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盲道(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炎炎夏日,中午时分,火红的太阳还高挂在天空,酷暑难耐,路上行人汗流浃背。可老天的脸,孩儿的面,说变就变,接近傍晚时分,一阵狂风袭来,黑云压城,顷刻间,电闪雷鸣,滂沱大雨开始肆虐起来,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因没看天气预告,所以,早上,匆匆忙忙出门时,看着天气挺好,就没带雨具。你说这老天下起雨来,还很凶的,硕大的雨点,成串的雨柱,铺天盖地倾盆而下,无情地砸向行人,砸向大地。

我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躲到路边的房檐下。我与路人一起无奈地看着眼前瓢泼的雨帘,大雨不知疲倦无止境地下着,霎时,房檐间、楼顶上均架起了瀑布,飞流直下。宽阔的大街上积水越聚越多,变成了一条条小溪流。雨越下越大,越来越急,渐渐地,小溪流又汇集在一起,大街上便水流成河了。我被迫站在房檐下,欣赏着滔滔大雨的街景。突然,从那雨柱的缝隙间,看到一个男性老者,背着挎包,一只手拄着一根长长的棍子,似拐杖,又似探路器。一只手向前探索者,四平八稳地走在路边的盲道上。

真乃是,任凭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

众所周知,盲道是由两类砖在人行道上铺就而成。一类是直条状突起砖,用于铺直道,一类是点状突起砖,用于铺拐弯处。盲道为盲人行走专用道路。可在现实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这位老者浑身上下已然湿透,但还在沿着盲道,倔强地继续向前行走。只见前面盲道上放有五、六辆共享单车,老者拐杖触碰到单车,便想变道,不知怎么,脚下一滑,“扑通”一声,与那几辆共享单车一起摔倒在泥水中,实现了名符其实的泥水共享。啊!这是一位盲人,我终于明白了。一股同情心悠然而生,我赶忙跑过去,在疾风暴雨中,把倒在共享单车上的老者搀扶起来,引领到路边的房檐下避雨。瞬间,雨水也湿透了我的全身。

雨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我便与老者攀谈起来。我问老者道:“你这是去哪里?”老者用手捋了捋头上的雨水,答道:“回家。”我听老者口音,不像本地人,于是,我又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吧?家住那里?”老者说:“我是上党人,大山里的。在城里租房子住。”

我与老者攀谈中,得知老者有家室,老婆是明眼人,可腿有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还育有一女,为健全人,现已长大成人,已嫁人为妻又为母,现在老家务农。老者天生眼盲,五岁时,迫于生活,他父母将他送到城里,拜在一位盲艺人膝下,学习说书。盲人大都心聪耳灵,记忆力超强。十多岁时,便会说数十种书,有历史的、神话的、现代的,有《四郎探母》、《呼延庆打擂》,有《西游记》、《封神演义》,有《西厢记》等等,荤素都有,一个月下来,不会重样。四十岁前在县里盲人说书队。那时候,科技比较落后,生活比较单调,没有电视机等现代化装备。说书很热闹,围看的人很多。随着日月流逝,社会发展,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了,逐渐地,看说书的人越来越少。四十岁后被迫改行,因盲人说书队解散了,为了活计,又重新拜师学艺,学了按摩,先在家乡按摩。为多挣点钱,养家糊口,把女儿放在老家,由孩子爷爷奶奶照顾,他与老伴来到城里,去了一家按摩所工作,一个月可挣一千多元。平日里老婆是他的眼,他是老婆的腿,天长日久,一对残疾人相依为伴,相互照应。不时地给老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寄点钱,以尽孝道。

我仰头望了望雨雾茫茫的天空,大雨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我与老者继续攀谈。我说:“你怎么不和老伴一起出来呀?”老者说:“老伴这两天感冒了,行动也不便,我出来办点事,也就三、五站地远,谁知遇到大雨。再说,现在这盲道也变了样,人心也变了味,挡道的不是自行车,就是汽车。”

老者的话,不无道理。记得在数十年前,一般的街道没有盲道,只有在那宽敞的大街才有盲道,可那时候风清气正,所有盲道,畅通无阻,一气便可走到头。现在,宽窄大街,盲道尽有,可有一些人利欲熏心,自私自利,视别人利益而不见。虽然盲道多了,但是,却有共享单车、电动车、小汽车、小商小贩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霸占着盲道。一个盲人顺着盲道走,总会让你摔几个跟头,碰个鼻青脸肿,也极难顺利走到头。

真乃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曾记得,还有一次,在秋风习习的一天,一位盲人小心翼翼地走在大街的盲人道上,突然,一位小伙子不知有什么着急事,大步流星地迎面走来,眼睛却不时地看着机动车道。“咚”地一声,与盲人撞了一个满怀,盲人仰面倒在地上,小伙子压在盲人身上。这小伙子爬起来后,嘴里嘟嘟囔囔地骂道:“你娘的,这么宽敞的马路,你瞎眼了。”盲人躺在地上,回道:“是啊,我娘生下我,就瞎了眼,那你也瞎了眼吗?”小伙子一听此话,怒气横生,骂道:“你个瞎眼老头,胆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盲人跟前,抡起拳头,正要砸下去的时候,盲人眨了眨泛白的眼睛,霎时,小伙子愣住了,果真是一盲人。小伙子羞愧难当,脸颊红了起来,自觉地放下拳头,良心发现,是自己没在意,占有了盲道。赶忙用那有力的双手,把盲人搀扶起来,嘴里连声说道:“对不起啊!大叔。对不起啊!”并帮着把盲人身上的灰尘拍了拍。盲人笑着说:“没关系,跌倒了,爬起来就行了。这事,我经的多了。年轻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没事,你去忙吧。”小伙子又说了一声“对不起”,掉转身躯,惭愧地走了。

“雨还在下吗?”盲人老者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看到,滂沱大雨走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仍在下着。我回道:“雨还在下,不过,小了许多。再等会吧。”接着,我又问老者道:“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在外面继续打工吗?”老者说:“再干个三两年,就不干了。家里人也想让我回去。”停了一会,老者说:“其实我不喜欢做按摩工作,这是生活所迫。我还是喜欢说书,不管怎么样,说书是咱们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盲艺人越来越少,缺乏继承人,都快失传了。”我随口说道:“那你现在还会说书吗?我想,你都忘了吧。”老者爽朗地说:“会,说书,这辈子也难忘。在按摩所,我给病人按摩时,经常给他们说一段,调节气氛。那些来按摩的病人听后,乐哈哈的,高兴的很。”我说:“我不信,这么长时间了,还能记住。”老者有些不服气地说:“你不信,我给你来段,怎么样?”我说:“可以。”老者又说:“荤的素的?你说?”我说:“你看这大街上,过往行人很多,还是素的吧。”

霎时,老者精神焕发起来,轻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说道:“好吧,我给你说一段。听好啊!”

“啪啪、啪啪。”老者轻拍了几下巴掌。开口说道:“看官听官先生们,说书不说书,先来诗一首。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白天吃的一锅饭,晚上睡的一个枕头。诸位,请听我慢慢道来,梁山伯,祝英台,后面跟着一个马文才……这江山风雨,岁月山河,人生苦短,能有几人看破。大梦一场,只是戏中你我。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咦,有意思,不到十分钟时间,老者眉飞色舞地给我说了个精彩片段。我拍了两下手掌,赞扬老者道:“好、好,说的真是好!”

风停了,雨住了,天上的乌云慢慢散去。我说:“不下了,咱们走吧。”老者说:“好吧,咱们走吧。”我扶着老者,把他送到盲道上,走了一会,我要拐弯了,便站在那里,看着老者往前走去。

我又扭头看了看宽敞的大街上,雨是停了,但满街的积水仍然很多,水流还是不断,在过马路的人行道上以及大街边上,有很多行人在急匆匆地赶路,宽敞的大街上,还是车水马龙,你拥我挤,有一些二百五司机开车很快,即使看见路边行人,也不避让,也不减速,把汽车当飞机开,似箭一样窜了过去,“哗哗哗”地响声不断,泥水四溅,霎时,路边一些行人的脸面变成了包公脸,衣裤变成了泥彩服。行人们愤怒地咒骂着,可那些缺德司机狞笑着,洋洋得意地开着快车,继续用泥水溅弄前面的路边行人,特别是一些穿着长裙的年轻女子,溅的满身是泥水。那些流氓司机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兽性心理。还有一些赶死的司机耀武扬威地开着快车,霸道在非机动车道上,用泥水溅行人。那位盲人老者也未能幸免于难,老者的衣裤也给溅成了泥彩服。霸道车与缺德车相遇,互不相让,堵塞交通,有的竟相互咒骂,大打出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经济发展了,社会前进了,可有些人的道德低下了。这样缺德的行为,屡见不鲜,真让人难以理解。

我回头再看那盲人老者。只见在不远处的盲道上,停有一辆小汽车,老者不小心,又撞到了汽车上,还好没有摔倒。我心想,这盲道上,障碍物处处皆是,这样的走法,走到何时,才能到家。

夏日里,天长夜短,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八时,天已擦黑,各种鸟儿也在归巢。我想,不如送老者一程。于是,我打起精神,快步走到老者面前,说:“这样的盲道,太难走了,老天已开始转黑了,你回到家就太晚了。我送你吧。”老者执拗地说:“不用送,我慢慢走吧。老天对我们盲人来说,白天黑夜都一样。”我还是有点可怜老者,随即向路边招手,叫停一辆出租车。不容老者分说,把老者生拉硬拽地送到出租车后座上,我坐在前面。上车后,司机问去那里,我让老者说了详细地址。司机便开动汽车,向前驶去。

大约十多分钟后,行驶到目的地,出租车停下,我付了十元车钱。我下了车,把老者也慢慢扶下车,按照老者话语指点,把老者送到家门口。我转身往回走。

北方夏季,一场倾盆大雨过后,异常凉爽。走在大街上,心情舒畅,格外惬意。三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只当是散步了。

我走在人行道上,以前不大注意的盲道,现在来看个究竟。长龙似的盲道,修的甚是齐整。可每隔一段路程,便被共享单车、电动车、小汽车、小商小贩占据。这种丑陋现象与我们的社会是多么不协调。这还是盲道吗?我看简直就是绊道、暗道或者是霸道。党和政府给社会创办的公益事业,却被那些无情的小人肆意践踏。我们一个具有五千年灿烂文化的泱泱大国,却被一些道德沦丧之人败坏门庭,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些时时处处以个人私利为重的素质低下之人,真是卑鄙龌龊,在他们心中,良心爱心,被狼叼走了。文明礼貌,被狗吃了。

人在做,天在看。可怜的盲人,生活在最底层,为社会之弱者。为了生计,他们的艰辛付出,往往是常人的数倍。作为盲人,虽然身体残疾,但他们用自己的睿智,即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用说书的艺术,给人们带来多少精神上的欢乐与愉悦,丰富了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发展了,人民逐步走向富裕,说书职业逐步萎缩,直至淘汰。心善的盲人,改行换道,又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利用先进的医疗按摩,为人们的身体带来了康复,换取了多少家庭的笑声。

真乃是,身残志不残。依然有梦想。

我想,我们的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提高了,但是,不要忘了,社会上还存在一些弱势群体。我们这些四肢健全、头脑发达的人们,为什么不能让道于残疾人,还道于盲人。无论是正常人还是残疾人,都要做到相互帮助、相互尊重。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历史悠久传统美德的泱泱大国。假如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人人都献出一片爱,那么,我们的社会一定会更加美好!

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定会有绚丽的彩虹出现。

愿望归愿望,现实归现实。在黄土地上,我们谛听着,我们期盼着。这一天会来吗?

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癫痫病应该怎样护理郑州癫痫病哪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