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来自梢头的美味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 就在人们仰天叹息时,被人们一眼瞥见一种高大树梢的翠绿,那是榆树梢头上那些榆树钱儿。每当春姑娘裙裾飘舞在家乡的那方水土时,梅香暗浮送来的馨香的气息,绿柳垂帘则带来鸟语欢唱,不经意间,有一种比柳绿色还要养眼的翠绿,栖息在榆树的枝枝桠桠之上。它食指指甲大小的圆形,似玲珑版的荷包蛋,又似一枚枚翡翠雕刻的平安扣密密地拥挤在一起,温润光晕,悦目爽心。但连菜干都要吃尽的人们是着爬上树梢,采摘几枚放进嘴里咀嚼时,连眉梢也笑了,原来榆树钱既有浓浓的甜味,又有淡淡的香气。 每年的春节和立春的节气,往往是携手而来的,说明着季节的脚步已经踏入了春天。可在我的家乡,不仅仅是春寒料峭,常常还在冰封大地、雪舞长空的日子里。   在家乡,草长莺飞的日子往往要到阳春三月的清明以后,随着气温的走高,不仅给家乡带来花绽蕊吐的芬芳世界,也给家乡的人们带来了许多新蔬。春韭麦色,萝卜艳红,那些过寒的青菜更是一片苍翠,接踵而至的各种蔬菜,不断地丰富了人们的盘碟。但不要多久,好多新蔬就走进了轮回的那道坎,飞舞黄花,使得当地人又走进了青黄不接的春荒岁月。   田野里的那些野菜毕竟不可能坚持多少日子,人们的目光无法不从田野里收回,落在了沟边河岸的那些小灌木的梢头和根部。它生长着如同垂柳一般柔曼修长的枝条,或如伞,或垂帘,或匍匐,灰白的枝条虽然经过寒冬的折磨,有些僵硬,但一经春阳的爱抚和春雨的滋润,就会在春风中从清梦中醒来,迅速地从根部和枝条上生长出无数青绿色的叶芽,并雨后春笋般地生长。它就是人们非常熟悉的枸杞,枸杞的嫩头是可以直接采摘爆炒食用的。每逢此时,人们就纷纷拿起篮子去采摘,或爆炒,或淖水凉拌,都是精美的一碟,幽幽的甜味中稍有一丝苦味,在给了人们的营养的同时,也为人们的肝脏进行了排毒,同时还有祛火明目的功效。是一举多得的药食二用的菜肴。   就在人们仰天叹息时,被人们一眼瞥见一种高大树梢的翠绿,那是榆树梢头上那些榆树钱儿。每当春姑娘裙裾飘舞在家乡的那方水土时,梅香暗浮送来了馨香的气息,绿柳垂帘则带来鸟语欢唱,不经意间,有一种比柳绿色还要养眼的翠绿,栖息在榆树的枝枝桠桠之上。它只有那些食指指甲大小的圆形,似玲珑版的荷包蛋,又似一枚枚翡翠雕刻的平安扣密密地拥挤在一起,温润光晕,悦目爽心。但连菜干都要吃尽的人们,试着爬上树梢,采摘几枚放进嘴里咀嚼时,连眉梢也笑了,原来榆树钱既有浓浓的甜味,又有淡淡的香气。   当人们将它采摘回家,清水洗净后到锅里去爆炒时,发现一经爆炒的榆树钱马上就成为了绿汤,那绿色的平安扣瞬间就成为了丝状漂浮在上面,无法作为菜来食用。但细心的家庭主妇,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美味的,她们不假思索地将那榆树钱参和进了玉米面里去,去炕饼或者蒸糕,还没有出锅,光那种鲜美和馨香的味道,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当那些食物出锅时,不管是谁都会被它的色泽震惊了,金黄镶嵌着翠绿,翠绿氤氲着金黄,悦目爽心,简直就是完美的工艺品。轻轻地扳小一角,一边闻着一边送进口中,只一嚼,鲜,香,甜,拧成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气息,直抵丹田,立刻就黏到了记忆的褶皱里,成为永远的怀想。   由于榆树钱是一份极佳的口福,人们在采摘时就显得细致一些,珍惜一些。爬上树之前,首先要在地面上铺好席子,才用竹竿去轻轻地敲打,随即,那榆树钱似一只只绿色的蝶飘舞,又似翠绿的雪儿纷飞,坠落席子上的就是一片片来自缅甸的翡翠。如果刚刚春雨后,这些榆树钱是可以直接生吃的,宛如果蔬一样享受。   当人们的步履踏过清明节时,家乡的春意才浓,春姑娘的水袖才抛飞出百花争艳的画面。即使纷纷细雨撩拨得人们犹断魂,也勾起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当人们透过桃花梨白映衬着绿色柳帘,去望蓝天白云时,有一种灰褐色树皮的树梢抢走了人们的目光,鲜红近紫的芽苞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稳稳当当地站立梢头,尽管春风劲舞,它也不言不语,没有半点飘逸的欲望。   它,就是人们经常说起的美味——香椿芽,又是一份梢头上享受。香椿这种树发芽时,比较特殊一些,无论多高,也无论有多少枝干,还无论去冬是怎么严寒,它的新芽总是从梢头开始,即使你将新芽摘取,它还是要从梢部重新发芽,除非你将它的梢头砍去,它才会从枝干的侧面发芽。   香椿芽刚刚绽开时,如同正反向的紫红的抱菊一般,一旦露水晾干后,它就慢慢的舒展,如同花朵绽放,一旦那紫红的叶茎伸展后,就立即飘舞起紫红的羽状叶片,远看,就是紫红的兰花。香椿的叶茎初开始时都是一抹紫红,大约经过三四天的阳光月华的照射,不断生长的叶茎就会渐渐地变成为翠绿色,而芽芯继续生长的叶芽仍然是紫红色,更让人认为香椿的梢头是一朵鲜花。   香椿的叶芽一经采摘,就会散发出一种含有臭味的香气,正因为这,对于这种至今仍是蔬菜中的贵族(没有绽开的香椿芽好多地方的价格在二百元左右一斤)的评价,一贯又两种,如同人们对泰国盛产的水果之王的榴莲一般,喜爱吃的人越吃越香,不喜爱的人打死也不吃。就是在同一个锅里抹勺子的兄弟姐妹,对香椿的喜爱也不相同。   香椿的吃法很多,而且因人而异。凉拌的主要方法是将它在滚水中烫一下,并迅速捞起,既可以直接凉拌,也可以切碎去凉拌豆腐、蛋皮、凉粉等等,可以说是一种百搭的、具有调味品功能的凉拌蔬菜。是一种初吃臭、嚼则香、越嚼越香的蔬菜,倘若你浅尝辄止,那你就会错过一份精美的口福。对于炒吃,笔者倾向与和蛋类一起爆炒,特别喜爱是用它和高邮的咸鸭蛋一起做伴,椿翠绿蛋金黄,不仅色泽诱人,而且奇香扑鼻,鲜嫩味美,是吃上一口一辈子都惦记的梢头美味。   “雨前椿芽嫩如丝,雨后椿芽似木质。”这句农谚告诉了我们,食用香椿的最佳时间。由于香椿的营养丰富,同时又是一种具有食疗作用树蔬,我国吃香椿的历史十分悠久。早在汉代吃香椿就风靡一时,甚至香椿与荔枝一起成为南国向汉宫的贡品。既是著名的大文豪又是美食家的苏东坡不仅自己酷爱吃香椿,还为香椿大做广告,他曾经情不自禁地在《春菜》中笔舞道:“岂如吾蜀富冬蔬,霜叶露牙寒更茁。”还唯恐人家不明白,还曾经补充到:“椿木实而叶香可啖”。   走进孟夏时分的五月,有一种芬芳醉人地弥漫着村野,那就是来自德国的刺槐的花香。它如同德国女人一样,从不娇羞,一踏进中国的国土,不仅没有水土不服,反而恣意亭秀,彰显着独有的魅力。   刺槐是一种美丽的树种之一,它一般高大挺拔,茂密的羽状叶片一抹青绿,绿冠如伞,而且生命力极其旺盛,少见病虫害。每年的春季,当别的树木早已一身绿装时,它好像还在清梦中,可一旦它醒来,在很短的几天内就变得叶色苍翠葱茏,花香馥郁,香甜四溢。槐树的花,如雪般洁白,粉粉嫩嫩,是一种穗状花序,神韵的花朵恰似一只只粉白的蝶栖息在同一根花茎上,又似一串串灵动的千纸鹤在迎风展翅。每一个花放的日子里,恰如刚刚下了一场梅花共舞的雪,又似青绿海面上泛起的连绵起伏的浪花。   这种奇特的花香,浓可与梅挣宠,幽可与兰夺爱,甜赛秋日的桂,妖胜过夏天的莲,不仅引来蜂飞蝶舞,也诱出鸟语呢喃,共同在五月的扉页上画出一幅充满诗意的画卷。然而这种让人喜爱的花卉直到一八七七年才踏入华夏,如果,如果它是原产中国的花朵,那么无论古典的《诗经》,还是秦风汉赋,亦或是后来的唐诗宋词,它都会出现在它们的扉页之上。   也许是它那带有甜味的馥郁香气,也许是蜂蝶的追宠,亦或是人们实在是难以忍受曾经的饥饿,不知是首先引起了谁的注目,从而摘下数朵,只一嚼,就口齿留香,而且越吃越想吃。   好多花卉如同玫瑰一样,在留给馨香的同时也往往生长着许多扎人的刺,槐花就是这样的花,虽然绽放着色香味俱佳的花朵,但它的每一根枝条上都布满了针刺,让人攀爬不得。要采摘槐花,是一件需要仰视的事,人们只能够使用带有铁钩的竹竿,站在树下去一穗一穗地采摘。   采摘下来的槐花,摘去花柄后,清水洗净后,好多人就直接生吃,甜如瓜果,十分可口。而餐桌上食用时,最快捷的是和那鲜嫩的韭菜一起爆炒,黛绿色与象牙白共处一处,无疑就是一种诱惑,在加上它那袭人的香气,说不是让人舌下生波的开胃一碟,你也不会相信。为了省事,好多人家往往将槐花和各种面粉直接搅和在一起,然后去蒸糕食用,香糯精美,别说吃,就是看和闻,让人的脚步也不想移动。   无论何时何地,农人都有着一种醇厚友善的一面,无论是什么样自己挚爱的东西,他们都会望不掉分享给城里的亲朋好友,质朴中透视着一种美德,尽管在曾经的春荒岁月里,他们还会一如既往。为了让城里的人同样能够享受到这种春天的味道,总会将那槐花在开水里煮一开,然后迅速捞起,日晒风干后,送进城里,让槐花也飘香在喧闹之中,也使得城里人食后就无法忘却那特有芬芳,从而在来年槐花绽放时的树下,也有了城里人的身影。   诸如此类的梢头美味,它们好多是那些春荒岁月里发现的,它们不仅帮助了人们度过了难关,在满足人们的口福的同时,也给了人们以健康。也正因为如此,它们一旦与人们谋面后,就从来没有走远,成为了人们对春日念想的一部分。好多还成为了当今星级宾馆的珍稀之肴,成为绿色而保健的美味。 武汉看羊角风去哪家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湖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癫痫抽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