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酒家】三十八小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K先生,你好吗?

火车离开你所在的城市已经有两小时二十三分钟了,此时此刻,你在做什么呢?

我以为我们告别时会像永诀一样沉默,没想到最后却轻松地说了再见,然后各自钻进人群。那个语气,真像明天还会再见一样呢!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每次说到有点沉重的事你就会转移话题,如果我继续说,你干脆不理我。但你会一个人默默地想些沉重的事,一遍又一遍,好像只有这样才足够安全。是不是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刚刚才会那么轻松呢?

我忘了两个半小时以前的天空是什么颜色,只想起纷繁的人群和一道又一道的安检。我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走在人群里,没有别离的悲伤。曾有人说我绝情,因为不论哪一次告别我都不曾回头。我说如果有缘再见,那么那只是一次转身,如果无缘再逢,那就是永诀,不论哪一种,都不需要回头。但我没和他说,我不回头的原因只是不想看见对方转身离开的背影。

那么,K先生,你当时回头了吗?你回头时是想看见我微笑的样子还是一脸悲伤呢?

我说你没D先生体贴,就因为我要吃清淡的东西,他就绕了几条街带我去吃饭。点了菜后还逐个尝了一下,告诉我吃什么比较好。我记得我们走了很久的路。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一遍遍地过马路走地下通道,我以为D先生忘了车放在哪里,于是很努力地找车。但D先生说我们走走路消消食。虽然我们交流时像久违的友人一样亲切,但一到过马路时我就紧张得要命。我一直在想,这个地方为什么马路这么多,好像永远都走不完——

你后来说,这样的好能持续多久?

大概就是这样,我害怕这种来得太快的感情,好像轻易就能被取代一样让人不安。

所以,K先生,虽然你那耐心极差,不由分说就能责怪我的脾气让人很讨厌,但你还和我以前认识的你一样让人觉得安心。因为在你面前,说话做事都可以很随意很自在,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火车外的景色还像我在飞机上看到的一样荒凉。我忽然想起那天去草原和沙漠时,行车途中也是这样的光景,于是念起了驻守边疆、边疆苦寒这样的词语,听起来总有些孤寒的感觉。

呐,K先生,不知道你邮寄的包裹和我相比,谁会先一步到达我的城市呢?我一直想,如果一起到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再等了。

我想我昨晚一定是面目狰狞地喝光一杯啤酒的。喝完我才想起自己一天没吃东西,这样很快就会头脑不清楚。但后悔显然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我感觉大脑神经像开了花儿一样兴奋。我多想忘掉我在大马路上死皮赖脸地要你带我去唱歌的样子,但鉴于你最后也没带我去,我着实是记恨你的。

你知道吗,在你纠结于无线网的强弱时,我真的愣了一下,后来你要走了,居然还帮我烧了开水。明明是这么细心的人,怎么就没想到我不愿吃饭其实是因为口腔溃疡太严重的结果呢?我实在不愿说我每天刷牙都是红色的泡沫,吃东西对我来说像受罪,所以一个人时能不吃就不吃。我还没忘记你说要让我长胖十公斤的宏伟计划,也还没忘记你说要请我吃椒麻鸡和大盘鸡的事。像我这样喜欢吃鸡肉的人,错过了鸡肉料理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比这更痛苦的是看到喜欢吃的东西居然不能吃。

在我们走过许多店几次准备点单又因为我的原因离开后,你终于忍无可忍了,而我也终于摆脱了矫情的标签被贴上了挑食任性的标签。天知道,其实我只想尽量减少咀嚼的频率,让上火引起的各类问题稍微缓和一点,这样至少在我走前还能美美地饱餐一顿。你知道你打乱了我的这个计划让我有多委屈多愤恨么。如果有机会,我想我一定会把你捆起来饿几天,然后把你喜欢吃的东西都点一个遍,让你看我吃!

K先生,你起床了吗?

现在是早上八点零一分,火车已经行驶十五小时五十五分钟了。

我凌晨四点醒来时外面还漆黑一片。等我再次醒来,我看到阳光隐隐从山头露出红色的光晕,它让我想起草原上看见的霞光。目之所及,只有连绵起伏的青草山坡,远方浸透在晨露里的是雪山俏丽的侧脸。我站在冷风刺骨的山坡上,看骏马在草原上奔驰。那个坐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男孩也许是你喜欢的模样。你没看到,他小小的身影骑一匹马牵一匹马跑在最前面,身后跟着马群时勇敢洒脱的样子多讨人喜欢。

其实,那天你说你喜欢小男孩时我就在想,你是想给他们一个与你截然不同的人生呢,还是想从他们身上找回你被现实磨灭和隐藏的部分呢?

我有些想念草原夜晚的星空了。独自站在空旷的原野上,寒风顺着宽大的外套游走,仿佛轻易就能穿透一切。在这冰冷的触感里,我看到夜空中亮起的繁星,安静又璀璨。我就那样一直看,一直看,仿佛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我想,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来看一次这样的星空了。

那么,也许那一转身,便是永诀吧。你在护栏外看到我不曾回头的背影,我在护栏里记住的是你匆忙离开的侧脸。

现在火车已经进入甘肃境内了,这是我听旁边的人说起来的。窗外不再是没有树木的苍山,也不再是荒凉的戈壁或广阔的绿草地。我看到大片的玉米地和沐浴在晨光里的小镇,笔直的白杨种在房子两边,长成我喜欢的模样。

我找乘务员要了一碗面,正吃着,忽然想起你昨天中午搬了椅子坐在店门口吹风的样子。我当时好想跑过去问你,嘿,皇后娘娘,你是在给餐厅招揽生意吗?但我见你一脸严肃的样子,只好转过脸默默地吃丸子。不过此时此刻,就因为我忽然笑了一下,导致我不小心把香菜和鸡蛋咽了下去。香菜可真难吃!

我挑食的情况已经到了我自己都难以容忍的地步,所以为了我还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基本上只要对胃没有刺激的我都能好好吃下去。你只看到我要吃清淡食物的坚持,却不知道我来的那天,有人把烤肉递到我手上时,我说我不吃孜然粉的尴尬。我有时候很坏,不想接受别人的好意时就把一堆坏习惯搬出来,我知道这样能吓跑很多人。你看,就是这样。因为怕你生气,于是我吃完了所有的菜。我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把碗里的东西都塞进嘴里,也顾不得有损形象。我敢保证,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没这样吃过东西。不过,除了辣椒会刺激口腔溃疡的恶化以及牙龈的肿痛之外,别的倒不是很要紧。

这节车厢很干净,也许是因为乘务员打扫得勤,再不然就如大家所说,是乘客素质比较高。我一个人坐在走道上,所有的房间都关着门,我塞着耳机看着窗外。车厢很安静,窗外很安静,这个世界很安静。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一切都存在,又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不悲伤,不寂寞,不迷惘。

火车走了几条隧道,我没注意看时间,只觉得冷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灌进来,让人瑟瑟发抖。我望了一眼这节车厢的尽头,电子板上显示室外温度16.8℃,看起来是个让人觉得寒冷的数字。我搓了搓手臂,翻看了一下手机。这一次出行我拍的照片很少。我试图不要照片,只尽量用心去感受和融入,在心里,在记忆里,把我想要记住的部分好好记住。

手机提示电量只有百分之四十一了,我想起你说车厢里可以充电,于是走进小房间找插孔。住我对面上下铺的一对情侣正依偎在一起看韩剧,亲密又安静的感觉让人觉得温暖。我插好手机,抱着来时准备好的书自顾自地看。看着看着,那些文字都跳了起来,它们渐渐凝聚在一起,变成了什么图形。我愣愣地看着书,又望了一眼身旁的情侣,心下不由得猜测起他们在一起有多久了。

我试图让自己相信单纯真挚的感情还存留于世,但实际上,这个世间是否还有真爱对我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我始终没办法相信两个人相遇后真的可以一直走下去。种族、文化、家庭背景,甚至是异地和饮食差异都足以让一段感情覆灭。这样脆弱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相信。原本对你好的人也会对别人好,原本喜欢你的人也会喜欢别人。其实我早就明白,没有什么感情是坚不可摧的,尤其是在时间面前,所有不对等的差距都会颠覆感情最初的模样,于是不想分开的人分开了,从未靠近的人靠近了。而我们,都不过是活在这样的现实里,却又不甘于这样继续的人罢了。

年华的更迭,当热情与激情退却,当事无巨细的争吵盖过所有的欢笑,曾经山盟海誓以为彼此会走一辈子的人,就这样被时间埋葬。然而,我们却在渴求这么脆弱的东西可以永恒。也许是永恒听起来很美好吧!

呐,K先生,我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又会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天到晚胡言乱语。其实我只是想,还愿意相信也挺好的,至少在拥有的时候是开心的,至少没有辜负时间的恩赐是不是?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眨眼,又到中午了。我慢悠悠地晃进餐车,看见乘务员正围在一起聊天。他们的表情可真快乐,就像我们在一起时的样子,你一句,我一句,于是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坐在窗户边,仔细地把所有的青椒挑出来丢掉,再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虽然为了营养,我已经努力不挑食了,但有些东西没办法接受的时候也确实让人很无奈。我正咬着一块黑木耳,不知怎么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我写的琐碎的心情,忽然有些想掉眼泪。匆匆吃完,于是再次回到属于我的地方看书。枯燥的理论有时候挺好,看的时候不需要投入过多的感情,可以保持清醒与理智,这大概是我选择它的原因。

K先生,现在是下午五点四十分了,火车一直在穿隧道。手机弹出短信,提示已经进入陕西境内了。我看着某两个字,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于是用手机查了查,一眼瞥见这列火车经停西安。正点到达是晚上七点二十一分,我决定下去走走,看一眼这座曾经的都城。

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当我第一眼看到西安的城墙时,夕阳正从远处的高楼后照下来,温暖又耀眼的光晕让这个城市显得十分诱人,好像只要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彻心的温暖与希望。这是我所喜欢的东西,不冰冷,不疏离,有让人想微笑着面对明天的温暖与沉静。

我拔下耳机,用心地拍了几张城墙和夕阳。火车停靠的时候,我跟着人群兴奋地下了车。一个玉米,一个鸡腿。不知道是不是太饿的缘故,总觉得今天的鸡腿特别好吃。

吃饱喝足,忽然觉得人生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还能再吃到想吃的东西,还能看看晨曦与落日,还能和三五个好友聚餐聊天,还能看陌生人匆匆走过时空气里残留的故事。太多被我忽略的事,也都渐渐变得美好起来。

我再次回到属于我的那张床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下。晚上八点三十五分,手机再次弹出短信,我瞥了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转身趴在床上,把脸紧紧地贴在玻璃上,看浓重的夜色里斑斓的灯火。五分钟前你还在电话里说应该快到渭南了,现在我就收到提示短信说,欢迎您来渭南旅游。你瞧,果然是你曾经的城市,和你这么有默契。

晚上八点五十七分,两部手机都快没电了。我窝在床上不太愿意挪动。车厢里静得要命,我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但我不喜欢这样死一般沉寂的感觉,它让人觉得压抑。尽管我那么迷恋行将窒息时内心涌出的强烈存在感,但我却害怕这种如同死亡的静默。

你所在的城市仍是一片明亮吧。念起澄澈的蓝天下,望不到尽头的公路和路旁大片盛开的向日葵,仿佛不可触及的明天。我在车窗里看到成片的白杨落在身后,跟着,向日葵也落在了身后,然后是大片大片的葡萄园。记忆中的一切就像车窗外的景色一样,不断落下,越来越远。而我们之间的距离,由内到外,由外到内,似乎也越来越远。

我这样想着,忽然觉得有些悲伤。

手机再次提示电量不足。我只好放弃再写点什么的念头。蒙着头钻进被子。我知道等我醒来,就能到达我的城市了。那么,最后的最后,K先生,晚安!这个城市,晚安!

哈尔滨哪里能治小儿癫痫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武汉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