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蓝色自行车(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突然想起那辆蓝色自行车,那是属于我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辆自行车。

我不知道以后我还会不会再买自行车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辆蓝色自行车将永久停留在我的记忆中。我骑过很多自行车,妈妈出嫁时外公给的嫁妆里就有一辆,后来父亲做生意也买过自行车,爷爷奶奶家也有自行车,再后来小叔从大姑家也拿回过一辆自行车,还有很多很多自行车。这些自行车都在我的记忆里出现过,被我骑过,但是众多车子中给我印象最深刻、意义最大的就是我说的蓝色自行车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辆蓝色自行车是我花自己的钱自己选购的自行车。因而这个意义就非同一般了。那时候我刚毕业,工作不久,从住处到上班的地方步行需要30分钟。每天早上和一批刚入职的同事一起走路去上班,下班了也一起走路。虽然条件艰苦了点,但大家一起倒也其乐融融。一伙人有说有笑,成了上下班路上的独特风景。

一个人的旅途是寂寞的,一群人的旅途就有了快乐。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并不想说类似的话语。我多么希望一群人快快乐乐的日子能长久的继续下去。可人生总是充满了离合悲欢,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渐渐的、渐渐的,一群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当一群人终于走成了一个人的时候,我突然觉察到了这种孤单,也就是这个时候我觉得有必要买一辆自行车了。

那一天刚发了工资,从红本本(工资本)里取出的钱还没捂热,我就火急火燎地来到了自行车行。其实在没发工资的时候我已经去过“踩点”,现在只是把手里的钱变成自行车而已。在眼睛的再三搜索之下,我锁定了目标--那辆蓝色自行车。过程很简单,不需赘述,点钱付款,骑车走人。骑上自行车的那一刻,整个身体都跟着飘了起来。只觉得四周的风景好美,人像飘逸在空中的鸟雀,轻盈、跳跃、欢呼。

从此我有了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

那天以后,我早晚都是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我开始享受一个人的工作和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我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骑行带给我很多乐趣,我通过控制车速来平复心情,心情好时,车速是缓慢的,我可以哼着歌看沿途的风景;心情不好时,我把车轮瞪得飞快,听“呼呼”从耳边飞过的风声、汽笛声。一起一伏之间,心境就有了很大的改变,也在车轮转动的时光里,我逐渐适应了这种张弛有度的生活。

车身是蓝色的,手把和坐垫是黑色的,车前轮上方有一个网筐,紧贴网筐的是车把上的铃铛。铃铛和网筐都是我常用的,路上遇到行人挡道时,我会鸣铃警示让路,路边经过菜场时,就用得上网筐了。我骑在车子上,一只脚支在地上,双手握住车把,右手放在铃铛上进到菜场里面。我从不下车子,就在车子上用这样的姿势完成一次次“钱变菜”的交易。我把买到的菜放到车筐里,鸣一阵铃铛冲出菜场,再次飞驰在马路上。

后来,我的后座上多了一个人。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每天早上我骑着自行车上班,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每天下班也是如此。风吹过四季的天空,有花香、有鸟语,更多的是她的气息。我喜欢闻她淡淡的茉莉花般的发香,风将她的长发飘起可以绕过我的后脑勺飘到我的胸前,甚至挠到我的脸颊擦上我的鼻尖。她有时一动不动地坐在后面,有时候欢快地唱着歌,有时候冷不丁地抱住我的腰肢,或者调皮地挠一下我的痒。

就这样,我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就像当初我从一群人变成一个人一样。人生的经历总是在不断变化中,如日子般一天天过去,看似相同却总有不同。没有一成不变的生活,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个人。因为这是在自行车上感悟人生,所以我戏称为自行车上的人生。

现在,我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由于工作的变动,离那里很远。离开那里时,我收拾了一切能带走的东西,唯独那辆自行车没带走。我想把它处理掉,可问了好几家修车店还是没下定决心。我承认我对自行车感情很深,倒不仅仅是因为修车店给的价格低。最后,我把它送给了一位要好的同事,尽管如此,我还是恋恋不舍。

就在我离开的前一天傍晚,我还去修车店把车子大修了一次,重新给车子打满气,换掉了已经被我用的残破不堪的网筐。网筐原来是黑色的,被我换成了白色,重新整修过的车子焕然一新,我把它重新推到楼下的车棚里锁起来。

大家不明白我这样的举动,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遇到一位离开的老同事,我们喝酒吃饭的时谈起往事,无意间就提到了那辆自行车。他回忆当时我在自行车上的情形,说我带着女朋友上下班,让许多人好不羡慕(这里面包括他,那时他还是个光棍呢)。这种事情我不好评价,只好微笑着听下去,而他在说这些的时候,我便想起了我的蓝色自行车。我告诉他自行车让我送人了,他笑着趣我应该卖掉换几个零用钱。其实我整修自行车的钱比把自行车卖掉能换回的钱还要多,这个我没有告诉他,不然他肯定更笑话我了。

我和女朋友并没有走到一起,后来我们天各一方。就像我没有带着自行车离开一样,现在想想多少有几分后悔。可是人生的许多选择有时候并非自己能够左右,如一句诗所说: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再后来我回去过一次,那位同事早已走掉,自行车更是不知去向。

河北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治疗的医院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产伤是引发癫痫病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