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毛驴琐记(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景散文

驴这种动物,实在是太普通了,以至于,普通得会被人忘记,比如我。只有看到路边那间驴肉馆的时候,才想起驴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动物,能与龙相提并论,有一句广告词:“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这就可以了,攀龙附凤,还能高攀到哪里去?饭馆里占据一席之地,应该是最好的归宿。要不,人都不待见,弃肉而如粪土,那才是最悲哀的。正因为如此,柳宗元老先生才会专门写作《黔之驴>以作纪念,虽然,那只有寓言式的象征意义,而主角是驴,这是不可否认的。

驴,在脑海中像过电影一般,嘚嘚嘚地走来了,那么清晰,那么生动。脑海中的驴,不是作为食材走来的,而是作为重要的生产工具,走近来,仰脖子长啸:啊,尔啊尔啊尔啊......撕裂长空,震耳欲聋。书上说,马是嘶,驴是鸣,狗是叫,牛是吼。动物叫声让中国文化区分如此细化,驴独占一席。其实,驴鸣是不大好听的,但自然界不能没有驴鸣,因为驴鸣很接地气,大概属于今天的草根精神。

少年时,村中除了牛马骡之外,大概驴是最不受重视的牲口了。拉犁,不如牛有蛮力;驾辕,不如马骡威风。好像,驴只能干些小活杂活取巧的活,搭搭下手,就如拾遗补缺似的,无论干什么,都会任劳任怨,但毫无怨怼之情。比如,拉碾拉磨,拉水车,拉耩地的耩子,拉小排车,驮点东西。还有的时候,为骡马拉帮套。而农村年节最繁忙的时候,也是驴最累的时候,碾米,磨面,磨豆腐,不停地转圈圈。有时,驴也会有小狡黠,耍小心眼,转着磨磨,以为人不在了,就会偷懒慢下来或者停下,于是,吆喝一声,驴赶快拉磨;过一会儿,又会停下,小鞭子往驴身上一落,驴一惊,就马上快了,而且,似乎知道了某些规律,在落鞭子的地方,就赶快紧走几步,过去就缓下来。要不就有了一句歇后语吗,磨道里的驴,听喝。不听喝能怎样?捂眼罩着,就没有了时间概念,一股道尽管走,前途不明朗,那只有听喝的份儿了。

其实,对小毛驴的认识,最美的印象是,回娘家的新媳妇坐在上面,不是骑,是坐。新娘子身穿红袄,头裹红头巾,在驴背坐着,很惬意,随着驴背的起伏,调整着平衡,一个头箍白羊肚毛巾,身穿黑衣裤的汉子当然是丈夫牵着驴,好像还唱着信天游,高亢激昂的腔调,在高原回荡,有声,有图,有色,有情。红与黑搭配,黄土,再加上白雪,远远望去,那种美,是一幅浓郁的民间年画,中国特有的民俗风情画,无论怎样观赏品评,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这种影像,只有黄土高原才会产生。主角不是驴,但少不了这头驴。没有了驴的存在,就没有了故事。

那么,驴就很温顺吗?答案是否定的。驴脾气,是上了讲的。驴与骡马牛不同,驴不知道后退。我们知道,让牲口干活,就必须训练,什么驾(走),吁(停),喔(拐弯),捎(后退)(jià;yú;wó;shào)主要是这个,还有一些小口令不论。驴就会前三种口令,不会“捎”。要说驴的脑袋也不笨呢,为什么就学不会后退呢?常见驴拉小排车的时候,需要车后行,人要费很大劲推驴。驴脾气的起因大概源于此。就是不后退你能咋地?就是这倔脾气你能咋地?村里人说驴脾气是拧。说谁谁很拧,就说谁跟头驴似的。

说了半天,当然要有驴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驴,不是一头,是几头驴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少不了有我。

当兵下到老连队,让我当给(ji)养员。给养员就是原来的上士,负责连队的采购,买粮买菜之类。刚开始,去粮站买粮,就给营部打电话要车。全营只有一辆马车,两匹马,还有一个车把式,是个69式老兵,山东人。只要有空,就会出车拉货。后来连长觉得不方便,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牵来一头灰毛驴,而且是身怀六甲的灰毛驴。据说是90元买的,不但在现在,在那会儿也觉得很便宜,关键还带着驹儿呢。过不多久,毛驴就产下一头小毛驴,很健康。连队的生活也就有了另类的活力,我没事就牵着毛驴去山坡,插一根铁钎子,拴好,任其自由吃,当然,这个自由在直径二十余米之内,就如孙悟空用金箍棒划的那个圈圈差不许多。小毛驴则活蹦乱跳,绕着草驴玩闹,饿了就拱在草驴肚下吃奶。

别担心驴,没人偷。内蒙高原山丘很多,光秃秃的,视野开阔。再说,没有雾霾,也没有风沙,更没有草原狼,那个所谓图腾早就快绝种了。所以,只管放眼望去,如果没有山丘遮挡,会看得很远很远,一头毛驴,甚至更多的羊群,都能看得清楚。因此呢,毛驴仿佛在度假,摇着尾巴,毫无后顾之忧,绝对安全。过半天,把驴牵回,饮水,休息,然后,出去,换个位置,继续让驴享受有限的自由。

草驴的产假过了,小毛驴健康活泼,又调皮又贪玩,主要是可以自己吃草了,所以,草驴就该劳动了。劳动才有饭吃,才是活着的理由。于是乎,套上驴车,出发,到十几里外的公社粮站,采购粮油肉鸡蛋。怕小驴驹累着,就让其在家等着。这一开始就注定成为严重错误。去的路上,很顺利,毛驴走的很稳很快。它当然知道自己的任务。虽然道路不好走,曲曲弯弯不说,因山洪冲刷,好好的路被冲断几处,人们就顺势将两侧修成斜坡。坡度当然很陡,毛驴很给力,轻车已过数道沟,小车颠颠直向前。待车装好回走,快晌午了。这个时候,毛驴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但加快,还小跑带颠起来。我紧紧拉住缰绳,但这时的毛驴的拧劲凸显,倔脾气暴露,拧着脖子,挣紧缰绳,还呼哧呼哧长鸣,且撩起蹶子要开跑。小车颠簸起伏,二十多斤鸡蛋,在木箱里跳舞,才过了一道深沟,就见许多蛋壳开裂,很快流出蛋液。这样下去,鸡蛋会全部毁掉。眼看着毛驴要疯了,肯定以及确定,作为母亲,它太惦记自己的孩子了,一个上午不见,能不想吗?我理解它此时此刻的心情,小驴牵着草驴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包括动物母亲,此时的它可能已经失去理智,已经顾不得承担的责任。而此时的我是大汗淋漓,紧紧拉住毛驴还要靠紧小车,尽量不让车走的太快。说实话,人的力气与作为一个母亲的有着急切归家心情的毛驴相比,简直太无力了。我顶不住了,前边还有沟壑,若翻了车,那将不堪设想,说时迟那时快,我急中生智,快速解下鞍套肚带,给毛驴放行。就见毛驴长叫一声,尔啊尔啊尔啊.....蹄声嘚嘚,一溜烟儿,绝尘而去,转过一个弯不见踪影。

可苦了我了,汗水尽情畅流,上衣湿透。这地方十几里地才有一个村庄,人烟稀少,路上看不到行人,想求援也找不到人,就算盼着有人打劫,也看不到一个。天苍苍,野茫茫,唯有孤家寡人,形单影只,故,仰天长叹,欲哭无泪。休息一会儿,心道,罢罢罢,求人不求己,盼救哪如自救。行动吧。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这点困难还能让吓倒吗?不就是一辆载货的小车吗?不就是二百多斤吗?拉回去不就得了吗?一咬牙,一跺脚,一个字:拉。收拾一番,架起小车,走吧。没有音乐陪伴,只有高原的风声相随。没想到,这毛驴倒得了便宜。内蒙当地群众骂人有一句“灰毛驴”,这不用形容,毛驴灰色,就是一头地地道道的灰毛驴!

我是历尽辛苦,耗尽力气,好不容易将小车拖回连队,人累得差点就趴下了。不过,回连队第一眼看到的是草驴与小驴驹依偎在一起,那般慈爱,让我想揍它的念头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来,凡是出门,就带着小驴驹,母子非常老实听话,再也没有发生类似“罢车”事件。每次出门,必要加料。先用水泡一瓢小米或者黄豆,让毛驴吃下,毛驴如神附体,一天下来,精神抖擞,走上四五十公里,不带歇的。毛驴的功劳很大,很多远活累活都由它完成,都不带怨言,可以说,比一个孬人还好管。就算不立功,苦劳也大大的,自不必言。

草驴的使命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我已经忘记,大概有人出了高价,连队就卖了,留下那只小驴驹接替其母的工作。小驴驹好没良心,母亲的离去,没有对它的生活产生影响,它的伤心是不是吞咽到肚子里了?这头小叫驴,比母亲更漂亮,不是灰毛驴,而是一水的黑色,眼部,嘴部,肚子,还有四蹄,都是白色。小叫驴随着连队,迁移到草原边缘。连队担负烧石灰任务,驴除了出车,就拴在草原上吃草。为了防止逃跑,用了一个二十四磅的游锤缀着绳子。如果没有其它打扰,驴的生活就是这么平静,这么悠闲。但是,有一天,这样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了。

那是七八月间,下了几场雨 ,草原上的草很茂盛,绿油油的。驻地的植被还不错,如果这就是草原,还真能引发诗情。但是这个地方,这样的景色并不多。附近

有几户人家,不知什么时候,也养了一只草驴,就在附近牧放。我们的小叫驴年轻力壮,正是激情四射的年纪,看到那个驴妹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歪着头,拧着脖子,扯着游锤慢慢凑近驴妹。驴的韧劲让人惊诧,这么重的游锤,挂在脖子上,竟然拉得动拉得远,看来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上了邪劲,啥也阻挡不了!

驴妹倒也不羞怯,但也不搭理它。谁知道,叫驴竟然突破法律界限,霸王硬上弓,硬生生将游锤扯到近处,长吼一声,就往驴妹身上爬。驴妹惊吓着了,赶快移动位置,但叫驴仍然恬不知耻地紧跟上去。驴妹主人发现了,大声叫嚷着,跑过去推叫驴,推不动,打不跑,喊不听,急喘喘地跑到连队喊人。我赶快跟去,要把叫驴拉回。谁知叫驴兴头正盛,不管不顾,光天化日之下,仍然追逐不放。草驴主人喊着,“额的驴已经怀上驹子,可不敢让叫驴上。”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忙说“这谁也不怨。谁让您的草驴长的好看呢!”

草驴主人说,“别开玩笑,你可得管住点,别弄出事故来。”我说,“它是牲口,怎么听我的话?你管好自家的驴才是。”好不容易才把叫驴拉回驻地。次日,就见草驴主人在草驴臀后,挂了一个麻袋片,作为紧急临时防范。

我暗暗称奇,这个措施做得不错。看来人的智慧是无穷的,紧急情况下,急中生智,指的大概就是这类现象吧?

即使这样,叫驴仍然追赶草驴不放,草驴的主人惹不起躲得起,牧放改到其它地方,叫驴觊觎的机会也没有了,那几天,叫驴为情所缠绕,不好好吃草,仰头远望,无故长鸣,牵着游锤转来转去,那种心情,令人可怜可气也可叹。好在,过了几天,就过去了,叫驴恢复了常态,但是,叫驴的旧情不变,很多时候,不时在草地上来回嗅着什么;在路上拉着车,无故停下,低头不住地嗅着。看来,这家伙需要修炼一番,克制欲望,才能防止犯罪企图。

这头小驴跟着连队过了好几年。那时候,连队没有汽车,没有自行车,出门就是撩开双腿,无论近和远,不管几里,还是几十里,全部是11号开路。这头毛驴成了连队里主要交通工具。连长有事外出,也乘坐驴车出门,战士们亲切地称驴车为“驴吉普”。很贴切,那时团里也只有一辆北京吉普,一般人谁能坐得上?大多数连队都配备驴吉普,以解出门之急。有一年,一位退休的团副政委来部队,好像联系不周,没人迎接,好像到旁边一个连队,借了驴吉普送到团部。可见,在那个时代,无论你职务高低,在现有条件下,驴吉普是最好的选择。

驴虽然有功,但没有编制。人家营部的马一个月还有草料配给,驴没有,驴虽然过得不错,与战士们一起生活,但是有名无份,属于盲流之辈。它们不自知,要是真的聪明的话,可能会罢工,会上访,要为自己讨个说法。后来呢?后来,连队几经变动。毛驴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驴的历史使命似乎终结了。我见到的驴子,除了剥皮制作阿胶,就是拴在驴肉馆后院待宰的驴子。其命运,令人唏嘘不已;其功用,令人感叹不已。是为记。

=============================================================

附注:游锤,是部队开凿坑道的工具,因其很重,一般人抡不动,或者抡不了几下,所以,在工作的时候,需要将其吊起来,由人准确掌控,锤击钢钎。锤于游动中使用,故为游锤。那么我能否抡动?实话实说,我还真的抡得动。游锤有一根铁把,有力气的人,需要运气,弯腰,抓住把,用力往身后起,抡圆,击打目标。差不多要抡十几下,就要气喘了。我使用游锤的时候,是采石作业中。为开凿坑道备石料。采石要用碎石机加工成碎石,石头太大,不能填入碎石机。就用游锤砸成小块。那时候年轻,力气大,砸石头不在话下。胳膊上的肌肉,一弯肘部,疙瘩肉不用健美锻炼,也是两团疙瘩,硬着呢。

湖北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吗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呢榆林治疗癫痫哪里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