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清明泪(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在指数中,清明还是来了。真的就像,预先设计好的那样顺理成章。上完两节课,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去寻找回家的路,去追寻久思的亲人。暖暖的春风拂过脸颊,却没有温度,心底透着隐隐的寒。宁愿还是凄风苦雨的天气,也算是一次搭调的出行。

原以为,春天早已驻满了乡间的坡坡岭岭。而眼前的一切,还在冰封着,只有路边几株垂柳若隐若现的彰显着一丝绿色的生气。干瘪的老树枯枝,还在那里低垂着褶皱的脸庞。怕冷的山楂树还裹着过冬的棉袄,白色的遮盖物,依然包裹的严严实实。蹬着自行车的脚步,觉得越来越乏力,浑身早已蒸腾出汗气,混在早春的乡野里,湿漉漉的。几个回合之后, 在缓缓的坡路上,终于只能推着车子前行了。

“咚咚”的声音,传过来,极其熟悉的传进耳膜里。循声而去,不远处的山坡上,抡起的镐头使劲地砸向看起来松软的地面。一身藏蓝色的中山服早已褪了色,配套的鸭舌帽,就那样歪斜的戴着,佝偻的身躯,在那里前后摇摆着。我出神了,呆呆地驻足那里,他却没有回头,那熟悉的声音呢——“回来了啊,闺女回来了啊?”也没有。

远远地注视着这个身影,似乎闻到了汗津津的味道,裹挟着旱烟烟草味的汗水的味道。终于那镐头撞击地面的声响停歇下来,转过身来了,也是一脸的褶皱,也是露着那含蓄的笑意。“丫头,有事吗?”他迟疑地望着傻傻的我——却没有等到那个声音。我的心,也一下子彻悟过来,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他不是父亲!!怎么会4是父亲呢?然后便受惊般逃脱了,如注般的液体迷蒙了前行的视线。

就这样跌跌撞撞的走着,细数着脚下的车印。曾记得,在这条路上,也是这样的一辆自行车,推车的人是父亲,坐车的人是母亲,跟着走的人是我。寒风打透了我的围巾,母亲蓬乱的头发就那样在北风里绽放着,父亲干瘦的脸就那样对抗着风寒微笑着。而后父亲把挂着微霜的棉手套塞到我红肿的手心里,然后赤裸裸的把着泛着冰花的车把。他们的脸上写满笑意,在炕上瘫了半个月的母亲的大腿,终于因为一根烧红的银针,能动了。

踟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他们心里装满了欢喜,我跟着,似乎也少了冬天的恐惧。也是在这条路上,也是这般模样的一辆自行车,父亲骑着它,满载着水果和蔬菜,给我送到学校。我彳亍在校门口,不敢让同事看见他的褴褛与寒酸。还是这条路上,我颠簸着,每每上完课,就会提着一大堆的止痛药营养品,奔出校门。因为患了癌症的父亲,正在暖暖的炕头,等我回家呢。尽管飞扬的尘土遮住我的视线,却因为那份等待,我会健步如飞的走,我会如疾驰的飙车……而今,每走一步,我都会迈得如腿灌铅,任凭暖风翻飞着些许的迷蒙……

近了,坡下边的,就是父亲了,他却躺在那里,无声无息的面对我的来去。

轻轻划燃一根火柴,风翻卷着燃起的冥币,也像父亲的手臂在挥舞。无论多大的面值,顷刻化作的都是灰烬,没有看到曾经的容颜,却响起熟悉的叮咛。您爱喝的罐啤酒,拉开了拉环,冒出了一阵气泡,这是您生前的最爱,也是少数的奢侈品。轻轻洒在您的近前,却不见您捧杯的欢笑,我的呜咽占据了这里的沉寂。只能这般呆呆的望着您的静默,千言万语的诉说,无语出口。您还是静默,看不到您的身影,也无从您的声音。轻轻抚摸着沾满荒草的坟头,体温般的温存,久违的温暖溢满心房。

贴着泥土的脸颊,感受您的气息。曾经把这里想象的那般恐惧,而今却是这般亲切与甜蜜。环顾着您的四周,数捏着每一粒沙土,细细的摘走上面的浮尘,拍拍膨松的泥土,就像临行前为您擦洗每一处污渍,送您干干净净的走完最后一程。也像小时候,您把新买的棉衣帮我披在身上,小心翼翼的扯平每一个褶皱,揪走每一个线头。那时候我默默地享受您的呵护,如今您静静地看着我的祭拜。那时候您笑着,现在我却哭着。任凭您怎么嘱咐,那时候我还会跑得无影无踪。而今,任凭我怎么撕心裂肺的呼喊,您还是没有一丝的声响。

中午了,太阳端端正正的立在我们的头顶。坐在您的身旁,听着我的饥肠辘辘的声响,您依旧没有任何的声息。您会忍心,女儿饿着肚子,回去吗?您会无动于衷地,看着女儿地痛哭流涕吗?您不再抹去我腮边的泪滴吗?——您,是真的走了,真的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终于惊醒了,问一声,爹,您在那边过的好吗?我挚爱的父亲!!原来,见到您的时候,那都是梦里的往昔了!一切都是曾经的过往!!

不回家了吗?上完坟就走了吗?面对着热心的大嫂,我不敢回头,不敢回答。头也不回,把泪铺满来时的路!!

保山哪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