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赶猪进城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不料,过了年,这头猪生病了,一连三天没吃食,方圆百里请遍了兽医,打了好几瓶子针剂,一点效果没有,心疼得老赵直掉眼泪。农村的兽医水平不行,他打听到县城里一家畜牧医院,有一位张兽医,专治各种动物的疑难杂症。老赵决定进城给猪治病。然而离县城十几公里,怎么去呢?   老伴儿说,找个三轮子拉着。老赵一听,眼睛瞪得溜圆,扯着嗓门说:“啥,找三轮子,那不把咱家宝猪颠簸坏了?”老赵决定雇个轿子,可是问了好几个司机,都是给多少钱也不干。老赵找当年帮他脱贫的镇民政助理,民政助理说,镇里倒是有一台车,正好这两天闲着,可以帮你送一趟,不过是拉死人的火化车。老赵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这不是咒我的宝猪吗?要不是看在当年帮助他脱贫的份上,非揍他不可。   老赵没辙了,晚上不睡觉,蹲在宝猪门口掉眼泪。老伴说:“要我说呀,你就别摆谱了,找不着车,就赶着猪进城吧。”   “那么远,它能走动吗,而且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   “咋走不动啊,你还记得我们屯那个小队长吗?那年耍钱输了,半夜里把老丈人家的猪偷出来,赶到城里卖了,五十多里地呢,不也都赶到了。”   老赵想了想,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老赵略通点六爻,正月二十一,速喜:“速喜喜来临,求财向南行,官事有福德,病者无祸侵,田家六畜吉……”县城正好往南走,今天八成就应在他家宝猪头上了。      二   初春冰雪消融,阳光明媚,微风和煦。老赵赶着猪,走在去年新修的柏油路上,觉得两条腿轻飘飘的,连他那头宝猪也比在圈里精神得多,兴奋得踮着碎步小跑。   过往的行人认得老赵和他的宝猪——镇电视台天天播放老赵的专题片。   “老赵,又给宝猪‘相亲’去啊?”   “不是‘相亲’,这不是每逢佳节胖三斤吗,我家宝猪过年好东西吃多了,领它进城减减肥!”   有知道老赵是进城给猪看病,前天他曾问过的开轿子的小马,从身后过来,停下车,打趣地说:“老赵,进城啊,搭我车走啊!”   “哼!你这破车,让我的宝猪坐,它还嫌没面子呢!”   十几公里的路,走了三个多小时,老赵一身汗水湿透了衣服,他的宝猪也像水洗一样,一口接一口地喘着粗气。还好,前边总算见到了高楼大夏和宽敞的马路。老赵牵着他的宝猪在入城的路口停下来歇息,宝猪渴了,在马路边上找水喝,老赵拿出一瓶矿泉水,送到宝猪嘴里——老赵这次背了5瓶矿泉水,道上自己渴了才舍得喝一瓶,其余4瓶都是给宝猪准备的。   休息了十分钟,老赵站起来,赶着宝猪进城。路上过往的行人感到新奇,纷纷回头看,老赵心里美。正往前走着,在交通岗被交警拦住了。交警一摆手,把老赵叫过来:“你怎么把猪赶进城里来了?”   老赵一见,面前的是个“小年轻”,于是很不在乎地反问道:“怎么了,赶猪进城不行吗,呵呵,归交警管啊?”   年轻交警竟然被老赵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突然见猪闯了红灯,交警一把拉住老赵手里的绳子说:“你看,怎么不归我管,猪闯红灯了!”   老赵抬头一看,果然,红灯亮着,他的宝猪已经越过地面黄线了。   老赵硬着头皮说:“闯红灯怎么了,它又不认识交通标识。”交警说:“它不认识,你还不认识吗?”老赵说:“我认识啊,可是我没闯红灯啊?”   “你虽然没闯,但是猪在你手牵着,就相当于方向盘在你手里,你开着车,闯红灯,懂吗?你有驾照吗?”   “有啊,摩托车驾照。”   “那也行,扣2分,罚款200元!”   “驾照没带,我也没钱。”   “没钱,扣猪!”   “扣猪,我这是宝猪,金贵得很,市长都接见过!”老赵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照片。交警哪里信他胡说八道,把老赵的手往旁边推,但是目光却扫到了照片,上面的猪不认识,但是认识市长。交警觉得怪了,心说这老农还真不能小看了,没准儿这又是市长重点关注的农户,这可真碰不起!再看照片上的猪,和眼前这头真有八分像。一想,算了吧,反正监控录像也看不到“猪牌号码”,权当送给市长一个人情,放了吧。   过了交通岗,老赵为刚才自己的表现骄傲,看来有市长背后罩着,以后什么都不用怕。于是更任性地让他的宝猪在繁华的马路上七拐八拐地往前走。正自得意着,前面一个扫卫生的老太太迎头把猪拦住了,这头猪刚刚在马路上排泄了粪便。老太太扯住了绳子,冲着老赵嚷道:谁的野猪,随便在马路上撒尿,你以为是你家炕头啊?罚款20元,赶紧把野猪牵走,要不然给你报警了!老赵本想再把那着合影拿出来,可是一考虑,这老太太不像认得市长样,而且确实是宝猪弄脏了马路,罚款也算讲理。唉!认了吧,咱是来给宝猪看病的,不能在道上耽隔时间,于是倒很爽快地掏出了20元钱,交了罚款!   下午1点多的时候,老赵赶着他的宝猪找到了畜牧医院。在一楼大厅里,老赵挂了个79元的张兽医专家号,在助医的引导下,老赵牵着猪进入了张兽医诊室。张兽医50多岁的样子,面色黝黑,腮下蓄着蓬松的胡子,看上去不像个医生,倒像个走江湖的。不过室内墙上挂满了锦旗,上面写着“妙手回春,手到病除”一类的赞语,看来名不虚传。等了半个多小时,轮到了给老赵的宝猪看病。   “‘患者’叫什么名字”,张兽医问。   “你是问我还是问猪?”老赵有点紧张。   “我这是畜牧医院,你是‘患者’啊?”   “啊,它叫宝猪。”老赵说出了猪的爱称。   “什么宝猪宝马的,我问的它是什么品种?”   “这个,是加拿大和台湾杂交产的二元母猪……”   “行了,我知道了,还加拿大呢?现在的农民,啥大说啥,有骆驼不吹牛!”   “有过药物过敏史吗?”   “啥,药物过敏史?”   “奥,这个不用回答。”   张兽医带着手套,仔细翻看了一下猪的眼睛,又用器械拉出了舌头,查看颜色,又拍打几下前心后背。   老赵说,我这是头宝猪,你看,他见过世面。说着,拿出了照片,摆在张兽医桌子上。张兽医拿起照片一看,故意惊讶道:“唉哟!真没看出来,还真是头宝猪!这我可得好好给它检查检查了。”嘴里叨咕着,又重新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又拿出听诊器听了听猪的呼吸,叹了口气说:“这猪喘得这么厉害呢?而且虚呀,你看这汗出的,水洗似的。”   “是啊,丈夫,您一定要给它好好看看!”   “我是兽医,别叫我太夫。”张兽医闭上眼睛,冥思苦想了半分多钟,这才在便签上开了个长长的检验单子,告诉老赵:“你这宝猪可不是一般的猪,我治过几千头猪,从没见过品质这么纯正的,我得给你系统检查一下:到一楼交款,二楼做肺部CT、脑彩超,到三楼做心电和肝胆造影,到四楼采血,做血常规和尿常规,化验粪便,路上是不是喝水了?喝水了不行,后面三项要明天做,一会先办住院。晚一点就没床位了。”   老赵拿着张兽医开的单子,到一楼挂号处先交了款,各项检查总计2720元。交完钱,问明白了导诊台助医,先到后楼办了住院手续,交了3000元押金。老赵给宝猪定的单间,病房是四面木板矮墙,“床铺”是干净的红砖地炕,大约有6平方米。老赵问一下“床费”,导诊说一宿240元,另外加空调费,一宿30元,可自选。医院提供动物营养餐,一天160元,吃不吃这个钱都得交。   办好了住院手续,助医又引导老赵先上二楼给猪做肺部CT。到了电梯门口,助医说,人乘电梯免费,猪乘坐电梯需交卫生费,每次上下单程20元,往返30元。老赵暗暗一咬牙,哼,宰人啊!转念又一想,既然进了医院,就得任人宰割,这时候钱就是一张纸,要想治病,就不能心疼钱了,何况这是头宝猪。算了一下,一楼到二楼,二楼检查完再到三楼三楼到四楼,全程90元,都在押金里扣吧。   除了血常规、尿常规、大便化验,其它检查下午全部做完了,助医说结果要等到第二天上午才能出来。老赵牵着宝猪回到了住院部,助医把猪圈进病房里,锁好了房门。助医告诉老赵,动物都是特护待遇,“家属”——也就是你,不能在病房,对面有专门陪护房间,就一宿60元,不住也可以。老赵摸摸兜里的钱不多了,寻思一会儿,反正在这里也不让看猪,不如在外面找个便宜点的地方将就一宿。他想起了年轻时候,蹲过火车站票房子,今晚不如还上老地方,也不是不可以。      三   在火车站座椅上胡乱地过了一夜。第二天起大早,老赵就牵着猪,交了电梯费,给猪采了血,作了血常规、尿常规和大便检查。   10点多钟,各项结果都出来了,张兽医仔细地察看了检验单子,皱着眉头说,“还好,从各项检查结果分析,没啥大毛病,你在我这就省钱了。”   老赵问:“张兽医,这猪是啥病呢?”   张兽医说:“从检验单子看,你这头宝猪是内循环紊乱,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春节油腻东西吃多了,吃馋了,再给它吃平常的食物,它接受不了;二是考虑患有点轻度精神抑郁症。我给你开几付中药,兽用的,回家给猪服用,别让生人打扰它,不出十天就好了。”张兽医开了6付药,一付药168元。   老赵问是不是需要输液,在医院再观察几天。兽医说没那必要,省俩个钱吧,农民挣钱不容易。   老赵取了药,办完出院手续后,牵着他的宝猪,出了畜牧医院。此刻心里亮堂了,这趟进城没有白来,背着一大包中药,张兽医说十天半月就好了。只是盘算一下,这次进城,花了4000多元,心里慨叹看病太贵。不但是人病不起,就是猪也病不起。马上回家,城里呆不起。   循着原路往回走。猪记道,跑在前面,老赵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有些跟不上猪的脚步,吃力地在后边拽着绳子。绕过几条马路后,又来到了昨天进城时那个交通岗。交通岗上还是那个年轻交警,远远地看见老赵牵着猪从城里出来,急忙摆手,示意老赵看紧点他的宝猪,千万不要再闯红灯了。一时老赵没明白交警的意思,以为又是要拦住罚款,心想,我可不和他磨叽了,赶快出城吧,过了这段,就不归他管了。于是非但没有拉紧绳子,反倒是借着猪往前跑的劲儿,松开了手。宝猪脱离了主人控制,立时撒开了欢儿,横着马路窜了出去。也是该着老赵不顺,马路对面一个拉砂子的翻斗车飞快开过来,猪正在路上乱跑,司机躲避不及,一下子把猪撞飞出几十米远。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让老赵发疯似地扑向了自己心爱的宝猪,然而等他赶到时,宝猪喷了一地的血,已经一命归天了。老赵心疼得趴在宝猪身上撕心裂肺地痛哭。司机深感愧疚,对老赵说:“大叔,对不起,我赔你钱吧?您看需要多少钱?”   老赵扯着司机的衣领,大声吼着:“你赔钱,你赔得起吗?我这可是宝猪啊,我这是见过世面的宝猪,你撞死我的宝猪,就是要了我全家的命啊!不,你应该赔钱,赔我2万,不行,最少得赔我5万……”   司机说:“大叔,您这是讹人啊!”   “讹人,你看看这张照片,我这是普通的猪吗?”   司机拿过照片,一时无语……   故事的结局是,翻斗车司机在现场交警和监控录像证明下,根据道路交通法,不承担任何责任;不过出于对老赵的同情,司机给老赵500元钱。   荆州哪些医院治疗癫痫武汉小儿患有癫痫能治愈吗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