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小城四季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有城的地方必有人,有人的地方定有爱。因为家人都在小城,小城便成了收藏爱的地方。小城不算大,南北宽3000米,东西长12000米,在小城中心有一个最热闹的地方——公园,它的四季变化展现了小城一年的风貌。

节令不同,公园的自然景观必然不同,给人的美感亦是风景各异。

春寒料峭,春风吹绿公园。公园外缘湖边的垂柳,在由紧而缓的春风拨弄下抽芽挂穗,鹅黄色的嫩芽像小姑娘麻花辫上的蝴蝶结,点缀着纤细的柳枝,微风拂过倍显活泼可爱。春一到,缱绻家中的人们再也坐耐不住,不约而同来到公园舒展腰肢、活动筋骨。跳广场舞、打羽毛球、打太极、骑车、溜冰,不同人群,不同爱好,能在户外运动,该有的绝不少。放眼望去,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似画有景,似电影自己仿佛置身其中。

夏雨缠绵,缕缕洗尽尘埃。小城,工业不多尘埃不少。夏天一到,天气渐次燥热难耐,走在艳阳下犹如进了大蒸笼,呼吸困难,举步维艰。若在此时来趟及时雨,浇个痛痛快快,定然神清气爽。这种时候也是常有的。每每大雨过后,整个公园在大雨冲刷后,干净清新,犹如换了一张新面孔,笑靥如花。不时,天上的彩虹与地上的铜钱天桥,交相映衬湖中,恍惚间会让你看到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如梦如幻。有时雨来的并不那么急躁,绵绵细雨,雨脚长,却温顺宁静。这时的公园里人多,零零星星来往的赶路人,举着雨伞迅步穿梭而过,真正驻足观景的人寥寥无几。他们或许有事,或许惧雨,观光,断然没有闲情雅致。其实,这时的公园别有一番情趣。如果不撑伞,定然听不到一丝嘈杂,似乎一切都被定格在某一点,包括时间。因为有雨,公园里少了平时的喧嚣,多了份静谧与沉思。你大可尽情遐想、尽情美化,从春夏到秋冬,从生命伊始到尘埃落定,世间的美与善,由眼前到大脑到心,尽可品茗,有多无少。若是撑上一把花雨伞,漫步垂柳依依的湖边,一棵棵垂柳像浣衣女的长发,柔顺地低垂到湖里。湖中叠加不断的涟漪一圈圈向外舒展,一圈圈交汇融合,似士兵布阵演练,更像一群舞者踮起脚尖画着一个个生命的圆。如果你不拒绝耳听,定然会听到舒缓有致的旋律从头顶传来,这也没啥奇怪的,恰是细雨不甘寂寞,在嗞嗞咂咂拍打着伞盖,为行人送去无独有偶的天籁之音。

丹桂飘香,香气馥郁小城。“八月桂花遍地开”,这句话用在这个鱼形的小城最为恰当不过。桂花飘香时节,走进小城,恍惚间,定会以为误入女儿国。入鼻的不是汽车尾气,也不是黄土漫天飞的尘埃,而是少女的体香。这种进城就能嗅到扑鼻香气,除了宜宾城弥漫的美酒飘香,其他地方似乎不曾有过。

一个城能被香气萦绕,城便有了幸福的味道。这时的人们是不喜欢躁动的,平日里紧促的脚步放慢了,急躁的心情舒缓了,人们说话的声音小了,打骂声少了,公园里迪高声也没了。人们知道,这样的季节适合享受,适合屏住呼吸去感受香气里生命的曼妙。

如果说丹桂飘香让我们感受到幸福的味道,那么,那一树树金黄银杏叶,绝对让你一饱仙境般的眼福。时值秋末,桂花香刚刚退去,捍卫小城的银杏树换上金黄的盛装隆重登场。放眼望去,就像一位位身穿黄金甲,手持金刀金枪的士兵,雄壮威武地保护着在小城生活的每一个生命体。徐徐靠近这批队伍,自己真希望能变成一条条金花蛇,蠕动自己身躯,攀援到树梢,在蓝天白云下领略大自然的风骚。凉风徐徐,那一片片熟透的银杏叶,在秋风的追求下幻化成一只只金色的蝴蝶,随风飞舞,好不热闹。有人说电影《黄金甲》气势恢弘,可它又怎能与秋风下金黄银杏叶、火红枫叶飘落的壮观景象相媲美?都说秋天有一种风韵美,而秋天小城里的公园则添了一种富贵相。黄,不浓不淡;红,不骄不艳,华贵不显矫饰,大气不失典雅。

如果说春秋的美不足以抒写小城的韵致,那皑皑白雪下的景致,便彰显着小城的俊俏与华美。

小城每年落雪不多,若是飘雪,礼物颇丰,一尺左右的雪似乎从未少过。雪,洁白无瑕,装饰了松柏、点缀了红梅、漂染了玉兰,哪怕被柳叶抛弃的枝条上也蘸满了一层洁白。这时的景致,除了有雨天的静谧,更多了一份不染尘埃的唯美。且不说其他,单就一棵棵棕树顶着雪帽,整齐划一地站在那里,宛然一副新天地,仿佛踏进了白雪公主的小人国;其实更像一个个渔翁披着蓑、戴着笠,在湖边坦然自若地垂钓人生。

四季不同时,不同景,小城的美亦姿态万千、变幻多姿,但总也逃不出一个“美”字,一个“爱”字。处处有爱,春暖坏开。因为多了一份“爱”,对小城便多了一丝“情”。我爱着小城里的人,也便念着小城里的一花一木,哪怕自己仅是小城里的过客,我依然眷念着里面的一切生命体。

兰州有治疗癫痫的吗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武汉市做羊癫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