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赴江南(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有声小说

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读这样一本好书,那是最好不过了。明媚的光阴,虫鸟欢唱,日光温润着岁月的脸颊。

淡淡的花香划过烟花三月的扬州两岸,经春的桃柳次第开放。我手捧一阕宋词,从悠远处追溯。那青衫磊落的男子,驾着轻舟来往于古代的酒肆、庙堂、江湖之上。深闺背后,那无尽的悲欢和深深地幽怨,在那宋代细雨长亭的哀伤和柔和里久久回荡。

一抹烟云,一抹流霞,伴着酒肆里的香气缓缓而来。那是繁盛时的扬州,杨花盛开,来往于栈道的马蹄声络绎不绝,悠扬的踏响了一个又一个的的英雄,留下了一阕又一阙的诗篇。而这一切,终究逃不过岁月的侵蚀,多年以后,家国仇恨,扬州颓败的只剩一座空城,那些文人,也终究是在历史的滚滚黄沙里淘尽风霜,与他们的诗篇一起酿成经典。

春风拂过青衣,岸边传来一曲曲交错的琴筝之鸣。酒台花径,风萧依旧,月光笼罩的二十四桥上,吹箫的美人披着银辉,宛若洁白光润的玉人,仿佛听到呜咽悠扬的箫声飘散在的江南雨夜。

歌舞繁华的扬州夜晚,窗外的花香缕缕飘来,瘦西湖江水悠悠,客舟里的词人一腔热枕,趁着如炼的月华酌几杯清酒,感叹年华。青楼里的珠帘撩拨起了词人的雅性,于潺潺流水的客舟里,流水飞絮浅吟低唱。

宋词的梦里,杏花春雨,词人捧一卷书,倚窗而站。试想一下,烟花三月,小屋田园,稀稀疏疏的春雨渐渐滴落,滴穿过词人的心坎,然后,化作一束流光,随着笔下成章的平仄穿越到现世,与有缘的人邂逅,继续了一场又一场浪漫故事。

雨后的沙路,泥泞了多少春光,踏马而来的将军,也只好在昨夜的轻柔里暂作歇息。尽荠青青、春风十里,北方的暮色,南方的堤岸,似是近在眼前。回荡在青山绿水之间。

花陌千条,天空云卷云舒,借一盏明月,剪辑一段心事,在竹亭小谢里默默相思;这样的场景是最好不过了。

千年之后的我们再去扬州,大明寺上,古运河旁,年年岁岁相似的花,却只是旧年不再,箫声不再。循着书里的故事,我听到了宋代词人太多的遗憾,那一抹孤凉的沧桑和太多无奈。苍茫的夜色一片安静,淮河岸边,我仿佛听见那个惆怅的男子低声哀唱,“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风摇曳,吹皱一池江水,九月,我循着宋词里的记忆寻找那烟雨低回、煮茶烹歌的江南。古道西风,瘦马夕阳,一幅青衫磊落的男子,倚楼而立,卧栏听雨。那宽宽窄窄的雨巷,那远远飘来的桂香。

初来江南,先下扬州,当夜色定格在这座古城和风细雨便纷纷而来。为了避雨,只好赶忙寻一个酒店住下,“如家”——温馨、舒适。“夜色带春烟,灯花扶更然。”于这样朦胧而又充满诗意的雨夜里靠窗而站,酌上一杯薄酒,吟几句宋词,便是一个丰盈的夜晚。早上起来,选一个好的位置,靠窗,听雨。一碟小菜,几味水果,盛一碗豆浆,剥个鸡蛋吃点油条,便是一顿丰盛的早餐。

饭后,天悄悄的放晴,而这种放晴对于九月底的江南确乎也是奢侈的。我循着人流穿过几条街道,时空仿若顿时错乱了起来。小桥流水、古风建筑了琳琅满目。

朱红翠绿,莺歌燕舞,我站在交叉的路口,桂香远远的飘来。三三两两的游客和当地民众都在为着新的一天庆贺,低声耳语笑靥如花。

当我穿行于巷弄之间,古木溢出的年代味便我陷入一种深深的包围,它们是幽远的、沧桑的继而充满又亲切、迷人的。街道上各色的古风客栈、杂货、小吃目不暇接,一种集体穿越的错觉悄然而生,而我恰恰成了一个青衫磊落的执扇书生。

走进一座古园,处处回环曲折的小径,阁楼亭台,假山秀竹。而江南的建筑大多都是相近的,斑驳的日光顺着历史的虬曲穿透院墙,掀开一阙阙宋词,一不小心便会闯入那些歌女当年的深闺。

当夜幕垂怜便是进入黑夜,南京夫子庙旁,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六朝金粉所凝的秦淮河。后人的频频光顾,却从未逃脱因循苟且的嫌疑,热闹的船会,咿呀的歌声,喧嚣的人声,早已丧失了当年的那种诗意。

而恰好,夜里的西湖依然是静默地,听得见淙淙水流,嗅得到习习冷风。夜里的西湖是一种远离尘嚣的世界,没有汽车的鸣笛声,没有嘈杂的喧闹,而这一切却又显得她分外孤独。

而同样,在月华如炼的江南夜里,月华古街却是既热闹而又不失分寸的。彻夜笙歌霓虹闪烁,他是未完的历史,是现世的仙境;酒店、客栈、当铺,还有酒吧和KTV,于琳琅满目的风花雪月之地里慢摇时光。它,坐落于世俗之中,却又远离尘嚣的红尘;这里是烟花之地,却又纯净的没有污垢。悠悠岁月,纵然得以于此放浪形骸。

穿过窄窄的走廊,似乎弥散着一股历史的炊烟,这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故乡”,是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滥觞”——鲁迅故居。

那庭院中木叶从嫩芽到肥胖的时光,是后人予以它们苟且的养料。然而,日渐衰败却又日益繁茂的故园啊,它早已不再是当年。宽厚的戒尺哀瘦的堂桌,那是一个真切而又模糊的记忆。

百草园里石椅泛起了青色,潮湿的墙角里有一颗槐树,而墙上早已爬满岁月的青苔。

宽敞而又明亮卧房里早已空了多年,临窗的那张案牍,泛着朱红褪去后的旧黄,卧榻两侧的家具也显得过于风尘。

江南是雨极美的,朦朦胧胧的恍若穿越了几个世纪。那拂袖的女子,撑着伞娉婷而去,渐渐隐没在茫茫的氤氲之中,那着这青衫的男子有一张如水的白皙脸庞,果然,江南的山水是滋润人的。

红酥手,黄藤手,满城春色宫墙柳。雨打芭蕉,世泪婆娑,谁曾想,错错错,莫莫莫的纠缠,涤荡了千年。霓裳乱,银桥人散,那凄美的爱情,悠远的故事吹彻在苍茫的历史长河,终是经受住了岁月的风霜雨雪,在千年里历经磨难,终是于沈园中凝成了一幅千年的画卷。

远远飘来的桂香和着小雨渐渐消融在烟雨如织的江南,那盈满在会稽山的幽香,那盛开在江南的画卷,氤氲了古道西风,滋润了一阕又一阕柔情而又不失铿锵的宋词。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郑州什么医院对癫痫病的医治效果好?江西癫痫病医院癫痫发作都有哪些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