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站在檐下的我,还是齿白唇红,梳着两个麻花辫子的四年级的小女孩,我看到雨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落,在积水的水洼中,溅起点点圆晕,一圈一圈地荡出去,互相交织,互相融合。我往檐下瑟缩了一些,我早早就将红色的条绒布鞋脱下来,抱在怀里。这双鞋是我唯一的一双红色的鞋,我还想穿着它走进我心爱的教室,我想拉近我和他们的距离。

这是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之后下的第一场雨,这个城市并没有给我预想中的惊喜,它只是拥有一个城市的名称,却全然不像城市。低矮破旧的房子,狭窄不平的街道,我的家在郊区,家是一栋三层楼的楼房,房子是毛坯房,楼内没有装修,只是父亲单位暂借的宿舍。两间像教室一样大的房间属于我们,父母精心地布置之后,依然没有之前在农场的家的温馨。灰色的墙,灰色的房顶,灰色的麻面的地。透过窗户看窗外,是几片大块小块的鱼塘,鱼塘的四周是高高的芦苇,芦苇中偶尔还可以看到漂亮的鱼鸟,还会藏着几个垂钓的人。鱼塘和鱼塘的中间有一条宽三米左右的小路,那就是我的家通往外面的唯一出路。我总是望着隐藏在树荫下的路的尽头,去想象那个我来之前一直向往的如花园一般美丽的城市。

雨中的路上已经有了三三两两上学的学生,他们亦或挤在一起打着雨伞,亦或顶着自己的书包,亦或只是冒着雨在小路上奔跑,我很想成为奔跑的那一个,像在之前的农场一样,踢拉着断了带子的凉鞋,故意踩着水洼,弄得浑身都是泥水也无妨,我就是喜欢在雨中奔跑的那种恣意,那种欢快。

但此刻我不敢,我只有这一双布鞋,我怕弄湿了它,我怕我穿着一双湿湿的布鞋出现在那些依然不熟悉的同学面前,看到他们嘲笑我落魄的样子。我伸出我的小脚丫,让檐下的水线冲刷它,然后,我抱着我的红布鞋,跑到雨中,跑到学校教学楼门口之后,我再次站在檐下,让水线冲刷我的脚丫,然后穿上我的红布鞋,然后精神饱满地走进教室。我的脚下一片温暖,但我无法掩饰的是我被淋湿的头发、衣服,站在那些同学中,我依然像一个丑小鸭一样,不伦不类。

下雨天,我却没有带伞。这是一场雷阵雨,雨倾盆而下,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的我们都跑到操场西边的体育馆边上躲雨。顷刻之间,操场就变成一片汪洋。我们即便处在背风处,浑身上下也都已经湿淋淋。上了高中的我依然梳着麻花辫子,我上身穿着大姐淘汰的白底彩色圈圈的衬衣,衬衣的领子有蕾丝花边,还有两条带子可以系成一个蝴蝶结,我的裤子是二姐给她自己做的,但做瘦了,就很不情愿地给了我。是一条青绿色的化纤长裤。这种裤子并不适合上体育课,但那个时候的我依然好面子,我不愿意穿破旧的牛仔裤,也不愿意穿老气的蓝裤子,所以,我宁愿不舒服也穿着这一身。

风给了雨动力,雨点打到身上,很疼。我斜眼看到抱成一团取暖避雨的同学,偶然看到我们班那个长得并不好看,但却娇小可人的女孩,她此刻很惬意地背对着雨,在看一张纸。而她的身后,是那个我们班品学兼优的男孩,他用他并不强壮的身体,为女孩遮挡了风雨,他还旁若无人地帮女孩将一缕垂下来的头发抿到耳朵后。我的心怦然一动,我在猜想,这时女孩一定会感谢这突如其来的风雨,让她可以品味着学生时期爱情的甜蜜。

这对恋人一直相携走过高中,据说在高考结束后,两个人黯然分手。但两个人都用重点高校来回报了这份爱情,这份爱情给了他们学习的动力,不知道在现在拥有了各自的家庭再回首过去,那个下雨的下午,那个没有伞的雨中,那份爱的付出和接受,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下雨天,我却没有带伞。我缓步行走在校园的梧桐树下,雨滴打得树叶哗哗作响,雨滴打在我的迷彩服上,渗透,消失不见。我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成为一名大一新生,参加军训的我,意外地扭伤了脚踝。我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但却总是感觉到委屈。中午大家都休息的时候,我独自来到这里,这是这个校园最安静的地方,一行行参天的法国梧桐之中隐蔽着一条废弃的火车铁轨。我一步一根枕木地往前迈,我在想念远方的家人,父母的唠叨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可贵,姐妹的吵闹对于我来说是那样的期盼,还有家里也是一成不变的白菜土豆,挥发着香气,让我总是食不知味,总是沉浸在想家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淋漓的雨逐渐浸湿了我的“蘑菇头”,我俯身拾起一个梧桐树下的褐色的圆球,轻轻地一捏,里面就散落了很多绒毛。我使劲地将它扔向树旁的荒地,却发现它并没有飞远,而是悄无声息地落到草丛中,悄然不见踪影。我的眼泪不经意被逗弄出来,在空无一人的火车轨道上,我无声地哭。这仿佛是我第一次读懂了离别,读懂了想念,读懂了家是那样温暖的地方。

我还看到一条雨中出来散步的蛇,细小的它像一根筷子一般粗细,它并不害怕我,我却被它吓得呆立原地,不敢动弹。之后的两年,我遇到了我到目前为止次数最多的蛇,这个世外桃源一般的校园隐藏着太多的生灵,当时的我可能并不懂得静下心去欣赏这一份安逸,而是像困兽一般,总是扎煞着毛刺,想冲出去,想回家,我甚至都不愿意结伴出行,在这个校园,在这个城市,我用我孤单的脚步,丈量了那两年的寂寞。那个时候我看了很多书,写了很多日记和书信。日记在毕业时撕毁,书信亦然。因为我翻看了所有的文字,我发现只有两个字:想家。

下雨天,我却没有带伞。站在他的伞下,我却没有看他,我伸手去触摸雨丝,他却执拗地拉回我的手。雨中的月季花娇羞不已,雨中的小草青翠欲滴,雨中的小路并不泥泞,雨中的我和他在一把属于他的伞下,沉默不语。他说,为什么你要选择艰难?我沉默。他说,为什么你不愿意为了我而改变?我沉默。他说,为什么你要离开我?我继续沉默。我的手被雨淋湿,我突然想到高中时代的那个雨后,那个躲在男孩背后躲雨的女孩,我总感觉我没有她当年的那种淡然。

看着他,他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可能是他读懂了必然而至的分手,我却没有一滴泪,我总感觉,走出这把伞,不是失去,而是给他一份真实,也给我一个寻梦的契机。我淡淡笑着轻轻地甩了甩我的长发,没有回头对他摆摆手。我在心中说,这样分开,我们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继续纠缠只能做一世的仇人。我并不在乎我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是否富足、是否高大,但我要有一种我愿意去陪他去共度风雨飘摇的执着,我可以白手起家,可以一点点去奋斗,只要我愿意,那么还有什么比我的愿意更巨大的能量呢!

雨很快淋湿了我的长发,我脚踏的棕色磨砂皮平底鞋已经被水浸湿,变成棕黑色。我专挑水洼走,我能听到他的咆哮,但我却坚持不回头。相见不如怀念,我惟愿即便此生不见,我们可以各自安好。他的雨伞不应该为我遮风挡雨,而我宁愿淋雨也不愿意违心地留在那把伞下。

下雨天,我却没有带伞。其实,雨淅淅沥沥下了一个下午,而我却一直都没有时间回家去拿一把。母亲打电话问我是否带着伞,要给我送过来,而我则骗她说,我有伞,叮嘱她雨天路滑不要出门。工作不顺心,家庭不如意,我好多年都未曾跟同学朋友联系过,我只是独来独往,一心照顾年幼的体弱多病的孩子。到幼儿园之后,上楼牵着他下来。发现雨又开始下了,儿子大树喜欢玩水,但我却怕他淋雨感冒,我脱下外衣,将他包裹严实,然后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回家。一路上,他一直轻轻地伏在我的后背上,他的小脸暖暖的,突然,他大声说,妈妈你看,妈妈你看。我急忙刹车停住,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一个乞丐趴在雨水中,浑身都湿透了,因为淋雨,他的脸色特别苍白,一直在瑟瑟发抖。大树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惜,我掏出一枚一元钱的硬币,递给大树。大树走到乞丐身边,弯腰将硬币递到乞丐的手中,他用稚嫩的童音说:你快回家吧!

在回到家之后,大树拿了一条毛巾帮我擦淋湿的头发,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我突然意识到,也许生活会有诸多的不容易,但只要我们还有家,就应该什么都不怕。人只有在一直想要根本得不到的才会一直感觉很累,当一直远眺时,就会忽略身边的温暖。家也许很破旧,家里的那个他也许不如想象中温柔,家里的孩子顽皮并不乖巧,但家就是家,是累了,冷了,疲倦了想回的地方,是家人心的港湾,是不管面对什么都可以躲避的避风港。雨依然在下,打湿了窗户,打到防护栏上,劈啪作响,我打开窗户,迎进了一股湿冷的风,而我在风中异常清醒。

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将大树放到图书馆,大树马上就冲进他最喜欢的历史地理专区。我和丈夫一起缓步走出,我知道外面下雨了,也知道我们并没有伞,但我就是想牵着他的手,去雨中漫步。雨并不大,蒙蒙细雨。丈夫将我外套上的帽子拉到头顶,我则仰望天空故意让它落下,我狡黠地冲他一笑,他则使劲地抓住我的手,顺着图书馆外的林荫小路,漫无目的地向前走。他说,再过两年孩子上高中就要住校了,你就会轻松一点了。我轻轻点点头。他又说,这些年你辛苦了,我工作忙不能照顾家,家里里里外外都需要你应承。我轻轻地摇摇头。

置身于雨中,可以感觉到一股冰凉,但手和手相牵,却感觉从手心传递的浑身的暖。雨中摇摆的格桑花,雨中绽放笑容的月季花,雨中依然骑行的人们,雨中那一对打着伞搀扶走过的白发老人,雨中迷蒙的城市,雨中闪过的一幕一幕同在雨中的过往,让我不由得相信宿命。雨的印记记录了过往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是一种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心境,因为不强求,不奢求,不虚伪,我拥有了此刻的幸福,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是一种宁静致远、淡泊人生的幸福,因为,雨一直对我不离不弃,雨中的那个他一直与我相依相伴。

下雨了,我却没有带伞。

武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哪家医院正规癫痫病人的寿命有多久合肥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