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金银花开在蓝天下(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小说

1979年的那个冬天,寒风吹走了世间仅剩的一点温热,我的血液几乎也被冻雨凝固。妈妈走了,走得那么匆忙,走得那么决绝。她是如此心疼我、爱我,就连“溘然长逝”这个词撕裂与冲击,她都不忍心让我尝到半点。等我赶到她的身边时,她已平静地去了极乐世界。

我表情麻木,心痛滴血。遵照妈妈生前的遗嘱,我双膝跪在她从未躺过的冷床前,摘下耳唇上的一对金耳坠,这是她最后留给我的学费。望着慈祥的妈妈,我千万遍呼唤,可她始终闭目安详。我飞奔回家从那笸箩里装了一袋还没有用尽的金银花,撒在她的身旁,独子的我请不起殡葬整容师,就让这金银花陪着妈妈在去天国的路上,一路芬芳。

当熊熊的大火吞噬了妈妈瘦弱的身躯,高高的烟囱上飘走缕缕青烟,我知道,那是妈妈已经飞向天堂,我的心也追随妈妈而去。

思念就从那时候开始,每当想起了妈妈,便有满墙的金银花,金灿莹白地盛开,开在蓝天下,开在我心里。金银花香伴随妈妈,漫天舒卷,缠绵流连而驻足蓝天……

妈妈叫王正荣,在我心里,她是一位最佳保健医师。

我是不幸的,体弱多病小小的我,被不能承担责任的亲情遗失;我又是幸运儿,遇上了妈妈,是她把我从死亡线上抱回来,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小时候,我的健康问题一直缠绕着妈妈。趁着赶赤山集的工夫,经常带我去她最相信的毕秀峰老中医那儿看病。

中医医术高超,也知道我是被抱养的身世,切了脉象之后,说,这孩子啊……以下就摇头,表情里是怜悯。继续说,这孩子啊,怕是不能活……太大。

无言了,停顿了,等待妈妈追问。

若是……三四十岁……就差不多。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我一直不明白他的根据。

那天,妈妈听完毕秀峰老中医下的死刑判决,一路上没有说一句话。妈妈本来就话少,但一个字不吐,特别反常,而且,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领我去“过堂”(看病)。可能妈妈认为这样的话语,对生命是又一次摧折和打击。妈妈经常头痛,不知得了什么病,煎煮中草药汤喝,没有见效。草药都是她卖了鸡蛋凑钱换回来的,这种是一种残酷的交换,几分钱一个鸡蛋,她需要积攒许多鸡蛋,经过几个集市交易之后,攥了足够的钱,才敢去见中医。看到妈妈手拿一蒲扇蹲着煎草药的时候,懂事的我常常眼泪盈眶,妈妈为我操透了心、想痛了头,才落下痼疾。

父亲脾气暴躁,妈妈却随和得就像一只小绵羊,但她绝对是有担当的女人。默默地、从不抱怨,包容坚忍,从不计较得失。

对我病怏怏的身体,她没有选择抱怨和退却,而是有自己的计划。

家里老屋住处很不宽敞,可屋后却有一块属于奢侈空间的空地,足有可盖个七八间房子的大小,还有一片形状不规则的小园,四周是用散石围的园墙,这简直就是“私家园林”。诺大的院子,可以种很多菜蔬瓜果,自产自吃,营养环保。

 妈妈要搭理那溜从东到西的散石墙,拿了小小的镢头,将不知道从何刨来的金银花根深埋在墙根之下,间距很大,以为金银花留下更多空间。以金银花的生长能力,一年就可以满墙花开。第二年春天,这预言得到实际验证,满墙金银花就成了一道少见的风景。

妈妈说金银花又叫“忍冬”。三月打春花就萌,叶片随茎向四周扩展,几天就爬满墙。她一蒂二花,只要绽出花蕊就流香,初开是白色,不几日就变黄,常常是在茎的一个节点上成对冒出骨朵,人称“鸳鸯对舞”。我不知到了采摘时,为何黄白间杂,可能花名“金银”二字因此而来。夏末秋初是最佳采摘时令,妈妈在院子空白处铺一大块布料,晾晒金银花。妈妈说,最好在花苞未绽时采,吐蕊最浓,香味和药效都好。

妈妈栽种金银花是有来由的。记得老中医曾说过,我身体热性很大,容易上火,必须服药清火。妈妈便独出心裁,栽种满院的金银花,为医儿的病。之后,妈妈每天都会锅里放一个盆,放进金银花蒸水,全家都喝,每天特别叮嘱我要每顿必喝。妈妈希望通过金银花的慢功来调节我的病体。妈妈坚持不言放弃的爱心,执着地感动了上苍,我的身体渐渐好转。每当在外求学的我放假回家时,她总是先熬好金银花水,等待我的归来。而今,喝到了妈妈熬的金银花水,成了难以忘怀的记忆,永远留在心里成为对妈妈的怀念。

那时候,老屋园墙上缀满的金银花成了人们眼中的美景。时有邻居提了篮子去摘,妈妈从不拒绝,有时割下几枝金银花藤蔓,用一根“勒丝”(路边的一种草,不易断,捆绑东西最好)捆好了给人家拿走,合适的时候还掐几朵栀子花相送。彼时境况很不好,没有劳力挣工分,被很多人瞧不起,妈妈想用这些来回报邻居的点滴相帮。

 

妈妈特别爱护后园里水沟边一棵椿树。香椿树木质很细腻,嫩叶刚刚长出的时候着红,嫩叶阶段微绿一两天,逐渐地,变成橙色,最后变成亮绿。

香椿叶儿是宝贝,慢慢地,我喜欢了叶儿的味儿了,采摘一片放在鼻息之下深嗅,一股甘香清美的味道直沁入心肺。至于食谱,妈妈做得最糟糕,却从来就没有变样的是:切碎香椿放进碗里,打一个鸡蛋,使劲地搅拌,或者加点蜢子虾,也打鸡蛋,再放点油,用小火煎成蛋饼。鸡蛋舍不得吃,每餐只吃一个,余下的盘算着下一个集市去卖。鸡蛋要聚成“把”,一把鸡蛋10个,少了人家不会买。

我问妈妈为何不离不弃这道菜?

“悄悄地吃吧!”她不回答主题,可后又再补充一句就说,“这叫长寿菜。”

吃菜可以长寿?说法罕见。后来读书的时候,留意到了一个古老说法,不知算不算答案。

庄子《逍遥游》,老师要求背诵,想到妈妈说“长寿菜”就不打怵背诵了,记忆最快。书中说:“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看看,答案就在这里,这是世上最长寿的树,怪不得古人称父亲为“椿”,母亲为“萱”,“萱”就是被人称作“金针菜”的植物,属草本。唐朝牟融有诗云:“堂上椿萱雪满头。”所言的是父母亲银发飘雪。

终于明白,妈妈钟爱香椿,是借了长寿的意思,送给我,是愿望?是祈求?是许愿?但她没有长寿,只有49个春秋。 

妈妈的态度很实际,从不烧香拜佛,而是在暗中对我生命的延续做着无言祈祷,向好的方向努力。金银花清热解毒,是治病的根本;吃长寿菜是许愿,更是直接延年益寿,如此周到而深邃的妈妈!

为我,妈妈能做的,都尽力了。常常会自己跑到山上去刨那些巴草根,也有芦草根,一节一节的根,回家以后,用菜刀切断,放在橱柜。每次熥饭,都拿出一小把放进碗里。喝完了金银花水,再喝几口草根水。我不深究,可能就是用来清火。有时喝不完的水就用来洗脸,妈妈的脸很嫩,只是粗布衣装很沧桑。妈妈平时只搽很便宜的雪花膏,袋装的,大约一袋几分钱至多是一毛钱,那草根水可能就是养颜水。

是的,我的身体在妈妈的呵护下,跌跌撞撞,踉踉跄跄,走过来了。感谢她抱养了我,给予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健康成长,全是她爱的功劳,从心里感谢她所有的付出。

 

妈妈还有一个身份,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园艺师。

我家后院是一个可以自由搭理的空间,妈的心思都在那个院子。

院子一点没有碍事的地方,可以任意设计。妈妈先从西门开始,砌成一条弯曲小径,两边用像样的石头垒起,路面用碎石铺成,石头小得只有拳头大小,随意驱遣。她是小脚女人,搬不动大块石头。那些碎石路如袖珍一般珍贵而有情调,邻居去摘花,睹花生情,也看曲径称羡,至少赞美一小时再走,妈妈的笑一直甜到了心底。

院子里有两间西厢房,修小径要拐弯,到了笔直处也不修成直线,斜插到北屋的正门。读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看见他描写曲溪,感觉我妈妈的设计和他笔下的曲溪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说:“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只不过我家小径边上没有留出坐观景色的地方。我看见过网上那曲溪照片,真想把曲径与他的曲溪PS在一起。

院子里有三株树。一株在厢房左首边,是无花果树,亭亭的干,华盖遮天,下面再什么也不长了,每年无花果累累,不分大小年,年年丰收,这是妈妈打点人情的礼物,我也不甚喜欢吃,心里就舍得了。我家的糊口能力最差,有些事需要得到那些好心邻居帮助,就必须有适当而尽力的回报,妈妈最不喜欢欠下大小人情债。

还有一棵梨树,我喜欢梨花盛开,满树白云,宛若一团雪,雪消融得快,“梨花雪”迟迟不离开。可结出的梨子不到收获季就几乎全无,我喜欢吃没熟透的酸味梨,连同梨内脏里的种子也吃掉,只梨把扔掉。妈妈从来也不责备我贪吃,知道我在长身体,梨子可能是最好的营养品。

最有价值的树是北屋东北角的木瓜树,树上缠绕着山药蛋蔓儿。木瓜树不敢徒长,矮于屋檐,父亲剪枝最勤,怕树干伤了房草。木瓜青色,逐渐地泛黄,向阳一面微黄,逐步侵染了整体,到了成熟,自己就落下了,可能这就是“瓜熟蒂落”的来历吧?也许我馋嘴,总在木瓜青涩时就摘下尝鲜,又涩又苦,全得吐出,半天嘴巴里还是余涩无穷。从来就没有待到秋末或者风寒时节坐在温热炕头去慢品自植而结果的快乐。

因不施肥的缘故,那些山药蛋,很小,黑黑的。妈妈常在晚饭时锅里熥一盘子山药蛋,扒皮吃吧,太费事,她说,那蛋皮养胃,这是第一次向我灌输现代保健理念。不知道这些知识何来,而相信绝不是她杜撰。

院子里种蔬菜不是我妈妈的事,她从来不干涉。而装饰院子的“原创”就非她莫属了。她园艺家的身份不是浪得虚名。

她有两个杰作。

在院落曲径两边,栽着草本夹竹桃花。花儿粉色趋红,花朵闭谢以后就用花瓣包裹住结子。观赏起来尚可,没有什么大用。煞有介事地告诉我,后院子蚂蚁多,还有黄鼠狼。我看见过一次,在大白天,黄鼠狼嗖嗖地穿过房子后檐暗沟钻进了石缝,非常可怕。想必是夹竹桃花对那些东西有着抵御作用吧,不知道了。

喜欢她在门边处栽植一些牵牛花,花口就像各色小喇叭,叫“喇叭花”,妈妈叫她“大碗花”,也像,花口像一只碗的碗口,只是觉得没有喇叭花花名唯美。她拿了几根木棍,竖在墙边,在木棍下面撒了种,本来院子没人住很荒凉,大碗花一开,蓦然有了生机,破门也被装点得富丽堂皇。

大碗花开,先努力探出一个花筒,花筒部分呈白色,仿佛透明,向上再扩展为喇叭口。只有大碗花开花可以视觉观察其动人过程。大碗花争色斗艳。粉的,淡雅而轻盈,是涂抹了胭脂的女人嘴唇,会开口说话,声音懦懦地,也呢喃着;更艳丽的大红颜色,就像故意着了过年蒸大饽饽出锅时点染的红点,浓浓地,浓颜欲滴,宛如燃烧起来的样子,看了心情就好。蓝色的,淡蓝,深蓝,缤纷抢镜,淡蓝显得绒绒,你不舍得拿手去拂拭,生怕坏了她孱弱的花唇;深蓝夹杂了没有完全泛蓝的微白,如海的波涛,随之花型在慢慢波动,涟漪荡开,波纹扩散,动感强烈。各色掺杂,不一而足,大碗花是最好的装饰之物。

最好选择合适时段来看,晨露些微,露珠点缀在花口上,就像不浸水的油布上擎了珠子,想轻轻摇动一下,一定要和蔼,不粗暴,不然,露珠马上就滚落下来,景色顿失。想象一下,就像诗人描写荷叶上的露珠一样,抄一句诗吧,可以当作描写大碗花上的露珠:“万斛银珠无用处,翠盘擎到日光乾。”

每当想起花儿,就会想起妈妈,可是,我却努力不写出悲伤,因为妈妈用她短暂的一生,为我植入健康和阳光。人一生可以获得名正言顺的两个身份的不多,妈妈被我冠以两个“师”字头衔,是因为我崇拜她,因为妈妈给了我很多生命艺术和审美艺术的原始关照与启迪。

妈妈生活在那个贫穷年代,寻美的理想从未放弃;若是还在,她热爱生命,身处低微而不自哀的情怀,将变成一首柔美舒缓的小曲,浅吟低唱着博爱。小时候,她拿过我第一篇在黑草纸上歪歪扭扭的涂鸦,脸上灿烂的笑,美得就像金银花,我发誓一辈子就为她去读书。时代没有给她最美好的学习时光,她却用最美的女人情来涂抹着灰色里的鲜亮……妈妈最喜欢却并不认识那些方框字,可是,这并不影响对我的教诲,她是我的老师,她是一位合格的人生启迪者。当我会电脑、会打字时,要把她所有的智慧记录下来,变成她喜欢的文字,永久珍藏。

出殡那天送别妈妈,返校的路上,我脑海里只剩下花儿的影子了。想起了她亲手栽植的金银花、大碗花,我的眼睛渐渐模糊,心痛如绞。多希望是花繁盛开的季节,我把墙边那些金银花、大碗花全部摘下来,做一个美丽的花冠,为她佩戴,给她送行。可惜,在这悄然作别的冬季,只有光秃秃的枯藤,就像我冰冷的心情,欲哭无泪。妈妈还没等到我的花发芽抽蔓,就匆忙地走了,一去不复返。

许多年后,老家变卖了,金银花没了。可是,我分明看到妈妈的灵魂、妈妈的心,都飘上蓝天,变成朵朵白云。蓝澄澄的天空,羊群般的白云,给我无限温暖。不论何时何地,我心中都有满墙的金银花,盛开在蓝天下……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山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导致女性患上癫痫的原因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