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小站(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星空

我这个人很多时候似有轻微抑郁的症状,仿佛任何事都需自己亲力亲为才能做到稳当妥帖一样。一直待妻子适应了新的工作的环境,我才将出门的事宜提上日程。这一刻,提着行李,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如一叶无羁的浮萍在海面飘荡着,无法停歇下来。

其实,一开春便有去打工的意向。无奈琐事太多,便搁置了许久,无法付诸于行动。仍记得好友前几年对我说的一句话:别到处跑了,卖力气虽然能挣一两个钱,吃的是青春饭,越老越不值钱。那一刻,我联想到了风尘女子,似乎我也和她们是一样的。只不过她们出卖的是色相,我出卖的是力气。唯一的共同点便是,我们都在不折不扣的糟蹋青春。

妻刚回接替我的快递工作时,我有一万个担心。诸如那些日子我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会不会一一在她身上重演,我不得而知。她在武汉的工作很轻松,最多就是动动嘴和动动腿而已。哪似在家里送快递,风里来,雨里去,还得看别人的脸色。起初的一个星期,我陪着她转遍了每一个有可能要去的地方。不为别的,只想日后她少走些弯路,少受点委屈。出门的前夕,我回了趟老家。天空突然扬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没完没了。我看到了雨中许多人脸上漾起了笑容,他们为一场及时雨欣喜着。而我,却想起了在雨中送快递的妻子。她的衣服是否都淋湿了,还有快递送得顺利么?没有人懂的,每一场雨对于一个快递员都是折磨。

在广州仅仅去了几日,最终我没能在那边呆下去,我憎恨自己的毫无作为。为何,那么多人都能忍受的炎热,对我却如同一种人间炼狱。我的坚强,我的耐力呢?

于妻!此刻唯有愧疚了。都说男人该有担当,此刻,我竟不知担当在哪里。十几年辗转漂泊,至今竟仍然居无定所。人都说不会挣钱的人是弱智,大约说的就是我了。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的看小城的夜色了,对于我。那三五成群的舞者,那闪烁不定的霓虹都是虚幻的东西。我要的是真实的生活,和柴米油盐息息相关。妻骑着三轮电动车送我到火车站,儿子陪我坐在后面。妻子一路絮絮叨叨着,诸如那些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的话已经听了n遍,我几乎能全部背下来!小站立于夜色里,显得十分寂寥。空荡荡的候车室,没有几位乘客。广场上的路灯炫耀着,一些蛾子之类的昆虫蜂拥而至,视死如归般的向着火热的灯光扑去。

至于此行,我已无半分把握了,能不能挣到钱甚至要取决于天意。不知道从何日起,我的思想居然会变得如此懦弱而不堪一击。某些称之为自信的东西经过岁月的洗涤已然荡然无存。向来有点自命清高的自己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头,过着委曲求全的日子。

那日,我与妻商量,要不咱也去水果批发市场贩一些西瓜回来卖?当我看到短短的不足一公里的马路上居然有十几个卖西瓜的主儿时,顿时心里感觉拔凉拔凉的。他们卖的哪是西瓜,简直就是狗粪,根本就无人问津。这世上不仅仅不缺人,而且还不缺聪明人。他们往往一瞅到什么商机,便会奋不顾身的往里挤,哪怕挤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去广州的那会儿,适逢高考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人们津津乐道的全是关于高考的话题,那几日,众多家长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自家的少爷公主,唯恐出半点差池而影响着他们的前途。人生漫漫,何止就只是那一次考试啊!此时,成绩反而显得不是很重要,过关了便是王道。仿佛他们的幸福与不幸只隔着一道墙,跨过了便是海阔天空,青云直上。

我的小市民消极思想一直怂恿着我,所以我一直憎恨听那些主持人所谓的脱口秀节目。每当他们说起昔日在大学如何如何的风光时,对于我便是一种严酷的打击。我没有跨入大学的门槛,甚至连高中都未曾接触过。他们言语里的大学,对于我是一个陌生且终生向往的地方。

后来,我去了。后来,也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大学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纯洁与高尚,在他光辉的背后处处隐藏着肮脏的交易。四年的时间不算很漫长,可他却占有着人生最美的一段光阴,那段日子叫青春,失去了就再难追回。只是,有几个孩子懂得珍惜?

曾有人劝我,别陪读了,让孩子自由自在的发展。我何曾不想?只是孩子已然养下了许多坏习惯,归根结底还是与我们做父母的有关。若不是当时只顾着挣那些小钱而忽略了孩子,孩子又何至于如此?在儿子的身上,我总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昔日我的影子。所谓的那些叛逆,轻率,似乎从前我都曾有过。

到哪里都需要生活,到哪里也能生活。所以,我未曾后悔过。渐渐地孩子就大了,谁知道还能庇护许久?若他年他月孩子成家立志了,便只剩下满满的牵挂与望眼欲穿。所以,至少在孩子厌倦了之前能陪多久便多久了。看着孩子在眼里来来回回,即便时时会叛逆也会感到幸福与欣慰。大概这便应了那句痴心父母古来多了……

我不敢在心里去营造所谓的理想家园,偶尔靠文字去滋养或者哄一哄贫瘠的心灵。文字既是丰满的,也是瘦弱的。对于某些人而言,发家致富如同与瓮中捉鳖,只在于出手与不出手了。城市的夜,在灯光的掩映下显得扑朔迷离。不远处有几处烧烤的摊子,塞满了拼酒吹牛的人。他们喝着,闹着,甚至将喝完的空酒瓶随手一扬,刹那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嚣张得纯粹。

听说县城的烧烤价格不菲,便是如此也未能阻止前来的人。烧烤的美味令他们趋之若鹜,兴致冲冲。从前在武汉也吃过,和两个要好的同事。街头巷尾的那种,谈不上半点档次。但是我吃得很开心,我们谈理想,谈生活,甚至还偶尔说一些与某一位女子之间的风流韵事。然时光决绝,此去经年。诸如此类的聚会便再未出现过,唯心里留下了无限念想时时蹦出撩拨自己开始老去的青春。

有朋友总说,读你的文字总感觉心里酸酸的。我很惭愧,是我辜负了朋友的眼睛。已经写不出春风得意的文字了,即便有也只是回忆。

已是午夜了,远处的,近处的声音随着夜色凝重而渐渐的消停下来。偶尔有一两列火车驶过,那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瞬间便撕碎了夜,凌乱了心。夜睡了,星星还醒着。我,憧憬着远方,怀揣梦想,在午夜的小站……

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沈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好鹤壁市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