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八一】第一封情书(散文·家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青春的情愫,像一枚青橄榄,带着一份纯真的青涩,更像一片粉红色的醉意。

太阳还未露头,聒噪的知了躲在院子里那颗茂盛的香樟树上,吵得正赖床的我头昏脑胀,我一骨碌地爬下床,拿起一根细竹竿,对着樟树一顿乱抽,瞬间声息全无,几秒后又卷土重来,恼的我抡起竹竿又对着满墙疯长的爬山虎“哐哐”地发泄。

一旁摘着豇豆的奶奶偷着乐,“阿囡,芒船(知了)也比嫩起得早。”

奶奶说得没错。自从暑假开始,每天睡到日上三杆我才会起床吃早饭,饭后趴在廊檐下那张原色的木茶几上,歪着脑袋,斜着书本心不在焉地写作业,半天光阴稀里糊涂就过去了。

那天午后,我在奶奶唠叨的叮咛中出门找同伴玩。刚走到弄堂口,却见跟我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傻傻地杵在那里,三天了,每天午后差不多这个时间我都会遇到他。瘦高的个子,黑黑的皮肤,学习也差。见到我,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搭讪着,“莲儿,去找小红玩呀?”

我翻个眼,哼一声,骄傲得就像公园里那只漂亮的的小孔雀。

我兀自往前,他却突然窜到我前面,从口袋里掏出个信封,胀红着脸塞到我手里,转身逃也似地跑了。看着他慌里慌张的样子,我吃吃地笑,感觉他脸红时皮肤更黑了。

我好奇地打开信封,上面歪瓜裂枣般的文字看得我直撇嘴,看着看着我便懵了,心跳得“嘣嘣”响,瞄一眼周遭没人,像只受惊的小猫躲在角落里“呜呜”地哭开了。

因为时间太久,依稀记得信的大体内容:

莲,你是我最喜欢的人,你的皮肤好白,你那么漂亮,那么文静,我真得很喜欢你,我用一首歌代表我的心: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的寂寞逃不过你的眼睛;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你让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

虽然我从小刁蛮任性,但父母对我管教很严,很少让我听这些什么情啊爱啊的歌曲,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一首歌,何况一个才小学刚毕业的女孩,除了做作业便是跟同伴玩躲猫猫、跳房子,星期天跟着爷爷去书场听评弹,其实是贪嘴那书场里香香的奶油瓜子,日子过得没心没肺。但我却清楚地记得当时读完信后,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害怕”。怕被父母知道后责骂,怕被同伴们笑话,怕别人说我是个不乖的女孩,怕……

“都怪这个笨蛋,神经病。”我蹲在墙角,边哭边骂,边骂边哭。

现在忆起这事,我依然想不通自己当初怎会觉得那是个羞耻的事,这跟父母从小对我循规蹈矩的教育似乎也没多大关系。或许十三、四岁的少男少女青春期时,那种对异性之间既朦胧又敏感,既憧憬又害怕的一种复杂心绪的真实流露,它不遮不掩,不矫不作,自然却又幼稚。

我在弄堂口呆了很久都不敢回家,怕回去被精明的母亲一眼看穿。小小年纪,竟然早恋,啊是要吃生活哉(挨打)?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那个同学?总觉得自己犯了错。捏着那封信,眼泪一直流,好像受了天大的委曲。想把信撕了,又觉不妥,万一他再给我写呢?万一被父母看到了呢?左思右想,越想越生气,“不行,我得回复,骂死他,告诉他再敢给我写,我就——”我就啥,其实我根本不知道。

我在脑子里竭力搜索着一些骂人的词语,折腾半天,脑疼,肚子却“咕噜噜”地响,想起弄堂转角处阿婆那晶晶亮的五香豆,下意识地咽着口水。特爱吃沾了糖的那种,还有丝丝咸味的,不脆却韧性十足,买了两包甜的,一颗接一颗往嘴巴里狠塞。阿婆咪起眼,张开装了一嘴假牙的嘴巴慢吞吞地说,“慢点,奈急啥?阿是扣寻阿燕白相?”

燕姐?对呀,怎么把燕姐忘了?我可以找她去帮忙呀。燕姐是父亲同事的女儿,大我四岁,她聪明懂事,主要还特护我。我把最后几个豆一起塞进嘴巴,含混不清地谢过阿婆,一溜烟地往燕姐家跑。

燕姐正在院子里那口老井旁洗鞋子。一见她,我鼻子一酸,眼泪巴答巴答地往下掉。慌得燕姐一迭声地问,“啥事体?啥银骂嫩个?”

“姐,嫩看,阿是个神经病?”燕姐一问,我更来劲了,哭得稀里哗啦,竟然打起了嗝。记得燕姐说过,她家的小猫爱打嗝。

“急煞银,啥银神经病,啥时体?勿哭哉。”燕姐丢下正洗的鞋子,一边帮我揩眼泪,一边轻轻地拍我背。

我把信给她。看到井台上放着几个不大却红艳的桃子,那是我的最爱,挑个最大的,咬一口,“甜煞了,姐。”

“馋猫,一歇哭一歇笑。”

大概看了几秒钟,燕姐过来盯着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唉呀,我里个小细娘魅力老大啊,个个(那个)啥银?眼光老好个。”

“啥?”我一听火冒三丈,我都快吓死了,她竟然还气我。刁蛮劲一上来,丢下桃子,我扑上去就揪她耳朵,燕姐最怕这,耳朵一揪疼得她就求饶。

燕姐边躲边笑,看着又把我惹哭了,才忍着笑,一本正经地问我想怎么办?我撅着嘴狠狠地说,“回个,骂煞他。”

“真骂?”

“就骂,骂煞特,神经病,臭流氓。”

“晓得了,吃罢夜饭帮嫩回个。”

我一听燕姐应了,挂着眼泪又笑了,看着天色不早,便跟她告别。走到院门口,又回过头,“阿姐,嫩要骂得厉害点,嫩勿要讲出去。”

“晓得哉,阿姐做事体,嫩放心。”

磨蹭着回到家,我像个贼一样不敢跟父母说话,胡乱扒了几口饭便洗澡上床。躺在床上却怎么都无法入睡,小小的心里竟然第一次翻江倒海起来。一会想着燕姐该怎么骂他?一会又想着那个男同学怎那么神经病?迷迷糊糊中,仿佛又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回想着那信上的话,漂亮、文静,竟又生出些得意,翻来覆去,也不知何时入了梦。梦中那个班上我最喜欢的男孩也塞给我一封信,把我乐得“咯咯咯”地笑醒了。

第二天一早,我破天荒的没赖床,喝着稀饭就着油条,吃得津津有味。此后几天都是跟着燕姐玩得,但我再没提起这事,姐也没说。其实不是不想提,实在是我把这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如同父母所说,我就是个缺心眼的小娘鱼(小女孩)。

这事就那么过去了,仿佛不曾发生过。我依然睡懒觉,写作业,玩游戏。弄堂口常常响起我们脆生生的童谣:嘛嘛驮,吃果果,爹爹转来割耳朵。称称看,尼斤半,烧烧看,三大碗。爷一碗,娘一碗,还有一碗挺勒门角落里斋罗汉。罗汉勿吃荤,买个面筋囫囵……

两个月的暑假在知了的聒噪中,在孩子们快乐的童谣里,在弄堂里磨剪刀师傅吆喝的声音里一晃而过。

开学了,我就是中学生了……

童年的生活如同清澈的湖水,流淌着心中无瑕的纯真。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许多的人、事慢慢模糊,每个人都在岁月的长河里成长、成熟和改变。我那个小学同学直到我参加工作都没再见过。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我从未想起,也从未因为没他的一丁点消息而奇怪。儿时的许多纯真与美好,或许蛰伏在岁月的打磨中已悄然无声。

我在参加工作半年后,被公司派往南京金陵石化学习,半年后有了独立的工作室,每天穿着白大褂在那些精密的仪器上检测,掌握着公司产品质量的生死大关,我热爱着这份工作,也为自己骄傲。

记得那是个细雨绵绵的四月天,午休时我独自走在公司员工宿舍后面那幽静的小木桥上,清澈的湖里成群的锦鲤鱼聚起又散开,草木的清香扑面而来。经过木桥便是一座小拙的八角亭,亭里坐着两个男人正谈笑风生,一个是公司部门经理,另一个——竟然是那给我写情书的小学同学。

经理看到我,热情地打招呼。身旁的男人忽地站起来,紧走几步,冲着我伸出手,微笑着,“莲,是你呀,老同学,好久不见!”

“啊啊,是你,你好。”那一刻,我的脸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太多的尴尬。

那天,我们三个在公司食堂用餐。饭间,他突然说,初中时他转学了。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我没问原因,他也没说。或许,有些事没必要知道,与我有关也罢,无关也好,毕竟都过去了,唯愿以后的日子,静好。

他静静地说着,我们偶尔插一句。他读了三年大专,后来便去当兵,退伍后安排在人武部工作,之后又辞职下海经商,现在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我问他努力什么?他说,“努力赚钱。”

我笑。

他说:“别笑,赚钱,为自己为家人为生活。”

“是的,这话对!”

他说今天是过来办事,却遇到了我,真是缘份。他笑着说他已做了父亲,一男孩才五个月大。他说孩子的时候,眼里像烧了一簇火,又亮又温暖。

岁月并没有侵蚀他,沉稳的谈吐让他褪尽了儿时的青涩,坚韧的目光里是岁月沉淀下的温柔。他不时地微笑,说起他爱人的各种趣事,让我们忍俊不禁。看着他一副幸福得要腻死人的样子,我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生命的旅途中,一个懂得释怀的人,才会获得内心的宁静,才能心平气和地守护初衷。

吃过饭,我们握手作别,他又咧嘴一笑,“知道吗?我一直为我年少时的那次勇敢,那次轻狂而骄傲。”

我一怔。

他却大笑起来,挥挥手,大踏步地朝着他那辆价值不菲的车子走去。

四月的风里,飘过儿时的童谣……

哈尔滨癫痫医院好不好甘肃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