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童谣童趣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末世小说
大山深处,一面黄土高坡上生活着七八户人家,六零后的我就出生在这里。与我挨肩的妹妹的出生,把我早早地挤到了奶奶的怀抱。虽小但懂事的我,成了奶奶的小拐杖和跟屁虫。我在奶奶的臂弯里,小炕窑的油灯下,对面的小凳上,学会了许多歌谣。      春和景明,山庄上鸟语花香,可春雨贵如油,大家连吃的水都得到几里外的河里去挑,哪儿还有水洗澡洗头呢!奶奶每早起床都会用唯一的桃木梳子给我梳头篦虱子。   白白的脸蛋儿又不洗,   黑黑的头发一疙瘩虮。   这是我们小时候的真实写照。那种头发里生了虱子的痒痒刻骨铭心。奶奶随手刨开头发似抓似挤的那种惬意,比现在的按摩舒服百倍。那时我面黄肌瘦营养不良,连这些小虫子也来欺负我。我记得奶奶边给我捉虱子边说:   高高山上一亩麻,贼在里边爬。   木匠捎个信,竹匠来捉拿。   奶奶抓住了“贼”,用手拈住放在我手心里,我看着它失去藏匿的家园惊慌失措,我用手掐它戏弄它,最后用两只大拇指甲一挤,恨恨地说:让你咬,让你再咬我!挤死你!那时的傻样真像个小叫花子!      春末夏初山桃花、麻茹花都已开尽,而荊花衬着满山的绿意开出束束白花,蜜蜂蝴蝶在花间闹着,有一种外穿皮夹克、内穿灰色衬衣的的昆虫也来凑热闹,它的后腿粗壮有力,老人叫它金牛,只要捉住一只然后用细绳拴住腿,小孩便拽着绳边跑边说:   金牛金牛咂咂,   不吃黄瓜吃菜瓜。   这歌谣像咒语也像命令,金牛似拼命逃跑又像翩翩起舞,随着绳子长短的轨迹,嗡嗡嗡飞了一圈又一圈,孩子们开心的笑声在山庄上空回荡。有一次我由于用力过猛,拽掉了金牛腿,它趁机飞走了,我追着叫着别跑,别跑!一直追到门前坡下的灌木丛,不小心碰了马蜂窝,一群马蜂追着蜇我,我赶紧抱住头爬在地上。等我逃过马蜂围攻,手肿的火辣辣地疼,眼睛也挤成了一条缝。   小杂种,打马蜂,   马蜂蜇,屁股撅。   那一场景,现在想起来都还想笑,贪玩淘气的我,哪像个小姑娘啊!还有一种外穿灰色大衣,内着艳红衬裙的昆虫叫椿姑姑,那是我最喜欢也最爱玩的一种昆虫。我们村庄周围有许多椿树,每到夏天,树身上爬着许多椿姑姑,她会跳会飞,我们捉住一只放在手上,看着她的俏模样念起了歌谣:   椿姑姑洗碗碗,   不洗碗碗打板板。   椿姑姑慢条斯理地跑来跑去,我笑眯眯地看着她,伸手翻转让她四脚朝天,数她有几条腿,找来小石子放在她怀里让它蹬着转圈。看她穿好几件衣服,眼红她会打扮,心里想着长大有钱了要和她穿一样漂亮的衣服。看够了,玩够了就把她放回去,跟她说再见。她是我最可心的玩偶,我也不舍得伤害她一丝一毫。      那时姊妹多没有玩具,能玩的游戏莫非是猫捉老鼠,老鹰抓小鸡,过家家等。我是大姐,最爱领着弟弟妹妹,玩过家家的游戏,我们边玩边唱歌谣:   圪塔圪塔饭熟啦,楼门底下来人啦。   啥饭,豆豆饭,掀开锅,羊屎蛋。   你一碗我一碗,不吃,不吃,吃十碗。   当时玩这种游戏非常有趣,我们用瓦片当锅,石头当锅台,搭锅,烧火,煮豆豆,切菜,下米,起锅!在玩中学习做饭,学习合作,学会谦让,至今仍记忆犹新。      农村人憨厚,有亲戚来访,主家要做好饭招待,可因为生活所迫没啥吃,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红石榴绿把把,婆老了我当家。   亲亲来了我喜欢,亲亲一碗我俩碗。   我给亲亲送上坡,赶紧回来舔舔锅。   说到这首歌谣,我想起一个小故事,不禁哑然失笑。那些年过年走亲戚一般拿大馒头,条件好些的带一盒点心,用纸绳绑的那种。家乡有个男娃去走亲戚,半路看到风干驴屎蛋与盒里点心相似,心生一计吃掉点心放进驴屎蛋。亲戚打开盒子发现里面不是点心,断定是孩子动了手脚。于是这盒点心又在回访时拿了回来。   你有枣花我有兔,   一碗绛(jue)水换碗醋。   看那亲戚哭笑不得的表情,这家人觉得话中有话,解开点心一看,拾起笤帚圪塔,打得那小子捂着屁股转圈圈,然后两家大人笑作一团。      孩子从小就要学会孝敬父母老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有一首歌谣至今记忆犹新:   板凳板凳歪歪,菊花菊花开开,   开几朵?开三朵。   爹一朵娘一朵,剩下一朵摆秧歌,   秧歌秧歌你等着,一下扭到姥姥上(家)。   其实这些歌谣,还是我小时候的理解,坐在小板凳上摇呀摇,拿起来腿朝上像菊花一样,送给爹一把,送给娘一把,还有一把一扭一扭给姥姥送去。      秋天来了,满山的红叶映红山庄,此时天高云淡大雁南归,它们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摆成人字,我们会仰头满含不舍地唱起歌谣:   雁雁摆行(he)行(he),摆到河南吃角角(饺子),   角角不熟哩,等着妈妈打油哩。      大人哄孩子睡觉的时候,边转悠边用手拍宝宝,拉着小孩逗乐,口中念念有词:   噢,噢,嘟嘟价,   猫咬哩,狗唤(can)哩,   麻胡蹿到西滩哩,   ……   载载月(ye)月(ye),拿刀刀杀母鸡,   先来的吃肉肉,后来的啃骨头。   ……   大槐树,槐树槐,   槐树下边搭戏台,   叫小二套车去,   接闺女,唤女婿,   就是不让毛蛋去。      还有一首民谣淋漓尽致地描绘了当时的包办婚姻的状况:   枸杞根,扎得深。   我娘我爹不给我亲,把我嫁到南丁村。   柴又远井又深,把住辘辘骂媒人。   媒人肉我吃了,媒人血我喝了,   媒人肠我系腰,媒人骨头当柴烧,   烧成灰填磨道,老驴过来踩烂了。      处在山沟里的农家人,闭塞落后。年轻人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山头那个山沟联姻,姑舅俩姨兄妹结婚的很多。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奶奶做主就给我定了娃娃亲。依奶奶的话说,我是她的命根根,早点看我成亲亲,免得她下世时,连大孙女的一个被子都盖不上。我只记得老姨是媒人,一身衣服一个笔记本就定了亲。可是这首民谣在我心里埋下了叛逆的种子。那男孩长得挺帅,家庭条件也不错,可那时我一心想着读书,飞出山沟沟,不想做山岭岭的农家妇……不过等我们这茬人长大时,同龄的几个年轻人的娃娃亲都悔了婚约。   民间有这么个说词:娶了后娘就有后爹了。童谣里的故事也说明了这一点:   小白菜,叶儿黄,三岁两岁死了娘。   有心跟着爹爹走,又怕爹爹娶二房。   娶下二房三年整,生下弟弟比我强。   弟弟吃面我喝汤,弟弟上学我放羊。      这一首首童歌民谣,虽算不上什么大雅,但读起来朗朗上口,韵味无穷,孩子们喜闻乐见,兴趣盎然。   随着时间的年轮,时代的更新,好多优美的童歌民谣,都被埋没在时光老人的长河中,想到那些爱讲瞎话,会说民谣的大爷大妈一个个仙逝,好害怕这民间妙趣横生的乡土文化失传,所以尽其所能,把记忆深处的童趣童乐挖掘出来与大家分享。 如何能治好羊角风武汉癫痫病初期症状郑州癫痫病能治愈好吗哈尔滨的癫痫病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