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夜宿马杜桥(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玄幻小说

一位三十多年前的文友,与我在微信上突然有了联系。

朋友叫慕白,他的家在素有祁东县“西北利亚”之称的马杜桥乡。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骑单车去过他家几次。一大家子挤住在两间屋里,慕白带着弟弟与爷爷住的是半边火炉半边床的灶屋。除了锅碗盆瓢和日用农具外,这个家称得上家徒四壁。

穷,不是因为懒。一家三代六口人,只有慕白和爸爸种田种地,爷爷和妈妈身体都不好,还有弟妹读书。

当年的那天因为大雨我不得不在慕白家留宿,我很是不安,中饭的时候,慕白的妈妈已经出门借了一次米和两只鸡蛋。下午,他妈妈将一只葫芦水瓢藏在围裙下,又要出门去借,我怎么也不肯。为了让我吃好,他们一家子真是费了一番心思,用浸湿的荷叶包了一个大红薯,在灶火里煨熟了掰开,洒一些盐,淋一些猪油,再合上包好,重新煨上。不一会儿,那浓郁的香味直扑鼻息。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涌动,我离开家乡去了广东打工,偶尔通着的书信也渐渐中断了。

现在去马杜桥有公交车直达,很是方便。时过三十几年,漂亮的红砖房,式样别致的别墅,在公路两旁耸立着,分外抢眼。我一说出慕白的名字,有人便主动给我带路,“嗬,你去周总家呀,我送你!”我知道慕白姓周,周总应该就是他。那人用摩托车带上我,不消几分钟就来到一幢别墅前,还没下车便大喊道:“周总!周总!来客了!”很快一个发福了的中年人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从别墅里迎了出来,双手一抄就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来不及叙旧,就有人进来找慕白说事。“周总,现在年过完了,我不搞建筑,也想入社跟你搞种植赚钱。”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一脸笑容地给我们递烟,“周总,你看……”慕白给他解释说:“当然欢迎。不过你不是贫困户,需要带资入股,这是章程里白纸黑字写了的,必须遵守!”青年嘻皮笑脸地说:“周总,你就通融通融嘛!我也就这些年挣了点钱,还要修房子呢!”慕白被缠得没法,只好说:“这样吧,你先入股。修房钱不够,我再借你一点。”有了这句话,青年才欢喜着离开了。

接着又有几拨人先后来找慕白说种植合作社的事。通过他们的谈话,我才知道六年前他就开始流转山地,组织十来户贫困户成立种植合作社,种植板栗、油茶、猕猴桃和药材茱萸。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去了。慕白很是抱歉,一连声地对我说:“实在对不起老兄哦,本想好好叙叙旧,却让他们给搅和了。”

这天,我主动留下来过夜。傍晚时分,他带我去看他的果园和茱萸基地。站在山上举目四望,群山逶迤,翠绿葱茏。果园里的果树枝繁叶茂,虽然花期未到,却是一派生机盎然景象。突然,我看到某处山脚下三排长长的白色房子掩映在绿色的树木之中,便问:“那是学校吗?”他微微一笑说:“是扶贫搬迁安置房呢!”

随后他又开车带我去看了马杜桥的著名景点石门。两峡夹立,峭壁上合,拱如石门,青山苍翠,溪水长流。他欢喜地告诉我:“乡政府正着手将山区的景点、风力发电和特色农业种植整合起来,打造一条特色旅游风光带呢!再过二三年,我们马杜桥就是真正的梦里桃园了!”他一脸的自豪和憧憬。

吃晚饭的时候,他要请我去一农家乐吃野味,“当年没吃上一餐像样的饭,这回给你补上!”我赶忙摆手制止,“还想吃那煨红薯呢!”可没有煨红薯的柴火灶,他只好找来些树枝在屋后空地上燃起,积下一堆灰烬来煨。他的妈妈几年前就过世了,八十岁的老父硬要来给我们煨。包湿荷叶,掰开红薯,撒盐淋油,那份温馨,那份香甜,仿如当年。在红彤彤的炭火映照下,老人清癯的脸庞显着晚霞般的红光,他深有感触地说:“真快啊,三十几年就一眨眼工夫,两次煨薯,却是两番滋味啊!”

这天晚上慕白陪我喝茶聊天,我夸他不声不响就成了富翁,他谦虚地说:“我实在算不得一个角色,是国家的扶贫政策好,我不过是动手早了点而已,实在算不得有啥大本事哦!”

促膝倾心聊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线金色的阳光不知何时从没有拉拢的窗帘挤了进来,射在茶几上,原来天已放亮了呢!

兰州有治疗癫痫的吗成都癫痫病三甲医院好吗玉树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沈阳治疗癫痫病治疗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