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朵微笑的花(选择征文·散文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心血来潮得很,突然想起养花,红的花绿的柳涤荡在春风里多有文艺范,浪漫小妇人弄些花花草草怡情养性惬意无限,想想好像去年也这么想来着,结果冬季还没到,我的几盆鲜花死的比赵四还惨。空落孤零零花盆一个,残红枯绿好不伤感。再想想,好像我这么些年是养什么死什么,几乎没有成品活过一年,于是,朋友问我,即便知道养不活,为什么还要养?

没什么理由,喜欢呀,当时就是控制不住对它的向往,心动再心动,最后挪不动眼球,挪动了眼球,心还在那荡漾,荡呀荡呀都是相思意,没办法了,还是折回去,不怕山遥路远,还是捧了回来。众人唏嘘,白瞎这钱又白瞎这花。知道养不活,早已预料到的结果还要去尝试,傻瓜。

这让我想到,当年好莱坞一个著名导演年过六十,和一位风华正盛的女模特结婚,很多人不看好这段婚姻,可是他还是依然的继续自己的意愿,最后真的天涯散侣。后来别人问他,当初那么多人都不看好你的婚姻,你是如何想的呢。他回答说,其实我也有那样的忧虑,我们俩从很多方面相差很多,可是那又怎么了?我们在一起的几年,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我为什么要为将来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忧而毁掉当时的幸福呢?

很多事情,可以不问结果,因为喜欢,所以享受当下,那些花花草草的陪伴让我现在很快乐,为什么去思考很遥远的事情呢。乐在当下。

即便知道要死,我们仍要活好人生这个过程不是吗?

就是这样了。

朋友讲过这个故事。

很久前,他的一个朋友在山中有一套院子,院落整洁纤尘不染,因为一些原因迁居山下,朋友上山写生,就住在那个小院落里,春天时院子里开始小草萌生,朋友是个慵懒的人,任由那些小草肆意生长,以为就是些闲花野草罢了。又过了一段时日,院落里的那些小草抽出嫩绿的三片叶,开始有花苞萌生。样子十分好看。朋友好奇,就采摘了样本拿到山下让他朋友看看是什么花。朋友惊讶极了,好似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翻看书籍查找电脑,最后无比兴奋的说,这是兰花中非常有名的品种-腊兰,非常稀有,价值最高的达到数十万。朋友感叹道,为什么自己居住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现这种花呢。然后又一拍脑门说,原来是自己太爱干净,每年春季,小草刚刚发芽的时候,就被自己处理干净,那么那些价值连城的腊兰在萌芽中,还是一株毫不起眼的草的时候就被自己亲手铲除掉了。如此想不是他不具有慧眼,而是他没有给一颗草时间去证明自己。

生活中,我们因为自己的局促紧迫不留有时间,错过了多少这样有价值有意义正在萌芽中的小草呢。

请给一颗草一点时间,让他开出艳丽花朵来,来证明他的价值,它要的只是一点点时间和耐心,回报给你满园春色也说不定。

在网上,我和朋友谈论哪种花最香,她说,夜兰香最香,可惜白天闻不到它的芬芳,问我知道为什么吗?我说这些大自然的科学,植物本身的道理,她发表情说,不是的,其实夜兰香白天也香,只是人们浮躁的心闻不到它的香气,如果一个人的心足够宁静,即使在酷热的午后,也会闻到他淡淡的幽香。可是浮世的白天,无比绚烂的白天,人们的嗅觉味觉视觉都受到无可限量的冲击,怎么有情致会关注一朵花轻微的幽香,只有在夜晚,所有的所有都在落下帷幕,窗前独坐,月下独蹉,心情独卧,才会听见看见一朵花开的声音和表情。

其实不是花朵夜兰香气,而是夜晚人心平静而已。

和先生去朋友处买花。朋友说,还买什么花呀,你老婆就是一棵美丽的花朵,

我莞尔一笑。世上没有不凋谢的美丽,我的容颜之花也会枯萎,就像那句话--容颜似春花朝露怎能永恒?唯有养在心里的向阳之花不断给与他生命的滋养,才会常开不衰,散发幽香,从而滋养人的皮囊更加动人。

我用微笑开成芙蓉面,眉宇入住向阳春,做一朵迎风微笑绽放的花儿,努力生活用心生活的人,我一直相信上帝会给她不一样的光彩

女人如花,养在自己的衣钵里,修炼成朵开放在早春的风里,于是,满城皆香。首先香了自己,那是最好的皈依。

【癸水多情,文字向暖】

写文字的女人,骨子里有一种古意,花间小令的清秀吧,也是烟雨江南的婀娜,生在一个女人的骨子里是一种迷人,更是一种别样风情。无须表示更无谓去展示,一颦一笑间就流露出来,处处惊艳又处处不露痕迹。

写文字的女人也有几分神经质,她们草木皆兵,她们内心慌乱,我从不相信过分淡定能写出什么好的东西,因为内心没有挣扎和表达的东西,没有捉笔为刀的强烈欲望,提起笔来写下的文字是无力的,哼唧的。便只有小春花秋月的资调,如我般。

写文字的女人有时候是疯子,因为太偏爱一个字或词,就写了长长一大篇字作为它的铺垫,只为它隆重出场,特别铿锵用力,特别山河浩荡。驾驭着千军万马弄一场花间情事。只为它,只为这个字词的强烈感,强烈喜欢着。

写文字的女人又是心最软的人呀,她写坏了谁的爱情,都像是自己坏掉的爱情,把自己的影子深深埋进去,深深的哭泣。这场爱情坏了,怎么和当初的痛是一样的。这场爱情写圆满了,为什么当初就不能圆满?于是爱与不爱,聚与散,生与死,其实在她笔尖都是个难,却一步一步难为自己,捉着心痛的感觉继续笔下的文字,如果她没痛过,她又怎么能清晰的描绘出那种感觉呢。

写文字的女人有时候在世俗中是最不善言语的女人,说什么呢,三千柔情无数花红都给文字了,灵魂的表达不会赤裸裸的与人前接受评判指点或嘲笑,她们怕了世俗,她们怕了不同,于是把自己埋在文字里悲或喜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写完了灵魂里的声音也就表达完了自己,自己去看自己留下的证据,即便写了内心的阴暗,生活的丑陋,现实的不堪,仍是好的呀,证明心灵在世俗的打磨中还在新鲜灵活着,没有麻木的僵死状态。那些内心曾有过的片刻龌龊,瑕疵,也都真爱呀,这才是真实的自己呀。

写文字的女人,她也不完美,她和所有的人一样有自我塑造性人格,会把自己在文字中描绘成很优秀的人。表现给人们的都是光鲜大于阴暗,会有人骂她们小虚伪和卑劣,其实那也是她们心中的向往和正在赶去的方向呀。如若她心中有这个美好的念头,这也是决绝美丽的事情。

写文字的女人又是多情的女子呀,三毛说自己癸水多情,爱玲也说她花间情痴,就连那个苏青也这样觉得。对一草一物,一山一水,一个尘埃渺小的再不能渺小的东西生出爱意,聚集三千词汇去临摹写意。至于胸中汹涌澎湃的爱情呀,动过心弦,最后痛了生命,后来,写文字的女人才更是一个女人,不是写意山水里走出来的灵虚仙子,终于有了凡尘的味道和俗世的烟火气息。后来她失望于爱情或是远观于爱情,心里还是有温热和感动存在的。于是,写文字的女人是最容易跌落红尘,可是最后又最决绝的人。否则三千道理写给谁呢,没有渡过的劫是笔前的天堑,张爱玲渡过去了,踩着胡兰成的负心,结成自己的楼宇。三毛迈过去了,背负着天人永隔的曾经。萧红,石评梅,她们都渡过红尘很苦很痛的劫,笔下生出刻骨铭心的句子和故事。不要说她们癸水多情。女子生自就多情。

写文字的女人有时候也是最傻的女人,她们在文字里宠爱一个人到登封,她们在故事里描绘爱情的纯美到至极,把所有的美与好排列的满满的,把所有的情绪和故事指挥得整齐的,错落有致。可是呀,她们在生活中最不会爱自己,一句话,痛了,隐藏起情绪自己啼哭,泪盈于睫、于心、于肺,就是不会把文中那份宠爱拿来给自己。生活中最不会安排别人的情谊敌意。错乱了,就生成了忧郁,看上去貌似睿智,其实她更想自己像个孩子似的放在掌心被人疼惜,安抚每一个躁动的情绪,于是她创造,她故意安排,最后都是失望,哄自己的只有自己。是不是很傻呢,她依旧不懂吗,爱自己的只有自己呀。把文字写的生花又如何呢,生活过的花开才是美妙呀,于是她们在凡尘俗世里努力,期望生活开出花,生命开出花。

写文字的女人们呀,你们要幸福呀,嫣然百媚的匍匐在文字里,文字外,生活中,生活上,开出自己的花。绽放自己的色彩!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靠谱贵阳治癫痫医院排行榜癫痫病能手术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