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小城老巷(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末世小说

低低的石级,矮矮的寨门,深深的巷道,绿绿的榆柳。

弯弯曲曲,幽深窄长,河石路干干净净,老房子古朴苍老。水井在路边静谧的守望,老牛在槽口悠闲的咀嚼,小草在墙角探出绿色,鸟雀在树梢上下啭呖。老人抱着小孙在戏园子轻哼睡眠曲,少妇围着磨盘在绿荫下巧手弄针线,孩童们在打闹,小狗们在追逐,蚊蝇们在嘤嗡,蜜蜂们在歌唱,所有生命都为这土黄灰白的巷子増添着生机和希望……

老巷子里的风,永远不急不缓地流着。

高高的围墙,雕花的屋檐,岁月和风雨磨损了当年的风光,巷子里的老房子保存着历史的痕迹,却坐落在被遗忘的路口。阳光和煦的日子,老太太们提了小凳,或就了门槛,坐在上面聊着什么,那些属于她们的故事,是尘封的美酒,随着一年一年老去的年华,越来越香醇。她们低低地说,开心地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们做最真实的自己。偶尔过来游人,她们也会停了话题,仔细地瞧着姑娘们身上那花花绿绿的装扮,脸上挂上了诧异的神情,也许是惊奇这衣服在现在还可以如此穿戴呀,但那双苍老的眼睛却总会随着游人的身影远去,再远去。

老巷子有许多老院子,老院子有许多老房子。院墙上的豁口,成了孩童的乐园。找一个豁口爬上院墙,爬上屋顶,瓦片在孩子们的脚下发出咔咔声响,扬起小小灰尘。开始时他们很怕把残旧的瓦片踩破,久了才发现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瓦片们其实很坚固,于是,孩子们便放心大胆的在上面跑来跑去,从一座院墙翻到另一座院墙,然后坐在那高高的屋脊上,看脚下灰蒙蒙的老房子和若隐若现蜘蛛网一般的巷子。

老巷子里有传说,也有故事,那些古老的院子,古老的水井,古老的河石小道,古老的枯树虬枝,收藏着岁月的痕迹,收藏着生活的记忆,也收藏着很多扑朔迷离的故事。有没有来过皇帝,没有人说的清楚;有没有来过红军,也没有人说的明白。一座破院落,也许藏满了悲欢离合;一张旧桌子,自然会留有故事传奇;一条老巷子,更会积淀着有人的、有妖的、有魔的、有鬼的、有美好的、有丑陋的人间悲喜剧。熙熙攘攘的世界,纷繁复杂的人生,谁有心力考证那些传说的真假虚实?谁有时间探秘那些故事发生的前因后果?谁有机会印证那些东西在身边人群中发生的必要呢?一切都无所谓,老巷子,只要存在就好。

老巷子里的梦,仍旧不紧不慢地做着。

巷子其实很寂寞,老人和小孩当然是我们臆想出来的情境。小巷里基本上只有风,陪着几个游人转来转去地捉迷藏,久了,也倦了,便在阴凉处,舒舒服服地打个盹。游人们喜欢这种清冷的感觉,行走在老巷子,人的心情总会变好。尽情地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转来转去,把自己转晕,转乏,转迷路。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老巷子才可以使疲惫的心灵得以慰藉,使空虚的灵魂得以栖息,使浮躁的精神得以宁静。

想象着在一座快速变新的城市里,就独独地留了那么一点老区,留了那么一个村落,留了那么一片老房子。房子与房子之间,是细细小小的巷道,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游人在小巷里游走,不断发现新的小巷,不断把走过的小巷忘记。走过一家院门,看见了那么几间婚俗新房,屋前的花格窗上,贴上一些小小的窗花,里面有娇媚迷人的新娘,正邀请你来扮成新郎,期待着让你回味久违了的花烛洞房。又走过一家院门,就看见了出五关时的关羽,长坂坡上的赵云,当阳桥边的张飞,还有摇羽扇的诸葛亮,摔孩子的刘皇叔,秦腔大院的弹弹唱唱,总给人一丝醇厚的回味,一番开心的热闹。再走到一家院门,又看到年俗节庆,什么大年三十写春联、贴门神,新年初一拜早年、迎喜神,什么上九之日的唱大戏、耍社火、踩高跷、装高台,还有正月十五的点灯盏,挂花灯,闹元宵,吃汤圆,一道道年俗大餐,美味佳肴,吃高了心境,迷醉了喜庆。出门再要往前行,你或许又要惊喜于铁匠坊的古朴、豆腐坊的幽香、木工坊的妙艺、皮匠坊的绝活、砖瓦坊的红火、麻织坊的清净、竹编坊的繁忙,还有那毡坊、油坊、粉坊、醋坊、酒坊、磨坊……

“我在老巷子等你。”

就要走出小巷道了,蓦然回首,又看到了这柔柔的话句。那一刻,就突然感到了回家的温馨。彷佛自己曾写了一张纸条,就贴在这静静的巷口,期望这纸条能带着漂流瓶的心愿。于是,一整天,难割难舍,从一条条小巷里走过,从一个个院落里徘徊,也许到天黑时,才会钻出小巷,看着一片被黑暗一点点吞没的老房子,感慨某些东西又将在这个幽静的巷子里消失殆尽。

老巷子里的心,依然不死不活地悬着。

保护与放弃还在争议,建设与改造依旧对立。也许在某个美好的早晨,挖掘机就会轰隆隆开了进去,像一只大嘴怪兽,一口口吞吃掉那些深深浅浅的巷子,吞吃掉那些被风雨侵蚀了的老房子。人的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不会再在这巷子里流淌,只会在这不断变迁的脚步声里一点点消亡。直到某个夜晚,你梦见自己信步走入一条小巷里,在一条接一条的小巷中缓慢走过,最后蹲在某条细小的巷子中,抱着双膝,发着呆,一动不动。梦醒时分,窗外一片灰白,楼宇一片嘈杂,街区一片喧哗,城市一片熙攘,而你的心正蜷缩在火柴盒般的房子里,无望地回味着梦境中的静谧和安详,不由自主流下几滴相思的泪……

可能梦难释怀,那就只能手把书卷,孤独地与千百年前的古人一同神游了。听吧,有个叫陆游的人正在自己的老巷子里吟哦呢: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比较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哪些方法能看好癫痫抽搐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治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