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梦在,希望就在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进宝哥拉回来了。   据说,前天已经下葬。十天前,文姐说,他还能走路。此刻,被喉癌折磨的他,却躺在了旱塬地的那片油菜地中央。   我那僻静的小村子,不过三四十户人家,而走出去的人物,一概没几个。那年,有个风水先生路过,无意扫视了周围,居然连连唉声叹气说:这个村是口袋村,一头不通,又怎能有什么大功绩?   我们村的人,是朴实,憨厚,我们也不求什么大富贵,但也不至于这么破落,短命。   父亲在四十二岁时,遭遇车祸走了,接着建民叔、纪苍叔、老瓦叔,皆跟着离去。虽然他们活到五十多岁,可政策这几年才巨变,他们却全没了福气。   进宝哥是全村第一个靠学业实现梦想的,且是局长级别。近年来才说孩子成家,工作稳定,他的身体却出现意外。这叫人怎能接受呢?   那条通往沟两旁,以及往里延伸层层叠叠的树苗,是他帮大家伙运回来的。当时,乡亲们激动得丝毫掩饰不住兴奋,也许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可在我们村,却把这当盛事。   有心从来无关穷富。   如今,绿荫成行,他却悄然作别。   大家无疑心痛。   油菜已金黄灿灿了,核桃和花椒也硕果累累,那饱满的麦穗更是低头弯了腰。   我们的村子,依然宁静。   只是,猫狗都失去了灵性。它们无精打采地躺在南墙下,再也不嬉闹追逐。村头的那棵槐花树和老榆树,也不随风飘舞了。它们迎接我的眼神,更多是沉默。   站在高耸入云的坡上,俯视着下面红砖青瓦的一处处院落,由不得联翩起伏。   这里,曾是我的天堂。   那时,七爷八婆都在,五伯和麦旺叔也健硕,堂兄和宝哥哥更是麻利得无法形容。一到吃饭时间,不用相约也端着碗心有灵犀地聚门口,要么闲暇时节了,大家陆续拿着一系列活计唠嗑。   那时的太阳,洒到人身上,倍感暖融融。那时的话题,也简单入耳,不信你瞧那笑容,绝对纯真无邪。   母亲总说,不敢见雨天,父亲就魂不守舍。父亲这时,难免付诸一笑,又顺便解释说,德宝弟订的报纸勾魂呢!   那个年月,没有任何通信工具,大家却知道相互的消息;那个年月,家家也没钱没粮,但只要谁家窘迫了,却也好歹能挤出一点来。   村子的人们,就那样凑合过着,村子,也就那样慢慢老了。   多么奢望能永远维系这种情感啊!   星月穿梭。那些冒出来的新媳妇,我一概陌生了。那些怀里抱着的孩子,抑或走路上学的面孔,我亦如此茫然。   我这个嫁出去的女子,和村子一样,没了新鲜丰盈感。   陪着我们的村子,走了这么多年,纵然一无是处,却有了厚重的情愫。陪着父辈的那代人,即使生离永别,那些美好仍然存于心间。   不是我怀旧,是那抹醇香不会再有了;也不是我难以忘怀,是我这个思想落伍的人,被社会和子孙淘汰了。   想念芝麻绿豆上面的云朵和蓝天,对荞麦和红薯情有独钟,梦里无数萦绕的都是南瓜和荠菜类。还有那一行行红里泛黄的柿园,外加沿边红绿相映的颗颗酸枣。   不管人事,皆做不到撂下。   我这不是病入膏药,又是什么?   别治愈我了,也没有一剂良药能用到我的病体上。我清楚自己的心思,也愿意纠结在这上。   平时,没了去村子的充足理由,因此,就盼望逢年过节——那样至少能回去看一看。   一直把村子当生命的根,其实,此时的我,不过,也已经是个外人了。   然,只要梦在,希望就在。   以后,无论我成了什么,都会继续陪着村子走。 郑州的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下武汉哪里治得好癫痫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最好武汉癫痫权威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