虚假的电视剧,乐哈哈的像个傻子似的,宁静中只不过,多了一道淡淡的泪水,看到泪水滴落在无声无息的小屋里,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自己更凄凉了。

又是半年多沉沦,我以为卸载了游戏,我就会回归正轨上了,可是,在那天夜里,我问自己,什么是正轨,什么是弯路,什么是可做的,什么是不可做的,我望了一夜的天空,还是说不出来,我是迷惑了,彻底的迷失了自己。

沈阳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癫痫病难治疗不?江西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