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北京游玩琐记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截至今年,我已经记不准去过北京几次了。   第一次去北京是1966年,国庆节前后。作为红卫兵的代表,自己得到了一张免费去兰州的火车票,需要到北京中转。刚刚20岁的我第一次坐上了满洲里直达北京的第2次特快。我和同学黄玉贵拥挤在不堪重负的火车厢里,身子几乎动弹不得。忍受了18个小时的拘束煎熬,总算到地方了。   一出北京站,心灵立刻就被震撼了:密集的楼群,宽阔的马路,飞驰的汽车,拥挤的人流,嘈杂的声音,果然是规模宏大的大都市!我俩真就是庄稼老进城,东张西望,指手画脚,感觉什么建筑都稀奇,什么街景都想看,什么地方都想去。先是打听到东百万庄,和同学找到了他姑姑家。姑姑是某个医院的院长,尽管自己正在被造反派管制批斗,对我们依然非常热情。买肉买菜,亲自下厨,好吃的弄了满满一小桌后,并没有坐到饭桌前,只是说“你俩不要装假,最好都吃光它。”然后,提着纸糊的高帽,到单位接受批判去了。姑姑不在,我们吃的可随便了。狼吞虎咽,大饱口福之后,想去厕所,难题就来了。他姑姑家用的是坐便器,别说见,以前连听说都没有过。见我执意不肯往上坐,黄玉贵只好陪着我沿着胡同寻找公共厕所。   第二天,我俩去天安门广场,看见东西长安街南侧正在挖一道十分巨大的深沟,出于好奇,我爬上高高的浮土堆向下张望,呀,黑洞洞的,竟然深不可测,浑身立刻像过了电,连头发都竖起来了,赶紧小心翼翼的退下来,对黄玉贵说,可能是要打仗了吧,挖这么深的战壕!多少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当时用现在看来很原始的方法在修筑第一条地铁。那时的北京还没有超高层建筑,仰望天安门城楼,感觉它是那样的高大,回头看人民英雄纪念碑,伟岸的矗立在广场上,有高耸入云的感觉。过了金水桥,看见几个工人正在用红粉粉刷城墙,就问他们为什么要粉刷,他们回答说,过两天有中央首长接见。当时,我们被新奇的城市大世面冲昏了头脑,根本没往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处想。穿过天安门,午门紧闭,顺着门缝也看不见里面有什么。当时以为理应到此为止,并不知道里面还藏有什么故宫博物院!   两天以后,果然是毛主席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了。人流车流像潮水一样毫无秩序的灌满了长安大街,淹没了天安门广场,我们连天安门广场都进不去,只能拥挤在东长安街的人流中间,听林彪拉着长声的讲话:同—学—们……事先知道要接见的消息却没有早做准备,十分后悔也十分扫兴,我执意立即去兰州,黄玉贵坚持要留在姑姑家里,我们就只好分道扬镳了。   半个月后,我从兰州回来,被红卫兵接待站安排到农林部招待所。到姑姑家一问,黄玉贵已经回学校,以后在北京的几天,就只能独来独往了。当时脑筋一动:现在只有我自己,在北京干什么不会有人知道,不要再去大学抄什么大字报,干脆游山玩水吧。我当时的智商,还不懂得文物古迹是最有讲究的,什么长城啊,定陵啊,头脑中根本没有那样的概念,只知道城市中最好的地方就是公园。于是,逛北海公园。登到琼岛的白塔下面,看到许多人在刻写某某到此一游。那时我还不知道此举是不文明行为,不过,把自己的姓名留在墙上,我还真是不太情愿,也就在客观上文明了一把。游景山公园。登上景山最高处的万春亭,金碧辉煌的故宫博物院尽收眼底,我这才联想到,前两天在午门缝隙里没有看到的,竟然是如此层峦叠嶂的宏伟建筑群落!游颐和园,澄碧的昆明湖使我心旷神怡,秀丽的十七孔桥把我陶醉,陡峭的万寿山让我流连忘返,巍峨的佛香阁令我倾倒!四处游逛,大开眼界,结论是:北京的公园真美,清朝的皇帝可真能享受!可惜呀,梁园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处。更何况,当时的北京是红卫兵的天下,每一处公园门口,都贴有红卫兵用黄纸大黑字写的对联:”革命造反的欢迎,游山玩水的滚蛋!”心灵受到那副对联的撞击,很不是滋味儿;也因为穷玩已久,囊中日渐羞涩,逍遥了七八天后,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北京。   难分难舍的北京,我还有机会再来吗? 河南癫痫到哪家医院好洛阳癫痫医院哪家强?癫痫病的预防方法到底都有什么治疗男性癫痫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