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冬游猫儿寨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末世小说
破坏: 阅读:1202发表时间:2018-01-22 23:02:36
摘要: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已酒足饭饱,但是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罐子不肯放下碗筷,他们争先恐后再为我盛饭,同事张女士知我心思,迅速为我盛来大碗锅巴米汤饭,一桌人传来惊羡的眼光和咯咯的笑声,我为“吃得多”而腼腆羞涩。

暖阳是寒冬的笑颜,从不轻易露脸,在这样的数九寒天,连续几天的红日灿烂,真乃意外的惊喜。午饭后,我们几个朋友约好去猫儿寨晒太阳,我们就像插上飞翔的翅膀般兴奋异常,一齐向猫儿寨出发。
   猫儿寨是“虎南革命”根据地的一个山寨,在我工作地20里远的梁平区虎城镇,那里因为发生过激烈战斗而闻名。1929年7月,四川第一路军旷继勋、邹进贤等从遂宁出发,转战西充、营山等八个县,历时20多天,行军千余里,历经数十次大小战斗,于下旬来到虎南大赤区展开了激烈战斗。猫儿寨地形险要难攻,加之里外配合不当,最终导致战斗失利。这是一块被鲜血染红的土地,有着当年革命者的足迹。现在,这里成了人们游玩悠闲的地方,天气凉爽季节,当地人傍晚或清晨三三两两踏上这个山寨转上几圈。
   爬上山寨,平平坦坦,地厚田肥,纵横阡陌。放眼一望,田块、草丛上薄霜覆盖,一幢幢农房顶面霜白一片,瓦屋烟囱里冒出懒懒的炊烟,黑色大狗在院前的小路上懒洋洋转悠着。阳光里渗满霜风,脚踩在霜硬的泥路上,发出呲呲的响声,塘里的薄冰反射出刺眼的光。站在岩崖边向下看,居高临下,寨下田园房屋尽在脚下,岩坎下面一草一木皆收眼中,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寨啊!现在这里一间间农房,白墙青瓦分外显眼,房前屋后到处是果地,田间地头忙活的农民,屋沿晒坝聊天的乡亲,无不热情招呼,一番和谐安祥的田园风景。
   我们绕着四周围墙漫步,走在其间,寨墙的基脚印迹,旧房的残砖断垣,古墓的碑文雕刻依稀可见。伫立在每一道山寨大门,看残存的寨门为守住这里一片平安曾有的雄伟;徘徊在悬崖坎边,听倒下的围墙轻轻诉说它遥远的故事。当时几百户人家常年在上面生产、生活,一些地方武装力量聚集在寨上,依仗高、险、崖的自然屏障,在各个方向建造了寨门,几个寨门烽火相望。从军事角度看,确实得天独厚易守难攻。可以想象,在当时的条件下,无论是谁的部队都难以破寨而攻的。
   傍晚时分,正要返回,闻讯而来的表弟陈庭伟说饭已做好了,我惊诧他悄无声息的安排。我们跟着表弟来到指定的一户人家。主人是表弟的挚友,十分热情,弄了满桌的农家饭菜。看着丰盛的一桌饭菜,大家一个个垂涎欲滴。一番寒暄之后围坐到了桌边,表弟给每人面前倒满了一杯白酒,并定下“不喝的让能喝的帮忙”的规矩。朋友之间就是这样,有时是要通过酒来融合的,越喝越有情感。饭菜是柴火烧的,香味浓郁,大家闹着喝喝着吃,觥筹交错,推杯把盏。不亦乐乎。
   大家有滋有味地吃得热闹,女主人端来了一钵米汤,我知道他家煮的是罐子饭了,在川东农村,罐子煮的米饭柔和爽口,米汤锅巴饭更是香喷入心。我毫不犹豫地盛来米饭,还未入口,那香味即扑鼻而来。煮铁锅饭是要掌握方法的,多少米用多少水有一定比例,农村没有专用容器,靠多年煮饭的经验和感觉,煮饭时要把铁罐里的水加热到一定程度才倒进淘过的米,盖上盖子待到水沸腾三五分钟后,观察米粒的“硬度”,一颗颗米粒“半开花”时,盖上盖子把里面的米汤“沥干”,饭回到火上蒸干,同样要掌握好火候,火不能大,大则把饭烧焦,闻到饭香后,从火堆中刨出一些炭火,将铁罐放到炭火上,慢慢地煨就会有锅巴。煮饭中,干柴的种类、水的多少、沥水的火候等等一些细节都是关键,哪一个节点把握不好,煮出的米饭,要么过软淡而无味,要么过硬对胃不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已酒足饭饱了,但是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罐子不肯放下碗筷,他们争先恐后再为我盛饭,同事张女士知我心思,迅速为我盛来了大碗锅巴米汤饭,引来一桌荆州哪有癫痫医院人惊羡的眼光和咯咯的笑声,我为“吃得多”而腼腆羞涩。他们不知道,这些年来,我每次回老家看望父亲,总是把不用的铁锅铁罐找寻出来清洗干净,然后从屋旁抱捆干柴生起灶火煮铁罐子饭,每次我都要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吃什么好?放开肚皮吃上两三碗,感到这是世界上最香的美味了。
   天早已暗黑下来,返回单位的路上,大家仍意犹未尽,闹酒不休,赞饭不止,虽然霜风的寒冷打在脸上,但是心里暖暖的、暖暖的…哈尔滨癫痫要怎么更好地去治疗

共 15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