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谷雨晋茶香(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职场小说

又逢一年谷雨时,正值条山采茶季。

有联曰:“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谈到了采茶的时节:“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

谷雨,一个散发着温润的诗意名字,萌芽在农谚上,轮回在季候里,绿氲在茶园中。细雨微风的日子,泗交河畔厚民茶园,雾霭如同轻纱飘渺,唯听山谷泉声潺潺。晨曦如同油彩的画笔,点红描紫,横泼竖染,造化着这梦幻般的北国高山茶园。北宋文学家范仲淹诗云:“轻雷何好事,惊起雨前芽。”静谧在茶园里的茶树,厚蓄了漫长冬季的营养,吮吸谷雨滋润,期待绽放一场春之花事,萌动的茶蕊依次开放,娇羞的茶瓣次第舒展,娇绿盈眼,香气怡人。

湿漉漉的谷雨,翠绿绿的茶。从谷雨初萌的第一片芽叶始,撩开云蒸霞蔚的轻纱,我就试图跃上这“泗交绿”的叶尖,踏着采茶女的歌声,眺望整个中条山的春色,眺望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源头。那种茶的山坡,生长着一个国度的精神。那种茶的身影,是一个民族的写真。一片绿叶,仪态万方,每一片都积淀着历史的厚度。从中华远古走来,挟着仙风道骨,讲着神话故事,与丝绸古道相约,与翰墨书香为伴,与阡陌棋语汇合,与无数茶道中人相恋,就是液化的诗经楚辞,就是飘香的唐诗宋词……

谁说山西不产茶,中条深山绽奇葩!晋茶,这“南茶北移”的娇儿,把思想植于北国高山砾壤,把眸子放进碧水溪河,把梦想长在云雾风中,叶脉里流淌着南国基因,勃发着山西性格,更洋溢着中华气质。这不是舜耕历山的勤劳在传承吗?这不是后稷教民稼穑的愿景在延伸吗?这不是嫘祖养蚕的故事在续写吗?这不是陆羽《茶经》在山西的新版吗?

晋茶在生长舒展中,与清泉飞瀑为伴,与松涛柏风为邻,感受清新自然气息熏陶,被富含微量营养元素的泉水滋润,使得芽叶滋味醇厚回甘,香气高远弥久。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些茶树生长在僻野山林,没有人为的干扰,没有环境的污染,浑然天成,含英咀华,吐香蕴玉,最是那一抹绿的柔情。

一年之茶在于春。谷雨茶,坊间也称之为谷雨尖,以其色泽、香气、口感,被视为茶中圣洁高雅之珍品。最受品茗人追捧的便是谷雨茶独特的“旗枪”、“雀舌”了。一芽一嫩叶的茶泡在杯中像展开的旌旗,被称之为“旗枪”;一芽两嫩叶的则像鸟雀的舌头,故称之为“雀舌”。一位名叫阿尔贝蒂的西班牙诗人,第一次喝到了中国谷雨茶,青绿的茶水比他的爱情更加纯粹,甚至让他忘记了心爱的姑娘,这位诗人抬头望着西班牙的月亮,可是低头写下的却是这“旗枪”和“雀舌”了……

晋茶春晚,最是那谷雨滋味。海拔1000多米的中条山,终年云雾缭绕,故茶区内升温迟缓。茶树们,非常沉得住气,须得过了谷雨才能采,且最好是在清晨的雾中采摘。“雨前雨后采茶忙,嫩绿新抽一寸香。”采茶女,清纯的女子,头戴着青蓝色碎花头巾,在蜿蜒的山道上行走,如同行云流水。晨风柔柔地拂着,背后是山是云。她们挽着竹篮,轻盈而出,浅笑如花,远远望去,如同仙姑下凡一般。风在怀里奔跑,蝴蝶一路飞舞,漫山遍野流淌着嫩绿的清香。她们秀美的身姿灵动在茶园里,拨青弄翠,舞动风情,采摘着春天云雾,采摘着幸福时光,茶叶飞舞,茶歌飞扬,似铃如玉般:“三月里来三月三,手提竹篮上茶园,十指尖尖采茶忙,顾不得与郎情语绵绵。”

泡一壶谷雨尖,品一杯泗交绿。新绿,嫩芽,在杯中舒展,炫舞,水乳交融。闻之,一股熟炒板栗的清香直沁肺脏。那香中带苦、苦中见涩、涩中有甘的感觉在味蕾悠长。泗交绿,细嫩多毫,叶条紧凑,叶色黄绿,渐渐沉入杯底。茶之品、茶之性、茶之韵,尽在这谷雨茶中。突然想起一位懂茶人说过的一句话:“沉下去的,都是好茶!”啜着茶水的浅浅清润,那“旗枪”、那“雀舌”,通过采芽、杀青、揉捻、烘干、提毫等一系列的传统茶艺后,蕴涵了多少中条山人的无尽情愫啊。我一次又一次唇吻这“泗交绿”,“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也”……

手中一杯茶,心里一片春。品尝春茶,似有一种归去来辞的感觉,轻轻啜上一口,感觉有一种诗意在心中流动,似有豁然开朗的感悟。简单且写意的冲泡,一壶一盏,便让你体会到天地间刚刚苏醒的那份清明与和畅,给你一座万树萌动的青山。如同重新回到山峦上、峰谷尖,回到一丛丛的茶树上,回到沾满露水的清晨,回到若有若无的薄雾里……品味这泗交的谷雨茶,醉人的芬芳,醇厚的韵味,曾让多少人儿为其赞叹,为其吟诵。我想起了渺远如神农,禅定如陆羽,潇洒如李白,清脱如东坡,高洁如易安,风流如唐寅,傲气如乾隆那一位位茶人茗客了……

饮谷雨茶,香而不浮,爽而不浊,能以茶驱腥气、以茶防病气、以茶养生气,振奋精神,消除春困。而且有良好的延年益寿、抗老强身的神力。茶为嘉“木”;以“锅炒杀青”,属“金”;煮茶用“火”;冲泡用“水”;以陶或瓷盛之,属“土”。一茶中“金木水火土”尽得,博取兼容阴阳五行的精华灵气,故茶农们认为,喝谷雨这天采摘的新茶最能清火、避邪、明目。《神农本草》中记载:“久服安心益气,轻身不老。”从古至今,诗人对春茶的褒扬多姿多彩,用春风之笔蘸着鲜艳茶露。宋·黄庭坚:“未知东郭清明酒,何似西窗谷雨茶。”金元·元好问:“一瓯春露香能永,万里清风意已便。”明·文徵明:“寒灯新茗月同煎,浅瓯吹雪试新茶。”清·严虞惇:“谷雨新晴采露芽,清泉活火试瓯华。”然而,人们青睐其并不仅仅如此。我总觉得,更多的人迷恋谷雨茶表现的是一种恋春情结。有一茶在手,便可以尽揽春色,将春色三分让全身受用。叶短情长,中华风物的灵气,就这样迢递于上下五千年,绵延至华夏子孙的血管末梢了。

春到谷雨,喝茶养生正当时。

与陆羽忘年交的释皎然在题为《饮茶歌诮崔石使君》的诗中写到:“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寰宇。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再借南宋罗大经的一句诗送给你:“待得声闻俱寂后,一瓯春雪胜醍醐。”

且饮一杯“泗交绿”吧!恰如当代作家苏叔阳所言:“饮一口这暖暖的谷雨茶,就像整个春天就在自己的身边,身体卸下了冬天所有的寒冷和沉重。”

郑州治疗癫痫病哪里好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癫痫发作后有什么症状