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炊事班的女兵(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提起女兵,人们往往在她的身上赋予了很多美丽的光环,可谁又能把女兵和炊事班联系在一起呢?其实,在我四年的军营生活里,有十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炊事班里渡过的。

最初接触到炊事班是在新兵连的时侯。那时刚刚入伍,连里经常要求我们新兵去炊事班帮厨。在训练任务繁重的时侯,对于我们来说,能去帮上一次厨,是一种莫大的待遇。我们常常争先恐后,主动要求去帮厨。因为帮厨,不仅可以逃避训练,而且还可以偷偷地享受一下所谓的 “人间美味”。

到了炊事班,缺少了训练场上的严肃劲,多了一些欢快的气氛。老兵班长教我们揉馒头,洗菜择菜,凡是打下手的活我们新兵都抢着去做。尽管我们勤快地干着这事那事。或许是青春期又加之越负荷的体能训练,那时根本不在乎吃的质量如何,只想着怎么才能偷偷地多吃一些,给下一顿多留一点。新兵连里要求吃饭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常常看到女兵狼吞虎咽非常不雅的吃象。如果当天去炊事班帮厨,可以先坐到餐厅里吃一点,惦惦肚子。如遇到可口的饭菜,还可以偷偷地盛到自己的碗里,给下一顿留点吃头。帮厨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饭后的时光。吃完饭后,等战友们都走完了,打扫餐厅和食堂的卫生,还要将剩下的饭菜还要去喂猪。我一直生活在城市里,从来没有喂过,加之我的胃口很浅,一看到不干净或有异味的东西就控制不住自己去呕吐。那时基地的炊事班里养了许多猪,每次去喂它们是我最痛苦的时侯,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提着坩水桶,尤其是走到猪面前时,我一阵干恶,扔下桶就跑,待反过来劲时,再跑回去拿桶。炊事班长看到我痛苦的样子,最后干脆不让我去了,常常安排男兵去坩水桶。或许在班长看来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对于当时刚刚离开家门的我,却感动地掉下了眼泪。至今回想起来,仍然温暖如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从一个“新兵蛋子”熬成了一个老兵,正想让自己享受一下军营生活时,谷指导员找我谈话,要求我去炊事班锻炼。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当时就答应了。在炊事班里工作,突然有了许多闲暇时光,除了正常的工作时间外,我开始静下心来学习,买来自己喜欢的唐诗宋词书籍,一遍遍阅读,摘抄。有时还学习着弹吉它,以此驱散年少时的烦恼。还打着许多正当的理由去逛北黄城根,游颐和园。那段时间里,我自由着,逍遥着,快乐着,我想,那种生活不是每一个女兵都能享受到的。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我离开部队已经十一年了,可是那段绿色的时光,成了我挥之不去的记忆,深深地刻在脑海中,每逢“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我都轻轻地梳理着过去的时光......

武汉专治癫痫病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正规吗儿童癫痫病的病因多动症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