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一朵微笑的花(选择征文·散文外一篇)

    一心血来潮得很,突然想起养花,红的花绿的柳涤荡在春风里多有文艺范,浪漫小妇人弄些花花草草怡情养性惬意无限,想想好像去年也这么想来着,结果冬季还没到,我的几盆鲜花死的比赵四还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想到一位老师(散文)

    他是学校的一位老师,很不起眼的人物,文革前他在学校具体做什么,我们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见面点头问声“老师好”就过去了。文革开始后,学校的老师是一个接一个地被揭发、被打倒,被关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五叔(散文)

    五叔去世已将近有十年了。我要写五叔已经是好几年的事了,但是为了生计,我整日忙于奔波,一直无有闲暇。待到有一点点时间,提起笔来时,又觉得无从下笔,该怎么写呢?一时便觉得自己才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榆朵(散文)

    (一)故乡磨面村,在祖国的绿色版图上是隐藏着的,哪怕是在我们整个地区的行政图上,也没有明显的标志性位置,只有在当地新出版的县志扉页上,才能找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山村。她的样子是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2014,时光有暖(散文)

    时间的日历,随时光已将2014年翻阅到了新的一年2015年,尽管我的2014年是一个病体缠身的一年,但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我收获的更多的是温暖,2014,时光有暖。一、你还好吗?因为腿伤旧疾再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随记(散文)

    阿粗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没有丝毫形象可言。大冬天的还光着脚丫穿着拖鞋到处跑,衣服换来换去都是那两件,脸上的雀斑多如麻,数都数不清。这样邋遢得让人无法直视的阿粗,忽然来了个十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小村纪事之村西独院(散文)

    今天我诗兴大发,气人的是写了五句就卡壳了!这五句是:五月明媚的阳光,从高大的窗户上,照进宽敞的车间。在隆隆的机器声中,我的心飞回了家乡……唉,诗的翅膀是折断了,但被它煽动起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生命不息、真爱不离

    摘要:我们都是茫茫人海中平凡普通的一分子,没有殷实的家境和牢靠的前景,必须为生活奔波打拼。我们坚信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车子会有的。结婚后我们努力拼搏修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感恩我的同事_1

    在市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医生办公室,我看见电脑前有一位医生正在整理病人的病历资料。忽然,耳边响起熟悉的电话铃声,我扭头一看,背后打电话的人正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水乡】我的哥哥姐姐

    无破坏:无 阅读:1405发表时间:2015-05-13 22:41:29 摘要:哥哥姐姐的付出,艰辛,让我在成长的路上,备受呵护。我愿意尽力去帮助他们,过上比较好的日子。 ...[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