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水稻风情满田畴(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已经不知有多少次,在不同的时空季节里,往返于高雄与花莲之间。虽然时节不同,景致也有所差异,但是对于盛产稻米的花东纵谷平原而言,一年两获的水稻风情,似乎总是在视野绵绵的意境中不断泼洒……

因缘于地球板块的造山运动,让高耸的中央山脉南北绵延横亘,不仅造成了台湾地理上的一道自然天堑,也形成了初始时代西部(前山)与东部(后山)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态和人文景观。

在那交通不便,贯穿中央山脉的横贯公路尚未开辟的年代,白头翁和乌头翁这两种台湾常见的鸟类,可说是一个受到地理环境限制的显著实例。因缘中央山脉的阻隔,两种鸟类族群的生活环境,可谓是泾渭分明──白头翁活跃于西部地区,而乌头翁则仅见于东部区域。

西部的前山,由于和大陆仅隔着一条台湾海峡,先民跨海移居时间较早,因此开发的程度也较为快速;而位处于东部的后山地区,基于东西交通往来的不便,只能依赖北部的苏花公路和南部的南回公路对外联系,因此移居垦殖的时间便相对慢了许多。在发展上,东部显然和西部有着显著的落差,因而“后山”一词,似乎也在无形之中成了落后的代名词。

位于中央山脉和东部海岸山脉之间的花东纵谷平原,地处台湾后山地区,南北狭长、视野无尽,在自然与人文不断的交错铺陈之中,艰辛地谱写着东部发展的绵绵历史。由于开发较迟,工业化程度较低,让这块以往被认为发展落后的台东和花莲地区,却也因而幸运地为台湾保留了一块好山好水的人间净土。由于水源充沛,水稻的栽种成了此区的特色作物,有名的台东“池上米”,就是在这块土地之上长成的。

从高雄前往台东、花莲,除了自行开车行走于台九山线的南回公路之外,搭乘南回铁路列车乃成为首要的选择。因为在这趟约四个小时的行程里,不仅可以沿途静心欣赏海天幻化以及田园美景,更可记忆在不同时节之中的大地点妆变化,藉以串连四季不同映象,谱写花东之行的无限风华。

在这条路上,沿途景象变幻有致,四时风光美不胜收,除了居高临下远眺台湾海峡和太平洋,欣赏海天一线、渔舟点影的宁静氛围之外,也能在南回路上奇峰峡谷的频频换景中,欣赏和回忆那番绿意林影不断交迭的动态意境。从云雾缥缈、晴空飞鹭、波光夕照、牧牛闲情,乃至于绿意波涛、黄韵田畴等等,都会有缘在多次的时光交会之中,逐一亲身目睹、细细品味。

曾经在一次的花东之行,见证着大地风云的幻化。清晨从艳阳高照的高雄出发,途经屏东的海边之际,虽然台湾海峡渔船点点散落,但是远处的海面却是灰蒙一片,已不见昔日的海天一线光景。在这迷蒙视野之中,列车业已转进了中央山脉山区,眼前的景致也随之丕变──青山欲滴绿意恣意倾洒,薄雾蒙纱犹如少女出阁,好一幅山林翠色的美景,竟然在眼前绵绵呈现。越行深入山区,天空云层逐渐增厚,青翠山峦云雾缥缈,列车彷佛走入国画山水般的诗意境界,让人不禁为之着迷、沈醉。

走出重峦迭幛的大山之后,此时列车已经转进入太平洋畔,虽然铁轨的节奏之声依旧徘徊,但眼前的景致却是瞬间转变。在陡峭的山崖之上,铁路沿着山势而建,列车依山傍海,像是悬在半空中一般。此一场景,让人不禁想起了那年的暑期八月,与研究生经由香港转机,一起同游欧洲六国的毕业之旅,在那多山的瑞士丛山峻岭之中,从蜿蜒公路的这一端,瞧见在万丈深谷对岸的高山铁路,紧附山崖而建的惊险画面来。

车行台东过后,列车便逐渐远离大海,在东部海岸山脉与中央山脉之间的花东纵谷平原中,一路往北奔驰。平畴绿野无限延伸,青翠禾浪随风起伏,大地景色宽阔,田野频频换景。一趟南回花东之旅,两个海洋知性相随,就在这绵延无尽的绿意新机之中,逐渐泼洒翩翩展开。

虽然远处山坡所植栽的大片槟榔树,如刺一般兀自独立,破坏了原本山头的青翠绿意,让整体的视野景致,显得相当不协调。但是,只要能够稍微偏离此一突兀景象,这片花东纵谷所呈现出来的绵延大地彩绘,却俨然成了一道美丽的自然风景线。无论是搭乘火车凭窗远眺,或是自行开车穿梭遨游,两者的感受都是一样。

犹记得今年的三月中旬,曾经在百花盛放的烟花里,一路穿梭于春雨绵绵的雾霭之中,经由南回铁路,奔驰于台东与花莲之间。远山山岚缥缈,云雾蒸腾袅绕,映照出绿野绵延、平畴万顷。这是花东纵谷平原新秧初长的时刻,有的尚属秧苗稀疏,水映蓝天白云;有的业已绿满田野,风吹波浪起伏。

一路顺畅,心思驰骋,周遭景物,在沾衣欲湿杏花雨洗涤下,显得格外清新翠绿。窗外稻禾青青,映照绿野田畴万顷;大地和风习习,轻拂碧海波浪无垠。在这中央山脉与海岸山脉之间,所见的花东纵谷平原,总是呈现出那份难得的宁静与祥和的田园之美。让人不禁回忆起了童年往事,在台南的近海乡下,那夏秋两季无尽绿意与满目金黄的稻作农耕场景来,虽然年代业已久远,但是记忆却仍清新鲜明,就恍如昨日才刚发生一般。

仲夏六月初,再度经由南回铁路,去了一趟台湾东部的花莲。原本春天的满途绿意,已经被轻巧地换上了夏季黄衫。天空湛蓝,阳光炙热,几片白云悠闲其中,这番夏季的晴朗风情,似乎业已标志着梅雨季节逐渐过去,炎夏脚步即将来临的讯息。窗外,已不复见春雨过后氤氲云雾山头萦绕的景象;车内,则是窗帘有效隔离了艳阳炙热的暑气与烦闷心情。透过单侧窗户的对外观照,满途黄韵快速往后倒退。

此时,正值“芒种”节气时分,低垂稻子业已结穗累累,在黄橙橙的色泽绵绵铺展中,为这即将收割的季节,泼洒着无限希望的喜悦场景。大地色调,因缘着稻穗的成熟度而深浅有别;田畴图案,受制于田埂的型式而变化不一。经由大地巧手的幻化组合,让这块宽阔绵长的大自然神奇画布,呈现出了犹如西方油画一般的缤纷色彩,是那么的厚实、丰富而且多样化。

曾经见过大陆油菜花田的摄影照片,在黄色的无限视野中,有的花田会被刻意彩绘上了图案或文字,藉以吸引外来游客的目光。这些图案或文字,其生动的手笔和广袤的胸怀,着实令人赞叹与激赏。记得在一处贵州石头山中的油菜花田里,就被刻意地写上了一个大大的“龙”字。而这一幅中国草书的字画,也就这样被厚实地镶嵌在馒头式的石灰岩山群谷地之中,与大地自然融为一体。虽然,在初视之下直觉有点突兀,但这种以大地为画布,以油菜花为笔的构思,却也颇富人文和自然气息。

在台湾东部纵谷平原的水稻田中,每年都会有人在台东县的池上地区,利用有限的土地,刻意种植着不同的水稻品种,进行犹如大陆油菜花田的彩绘大地图案活动。只是缘于其所能彩绘的面积相当狭隘,有点类似于小家碧玉般的广告画面布局,着实无法展现出如同贵州油菜花田的图案一般,有着那份浑然天成的泱泱大地气势。

列车在“叩叩”节奏声中向前奔驰,大地在无限视野中不断延伸,而那种山林田畴中四季缤纷的色彩,也一幕幕地在脑海思绪中,不断地回荡、翻腾。走过一年的春夏秋冬四季,两期稻作的绿意和黄韵,总会在花东纵谷平原的水稻调色盘中,频频更迭、换景──

孟春二月,在这年节气息正浓、天气依然春寒料峭之际,东部台九道旁的秧禾业已新植,在青青水田稀疏的绿意中,可以清晰见到蓝天白云倒映其中。时隔半载,初秋八月,花东纵谷绿意盎然、稻浪起伏,在绵绵远山迭翠里,偶尔可以瞥见白鹭群飞点落其间。而此时稻禾的第二度绿意生机,又再度被大自然的神来之笔所挥洒,一直延续到秋末冬初黄韵遍野的收割时节为止,大地才又逐渐归于沈寂。

相同的两期稻作,不一样的四季更迭,为这得天独厚的花东纵谷平原,泼墨出了黄绿交替下的水稻风情,是那么的自然、生动与调和。衷心期盼,五月梅雨、十月台风切勿搅局,莫使大雨倾盆如注,莫让黄橙稻穗倒伏、发芽……

合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好呢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西安市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
上一篇:【看点】绿色初恋(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