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遗落在桃花溪的浪漫(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有声小说

初春的一个傍晚,散淡的阳光落在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路旁的冬青树呈现出一种慵懒的美丽。驻足于小河的此岸,遥望着彼岸的那一片村落,一个诗意浓郁的地名马上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桃花溪”,顿时有了一种前去寻访旧踪的念想。同伴很快明了我的心思,见我还在踌躇中,立刻拉上我的手说,别再犹豫了,我们现在走吧。

桃花溪是我用铅笔寥寥勾勒出来的一幅速写,是我珍藏了许多年未曾褪色的一幅图画。

我与同伴上了北门大桥,从这边往那边走去,十来分钟就到了那端,但见一度因拆迁不顺而几乎成为“断桥”的前方,如今已经铺成了一条大路伸向远方;大路两边是一片农田和菜地,阡陌小道,纵横交错。

我们沿着河边一条凹凸不平的路慢慢走过去,折身转过去,便是一排溜的人家,多是木板房与砖石楼间杂,看上去高低参差,贫富悬殊。有几户人家老老少少正在门前忙碌着,扫门庭,挂灯笼,贴对联,言笑之间,不亦乐乎。

毕竟刚从严冬过来,乍暖还寒,四处可见秃枝老藤,衰草枯杨。但见一小溪从河道分支出来,水面零零落落地漂着一些黄叶,是旧年的痕迹,尚未萌生新的生机。当我们行至溪边时,见到一位老人侧身站在连接桃花溪的石拱桥上,他身材魁梧,神色专注,正凝视着前方,若有所思,夕阳将他古铜色的脸染成紫红色。

我们上前与老人招呼,老人回过头来,友好地与我们说起话来。从对话中得知,他今年年近七十,是本地桃花溪人,目前靠卖鱼为生,也种点柑橘和蔬菜,还养了一些鸡鸭。

同伴好奇地问,这个地方为什么叫桃花溪呢?原来真有桃花林吗?

老人说,以前这里是有一片桃花林的,溪流两岸都是,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红透了半边天呢,蜜蜂、蝴蝶、鸟儿飞来飞去,气象万新,赏心悦目,等到三月末,桃花纷纷飘落,铺在小溪水面,溪水都被染红了,桃花溪因而得名。

我们朝他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见一片葱绿。

同伴问:“现在那些桃树呢?”

老人说:“桃树都被砍掉了,现在种的是水杉与红豆杉。”他陪着我们走下桥,与我们边走边聊。

同伴问:“这里有你自己的地吗?”

老人说:“有几块是我的。”

我马上问:“你现在也算是地主了吧?解放前你们这里有地主吗?你们家是不是地主?”

他笑笑,说:“桃花溪有好几家地主,有一家父子解放后都被枪毙了。我们家幸好田不多,划成分时只是佃农。”

我为他感到侥幸,说:“那确实是幸好,你们家不是地主在解放后省好多麻烦。你父亲解放后家里出身好,生活应该过得还不错吧?”

老人一听眼里放光,说:“我父亲那时是个人物呢,他是县上的干部,当时都叫他‘肖区委’,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级别。”

同伴问:“他身上应该有枪吧?”

老人赶紧炫耀地说:“嗨,两把枪呢!”

同伴羡慕道:“那可真神气啊,你父亲后来应该做大官了?”

老人一听这话,蔫蔫地说:“没,他后来……被组织上处理了。”

“啊?”我有点惊讶,问:“为什么呢?”

同伴在一旁说:“一定犯错误了吧?”

老人毫无遮掩地说:“他……他是犯了错误,与一个台属好上了,在那个时代那可了得,所以……”

同伴饶有兴致地问:“那台属一定很漂亮吧?”

老人说:“嗯,确实很漂亮,两条长辫子拖到屁股后面,甩来甩去的。一个有文化的女人,那时是一位小学教师,大家都叫她秦老师,我父亲确实很喜欢她。”

我说:“难怪你父亲什么都不顾了,爱美人不爱官位啊。说起来秦老师当时也很可怜,丈夫去了台湾,自己等于守活寡,遇上你父亲,两个人惺惺惜惺,也是彼此的福气,爱就爱了呗,尽管道德上良心上说不过去,呵呵。”我想起了最近看过的一部反映福建寡妇村的电视《孽情》,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子,竟然都傻傻地苦等了赴台丈夫四十年之久!

老人并不介意也不生气,继续说他父亲的故事:“我父亲与台属生了一个女儿——我的妹妹。后来这事被我母亲知道了,她很气愤,坚决要求离婚。她虽然是个没文化的乡下女人,但人都是有尊严的。她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那样一回事。”

我问:“那后来呢?你父母离婚了,你父亲与秦老师是不是结合了?”

老人说:“后来嘛,后来我父亲受到处分,被送回到乡下,我父母又复婚了。

同伴担心地问:“那位秦老师怎么办呢?另嫁人了吗?”

老人摇摇头说:“秦老师后来不再结婚,她的女儿,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去了北京,据说嫁了个军官,日子过得还不错的。”

我在担心秦老师的命运,迫不及待地问:“那么,秦老师现在还健在吗?”

老人说:“她前几年才去世,北京妹妹回来了,安葬好了她的母亲之后,还来见了我父亲一面,给了父亲一些钱。之后,她再也没与我父亲联系。”

我关切地又问:“你母亲还健在吧?”

老人沉默了一会,说:“母亲也是前几年去世的。”

同伴问:“你父母以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经常吵架吗?”

老人肯定地说:“吵呢,经常吵的。那件事在我母亲心里留下了消不掉的痕迹。”

我很想转身走回去看看老人的父亲,当我提出这个想法来时,老人惊讶地看着我,一脸迷茫。

他问我:“你想去看看他吗?90多岁,现在脑子已经糊涂了,人也认不出,话也听不到。”看来,老人在婉拒我?我不好再坚持了。我在问我自己,为什么想去看看那位高寿老人呢?同伴见我陷入一种冥想中,也看着我,一脸纳闷。我知道他们都不理解我,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或者是想见证一下岁月在一位老人身上留下的沧桑?或者是想认识一位在那个时代有着浪漫故事的人?是也不是。

我和同伴与老人握握手,准备告辞,看了一眼他转身后高大的背影,便在暮色中踏上了返归的小路。恍惚之中,英俊高大、威武精神、腰中插了两把盒子枪的“肖区委”不停地在我眼前闪现,而他那位美丽活泼的秦老师也拖着两条长辫子笑吟吟地迎面走来。

从桥那边走到桥这头时,听到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寻找了一番,才看到一个瘸着腿走过来的老人抱着一个音乐盒子,正好是青年歌手胡夏在唱那首经缠绵伤感的《伤心童话》,虽然与我今天的感遇不甚吻合,但听起来却也声声入耳:请忘了爱好吗,爱情是伤心的童话,别思念他好吗,我听过太多无聊问答,大雨落,刷掉梦和泪光,我终于明白爱情没有真假……

春雨连下了好几天,河水渐渐涨高了。那座连接城乡现代风格的白色大桥,从心理上感觉似乎低下去了好几公分。今天刚刚放晴,我挎上相机,与同伴漫步于此,忍不住还是迈开步子朝对面的桃花溪村走去。年前的寻访似乎还留下些许遗憾,企望再度邂逅那位老人以了却心中一段心愿。

最近天气隐晦,只好蛰伏在家,桌上摊着一些书报,趁着年节短暂的闲适得以心无旁骛地翻阅浏览。《文艺报》上李春雷先生一篇文章说,“生活就在窗外,就在身边,最主要的是要有一颗海绵一样的心,去扎扎实实地走进生活的水里,去虔诚地体验深情寻觅,去静静地等待,才能够感受到原始的脉动,才能遇上真朋友,才能获取最重要的东西。”回想最近一段自觉的寻访活动,有意识地与众多普通人交谈,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欢悦、艰难、情绪与愿望等等,捕捉最原始的创作素材,正好契合了李先生的这段真切感受。

桃花溪年后的喜庆色彩还留有明显的余韵,一户户农家小院门前,都贴上了大红喜庆对联,晒谷场上铺着一层烟花的残屑。正月里,是走亲访友的最佳时间,不少院落里聚着老老少少的人,主人与客人在亲切随意地交谈。有一户人家的庭院种有各种花草,生机盎然,气氛浓郁,主人很好客,看到我们走过,客气地招呼一声后,很高兴地邀请我们进屋,陪同去他的前院后院转转,我们趁机拍下些平日里难得看到的一些农用工具,如吹风箱、扮禾桶之类。两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从房间里跑出来,在风中像两只漂亮的蝴蝶飞来飞去。

在桃花溪那条两旁都是人家的水泥路上走着,见人见景有感觉了就随记拍照。淳朴热情的村民看我们这样,十分乐意地配合,有一位五十左右、眼睛有点残疾的农人主动走上前来与我们说话,我问了问他目前的一些生活情况,比如经济来源和家庭成员等等,他均很认真地一一回答,大概觉察到我们有点来头之后,问:“你们是哪里的?是不是报社记者呢?”我们不便细说,只好模糊地回答了几句之后,与之告辞继续前行。

正走着,好像后面有人与我们打招呼,转身一看,原来是上次见到的那位肖姓老人。这可真是巧呢!老人紧走几步赶上我们,亲热地说:“你们过来玩了?上我家去坐坐吧。我刚刚进城给儿子帮了一天忙,他开了个批发店,这几天太忙了。”我们马上与他一起边走边聊,大约十来分钟后就到了他们家。

老人的家从水泥路右侧的一条小路拐进去,院门有点低矮,走进去后却很开阔,青青葱葱的一片,令人眼前一亮,坪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钵与泥盆,零零星星开了一些淡雅的花,名副其实的一个花圃,莫非他是做盆景生意的?参观完他的花花草草,老人带我们到他的房里,但见满屋子高高低低的木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根雕作品,谈不上太多的艺术设计,也谈不上精雕细琢,总体显得有些随意和粗糙。我情不自禁地叹道:“您老的生活真是过得滋润啊,难怪气色这样好!”

同伴问老人:“您父亲住哪间房呢?我们想去看看老人家。”这次老人不再婉拒,忙带我们去旁边的一间小屋。一位年长的妇女蹲在院里的花圃里正给一丛叫不出名字的花剪枝,看我们过来了,笑容满面地问:“你们两位是哪里来的客人啊?快进屋坐坐,喝杯茶吧!”

同伴回答说:“谢谢您了,不客气,您老过年都不放空,忙乎着啊!”我也上前问候一声,说:“您一家人真是好福气!”

女主人站起身说:“还算好呢,你们就更好了。我现在去烧开水,你们等会来坐坐吧。”

老人的父亲住在一旁低矮破旧的小屋里,我们跨进门槛去,感觉屋顶仅仅高出我们一个头来。虽然我在事前对于耄耋之年的老人有一定的想象和揣度,但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还是让我大吃一惊,瘦小羸弱的形象与我想象中那位神气威武的指挥员“肖区委”相去甚远,岁月,年头,对于一个人的改变,何等的残酷无情!

老人的父亲身穿灰色的毛衣和棉裤,还套了一件墨绿色的羽绒背心,戴一顶深灰色的毛线帽,他面容清瘦,颧骨突起,嘴角两边留了一小绺灰白的胡子。乍一看,还以为是位老太太呢。此刻他正坐在床前的木榻上洗脸,看到我们进了他的房间,颇有点局促不安,手里软软地用劲拧着毛巾,嘴翕动了一下,想说点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我与同伴上前与他打招呼,说:“老人家新年好!”

老人的父亲用微弱的眼光看着我们,连连说:“好,好,你们好。我这里不成样子,你们没地方坐哦……脏……没人洗哦。”

同伴忙安慰他说:“您老慢慢洗,我们来看看您,不用坐的。”

我看到床边右侧的墙上挂着一面褐色的旧镜框,玻璃里面有大大小小十几张黑白照片,除了一张女人照片——老人说是他母亲,其余的全是清一色的解放军着装——可以在很多电影电视中见到。我被一张最大的单人照吸引了,我猜想这就是房间的主人——老人的父亲,当年的肖区委。

老人在一旁印证说:“是的,这就是我父亲,还有几张合影照片,里面的人都是他当年的战友。”我看看墙上那些生龙活虎的解放军战士,再看看眼前佝偻着身子的前区委,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也许有很多人都是相似的生活境遇和生存状态,只是我们没机会遇上更没机会去关注,而眼前的老者因为那段不同寻常的经历,作为远去的一段故事被我们邂逅了,于是在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前区委的小房子里走出来,老人又带我们去看了他父亲的墓地,我奇怪人现在还活着,怎么会有墓地呢?当然,历史上这样的事并不少,大人物小人物皆如此。秦始皇陵就是最好的证明。老人说他父亲二十年前就已经为自己修砌好了坟墓。

我们随着老人来到院子后面的一棵大树下,爬上一段石阶后,就看到一座坟茔,上面杂草丛生,再走下几层石阶,便看到洞开的一扇大门,里面是阴森森黑洞洞的墓穴。我跟在老人与同伴身后,不觉有点毛骨悚然,像是进入一种惊悚与悬疑小说的描写之中。老人擦亮打火机,带着我们进入到里面,仿若几个古墓寻宝人。

老人指着墓穴说:“本来右边是我母亲的墓,碑都刻好了,你们看看,我们三兄弟的名字都在上面,但是我舅舅死活不愿意母亲葬在这里,执意把母亲接回她老家去了。”我在寻思老人舅舅的态度,先是有些不解,夫妻嘛,理当合墓,然刹那又恍然大悟,个中缘由,自是不言而喻。

从墓穴走出来,我们在老人的带领下,进入到他家的一片竹林,看到郁郁葱葱纯净的一片绿色,我的心情才慢慢轻松一些,逃开了刚才的幽暗。认真听老人继续叙述他父亲的故事:

“那一年,解放军的部队来了,地主们闻风而逃。部队准备开仓放粮,却又不知道到底哪些是大户人家,想找个人带路,但村民害怕地主回来报复,谁都躲得远远的,不敢接近解放军。我父亲当时17岁,遇上解放军问路,便满口答应了,带他们去了几个地主家。解放军看我父亲出身贫苦,又很有热情,于是动员他参军,我父亲就这样走进了革命队伍。”

同伴问:“他一定参加了很多次战斗吧?”

老人说:“嗯,父亲打过好多次仗,战斗中很勇敢,被一位首长看中了,做了自己的勤务员,以后又提升职务,率兵打仗。镇压反革命时,他扣扳机的手都发软了。晚上有鬼魂找到他说,你冤杀了我啊!你冤杀了我啊!结果,我父亲左手的两个指头莫名其妙地瘫了,再也使不上劲。”

我不解地问:“难道真有此事?编的么?”

老人一脸正色说:“真的,估计确实有杀错了的人。”他又补充说:“我父亲参加战斗的表现被写进书中了呢。那本书还在我父亲房子里,他自己一直保存着。”

听老人这么介绍,我有种想去看看那本书的冲动,更希望能够收藏起来慢慢看。然转念一想,那位长者由于自己的过错失去了他的大好的前途,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村民们没准会以异样的眼光看他,在鄙夷和冷漠中,他卑微而猥琐地活着,暗淡的后半生中,能照亮他生活的烛光也许就是那些非同寻常的回忆了,一个曾经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的战士,一个为中国革命和解放事业作过贡献的战士,一个在斗争中令敌人望而生畏的指挥员……

这一切毕竟不是大多数普通人所能够经历的。然而,所有的辉煌对于他来说只能够成为一种苍老而苍白的回忆,于他的照片中,于写他的书里,他的日子也许就这样枕着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郁郁默默地度过。

描述老人父亲的那本书,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个悬念,也许换个时间我还是会回过来找老人要来看看的。天色向晚,暮云四合,我与同伴在上次遇见老人的那座石拱桥上与他握手告辞之后,转身看到远处有几只鸟儿赶在天黑之前,正在叽叽喳喳叫着寻找归巢。此刻,夜的帷幕,思绪的帷幕,眼光的帷幕,已渐渐地合拢……

郑州治疗癫痫病好不好吃癫痫药可以喝酸奶吗黑龙江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