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多情的鸽子(外二篇)

    一、多情的鸽子引子:冷冷的北风,吹醒了尘世中迷途的鸽子,是谁?在呼唤着你的名字。我站在北风飒沨的洮儿河畔,细细地品味着风与雪的飘扬,干涸的河床拽裂出黑与白的真理。北风的问,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厨房里的坛坛罐罐(散文)

    早上炒了个白菜丝,入口的时候,酸酸甜甜的,怎么会是这个味道?回到厨房,看到山西老醋的瓶子静静地立于操作台上,台阶式调料架上的坛坛罐罐的顺序已经改变了,难怪会错将老醋当酱油使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樊家表伯(散文)

    总有一些人难以忘记,樊家表伯就是其中一个。樊家表伯是我的邻居,大名樊家成,今年九十岁了。因为背一直驼着,一河两岸的人背地里便叫他“背锅儿”。有一年秋天,樊家表伯分到妇女一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孤啸】老家的柿树(散文)

    我不欣赏河南著名书法家陈天然的字,但却十分欣赏他老人家对字的自喻:我的字就像老家的柿树。我是农家出身,我理解天然老对柿树的感情。大概有着老辈子情结的人,都会理解天然老对柿树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遭遇失眠(散文)

    (一)我没有什么时候比最近几天更害怕夜晚。夜晚的嚣张和狂虐被无限地放大,我身躺着,可思想并不曾躺着,混沌迷惘、漫无目的,等到了夜的尽头,我常常是疲惫不堪、精疲力竭。该有睡眠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乡】山村里的年味(散文)

    过年,历来是全家团聚的节日,而且也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传统佳节。一到过年,什么东西都可以放下,什么事情都可以推到年后再说,民间也就有一句俗语,叫做“叫花子都要过年”。呆在城里过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最熟悉的陌生人(散文)

    在网站浏览文章的时候,知道了老朋友曾是刀客仙逝的消息。接着又审核了几篇相关的文章,审核的时候,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痛楚。看着一篇篇悼念的文章,我心里很沉。追忆,思念,相思。红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草舍散文】岁如水,文如风

    来如水,逝如风……都说南方四季缺秋,我疑惑。或许我一直每到秋天,总全身心沉浸其中,迷恋不已。直到这个秋天,我更是为其痴狂。终于发现,这秋实在太快、太短,一场秋雨却是道别语一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浅吟】墙

    黎诺不明白,她为何会在这样的男人身上,挥霍着大把的青春。她的一次次宽容和妥协,没有挽回属于她的爱情,反而让她本该是端坐在象牙塔内高贵的女人,变得如早市地摊上廉价的内衣,被司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车轮滚滚 岁月有痕

    摘要:我依然喜欢坐这种从从容容的慢时光火车。因为,车厢里有我最爱吃的卤鸡腿、卤肘子和入口即化的德州扒鸡。或许,还可以他乡遇故知。 有...[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